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野守門人

微薇乘着秋風送爽,最近幾個周六日都攀山涉水──勇闖難度甚高的蚺蛇尖,於尖頂下來遙望大浪西灣水清沙幼;另一日則與舊同事輕鬆漫步,到大樹林蔭的鶴藪漫遊,踏着白千層的落葉,欣賞如一彎新月的水塘;上周則和Liz及其他行山友人到大埔鉛礦岰,又是別有一番風光。如果說霓虹燈下的璀璨香港像鑽石般晶光四射,那香港的郊野公園便是色澤溫潤的翡翠,沒有奪目的光芒,郤豐富了香港的內涵,為文明社會呈現另一種形態和面貌。

香港總共有24個郊野公園,佔地40公頃,遍布全港各處。郊野公園的概念來自前宗主國英國,1975年當時的港督麥理浩一錘定音,將香港百分之四十的土地列為郊野公園,並透過立法限定郊野公園不准開發。公園主要功能是保護自然生態,但也漸漸成為我們這些城市人遠離繁囂的假日遊點。

殖民地時代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不但經濟蓬勃,更惠澤郊野公園,「不干預」令一草一木能夠保存得樸拙自然。可惜一度的金科玉律似乎已過了保質期,回歸以來,地產商張牙舞爪,連大自然也不放過!微薇痛心大浪西灣慘遭「剃頭」之禍,植被遭大幅砍伐;然後隔不久看新聞,香港其中僅有的濕地南生圍又有淪陷之險,隨時變身化為豪宅,從沙螺洞到南生圍、從骨灰罋到貨櫃場,郊野守護者處處要和視「發展/財」為硬道理、據說「代表原居民」的鄉議勢力角力;還兼未夠,「固廢」官員再加一腳,居然揚言要以郊野公園作垃圾堆填!郊野公園四面受敵,是可忍孰不可忍,講多無謂,行動最實際!香港人是時候挺身而出了!

有人會悲觀問區區一人之力有用嗎?微薇天生性格樂觀,君不見大浪西灣短短數天引來數萬港人於Facebook怒吼,特區政府也不得不馬上行動,叫停工程。一人的力量雖然微小,但是合眾人之力改變並非不可能!況且很多簡單的行動,絕對可以從個人做起,如果愛惜郊野環境,基本如儘量避免利用膠樽以減少垃圾、不要留下火種等,連小朋友也做得到,說穿了,不也就是公德心?

不說不知,郊野公園最大的威脅是山火,全港有一半的郊野公園曾經受火災摧殘,山火成因十之其九是人禍,隨手丟下的煙頭或燃燒未熄的冥鏹都是元兇!
就在2006年,大欖的山火共燒了46個小時,一把火便燒了六萬五千棵喬木!
年年清明重陽政府都勸喻市民不要留下火種,這根本就是公民責任,沒可能要假手於人吧?

除了保育,香港人也可以一同參與發展郊野公園,微薇說的發展不是起樓建停車場,而是扶持鄉村生活的持續再生,同時發展鄉村與保護郊野。發展生態旅遊,讓更多本地及外國行山客認識香港的自然環境,讓遊客和村民交流,行山客可以為沉寂的村落注入動力,振興本土經濟。政府做的可以是拆牆鬆綁的行政措施,讓村民經營有機種植,又或是小旅館等。生活質素是無價的,總不成動輒以成本效益作計算吧!

再說得天花亂墜也沒用,微薇建議大家穿上行山鞋,親自於香港秀麗的郊外踱踱步,邂逅屬於你的一片天地,成為香港郊野的守護天使。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5期 04.12.2010

轉發出去吧!

行山樂與路

在香港最迷人的深秋,行山死黨相約星期日出動。想起Liz ,大忙人上次竟主動找我行山,雖然行得不遠,但總算有心,於是打電話邀約,沒想到竟一口答應!

約定在大埔火車站九點集合, Liz仍然一身名牌運動裝,她一見到我馬上舉起紫紅色名牌水樽,笑說:「我都BYOB喇!」上次她帶了一枝礦泉水 ,我向她論述PET 膠樽對健康和自然環境的災害,以及即使回收加工亦只可以成為次一級用品,所以應該避免用完即棄的膠瓶,自攜水樽。果真是「孺女可教」也!

從大埔火車站出發,經碗窰、打鐵屻往鉛礦岰,走了一小時多的各種上坡路,抵達麥徑和衛徑的交匯點。沿途的地名,古意盎然,但遙看遠處甚麼「聚豪天下』、「帝琴灣畔』、「比華利山』等諸色樓盤,就可憐先富起來的現代人,修養和文化都陷入危機!

