「小姐,水要有氣定冇氣?」

一瓶水的價錢,視乎你在便利店還是餐廳喝,標價由$5 至 $80不等,假設香港人買一公升樽裝水的價錢是$10,同樣的錢已經夠買1,000公升水喉水!賣瓶裝水簡直就是印銀紙。據統計,歐美和亞洲較富裕地區,每年每人平均花2,500港元買瓶裝水,在2008年,香港也出售了價值港幣26.8億的瓶裝水。瓶裝水成為飲料市場兵家必爭之地,比諸酒精、果汁及汽水市場絕對有後來居上的潛力。

利字當頭,飲料公司自然向自來水宣戰:”The biggest enemy is tap water.” 這是Robert S. Morrison在2000年跟記者說的話。此羅拔何許人也?發言一年後,他當上一間大型飲料公司的副主席。再來一句,Susan D. Wellington,其附屬公司的市場部副總裁對財經分析員說︰”When we’re done, tap water will be relegated to showers and washing dishes.” 好不好連洗澡也用上高貴的瓶裝水,讓大家馬上變得「冰清玉潔」?

大家有否想過為什麽餐廳侍應不給你和我tap water 的選擇? 這根本就是樽装水公司和餐廳裡應外合的市場推廣詭計!在外飲料公司以鋪天蓋地的廣告攻勢向消費者洗腦,甚麼歐洲雪山礦泉水、零污染天然山泉,重金禮聘明星代言人,加上後現代的瓶樽設計,一枝平平無奇的水便脫胎換骨。商家苦心經營名牌效應,令消費者自我感覺良好,誤以為喝瓶裝水高人一等。餐廳東主當然樂意奉陪,令顧客以為水喉水不是一個選擇, 要水喉水的都是cheap精!

更難以忍受的是,瓶裝水宣傳推廣策略成功,還以「健康大使」自居,外國調查竟然有35%受訪者認為喝瓶裝水更安全,微薇誓要撕破瓶裝水的假面具!事實是,瓶裝水在運送的過程中,由貨倉的低溫到搬運時於高温下曝曬,再又回復存放於雪櫃中,熱力可以令水瓶濾出化學物質雙酚A(Bisphenol-A)。雙酚A是一種環境荷爾蒙,意思是它並非由人體製造,但能讓身體誤以為是賀爾蒙而吸收,干擾人體內分泌系統,可能會引發癌變和其他功能紊亂!

還有隨着瓶裝水而來的膠瓶,在生產、運送、包裝及清理的過程都為大自然帶來災難:生產膠瓶帶來數以百萬噸計的二氧化碳、更別說要空運法國礦泉水到香港,由香港貨倉運到餐廳, 當中又排多幾許二氧化碳!膠瓶用完即棄,物料郤要數萬年才可溶解,據估計,單在北美,每秒鐘就有1,500個被棄置的塑料水瓶成為垃圾;香港一年賣出的瓶裝水,體積更等於全幢國際金融中心二期!而飲料公司亦斷不會放過中國和印度等新興消費社會的錢包,於是一場幅員遼闊的棄瓶災禍,勢將席捲全球!

所以大家不要再被設計繽紛的瓶裝水或故作尊貴的廣告蒙騙!記著,The biggest enemy 是販賣瓶裝水的大商家,甚麼自來水飲壞人,標榜零雜質之水等通通是廢話!

微薇決志開展一場為自來水爭取合理認同的運動,請停止向我推銷假增值、浪費資源、嚴重破壞環境的「瓶裝水」!


刊於明報周刊MPW 2184期 18.9.2010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