眾「淡綠」友人於山火瞭望台稍歇,俯瞰遠山鬱鬱蔥蔥,靜看天邊雲展雲舒,頓感神清氣爽。我問起Liz 怎麼會有興趣行山,她訕訕答道:「最近應酬多咗,重了幾磅,所以要努力行山減磅。」我不禁莞爾:「 以我們的行山速度,大約每小時五、六公里吧,估計每小時只能消耗160卡路里,三小時的行山便大約消耗了480卡路里,剛好是你下午茶一杯Cappuccino、 一件New York Cheesecake 加兩粒朱古力!行完山特別肚餓,開懷大吃乃人之常情;所以除非有所節制,否則想減半磅都難!」

「咁辛苦都瘦唔到身!那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行山?」她杏眼圓睜問道。

「行山當然有很多好處,首先可以訓練你的心肺功能,增加肺部通氣量;它又為骨骼施予重量訓練,對平衡亦是一種鍛鍊,久了你會覺得人更精神靈活。而較劇烈的運動可令到身體分泌腦內啡(亦即安多芬 endophine) ,令人心情愉悅、壓力全消。配合緩而深的呼吸,更可改善腰、肩、頭部疼痛。若持之以恆,更可預防骨質疏鬆、糖尿病、心臟病及老人痴呆等等疾病!」

香港的山徑在亞洲享負盛名,不少日本、台灣的行山客也特地來香港行山,貪其玲瓏──短短的一程有山有水。沿途不但可以欣賞秀麗的大自然一草一木,更可遠眺藍天碧海。行山有種種小情小趣,或與朋友談天說地,或親兒女,或沉思,或緬懷,或讓腦袋一片空白,徹底休息。此活動消費不多,郤可發掘香港不同角落,若不是行山,微薇又哪有機會認識浪茄、分流、深涌等人間勝境;行山絶對是一種低消費、低消耗(體力除外) 的活動,我總推薦朋友加入。

前朝遺下德政,除了法治之外,無過於香港郊野公園及行山徑。不少路徑都以過往港督命名,麥理浩徑,衛奕信徑已經家傳户曉,其他如金督馳馬道,貝璐徑,布力徑等較少人知道。山徑往往交通便捷,公共交通更可以連接起點終點;路徑變化多,且可長可短,易難由人;從毅行100公里至隨意漫步,悉隨專便,詳細路途可見HK walkers的網頁 。

星期日半天,上山下山,行其十多二十公里,微薇還可以應付。隨心所欲,行到那裏是那裏,午後又常有「走到那裡吃那裡』的樂趣。飯後回家再來一頓暢快的熱水浴,一邊聽Chopin,一邊隨手翻翻最新一期的The Economist,然後拿出Kindle追埋The Girl Who Kicked the Hornets’ Nest,人生無過於此。

刊於明報周刊MPW

轉發出去吧!

單車Why not?

最近黃蘊瑤、黃金寶於亞運奪標,捲起一陣單車熱!可是前陣子有立法會議員問及單車作為環保工具乃大勢所趨,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又如何適應此股潮流時,主事官員郤好整以暇,年復一年繼續打官腔,再三堅持「騎單車主要是一項休閒及康樂活動」。微薇真佩服特區政府──沒有研究、沒有諮詢,一邊喊甚麼「綠色香港我鍾意」,一邊郤又自絶於世界潮流以外!

微薇希望凡事後知後覺的政府可以睜睜眼,環視各國的單車政策: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是單車之城的始祖,該市一半人口(75萬)每天都騎單車,四成的交通來自自行車;美國紐約路上的單車人數到今天已達約13萬,單車道將在20年後增加四倍;巴黎2007 年推出的Vélib自助單車租賃服務,夏天有近10 萬架次租出;連祖國廣東佛山市也剛建了50個單車站,提供2千輛單車租賃,目標是5年內建成覆蓋全桂城的單車網絡系統,提供1.2萬輛單車。

潮流講減碳,有甚麼比零排放的單車更值得推動?當然婆婆媽媽的藉口還是多籮籮,甚麼香港地少人多不適合踏單車,又或是人車爭路易生意外諸如此類。但是難道紐約巴黎不是人煙稠密,它們除了康莊大道,也有羊腸小徑吧?市中心外也有地方可以踏單車!駕私家車又是零意外嗎?輕鐵剛運作時也意外頻生,難度因此完全不引入?最後還不是歸咎於政治決心和領導者有否創意思維!

微薇不得不又以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作為例子!他以身作則,日日瀟灑單騎上下班,和市民平起平坐於單車道上等交通燈,更撰文狠批金馬倫政府的高級公務員,坐享私人座駕,浪費納稅人金錢兼排廢氣,建議取消福利,讓公僕乘公共交通了解民生!如果倫敦市長可以踏單車,那特首又有否想過紆尊降貴放棄私人座駕來往禮賓府和政府總部?到時綠色和平該不會叫曾生作氣候逃犯吧?

扯遠了,Boris Johnson除了個人行動,更於本年七月大刀闊斧推出單車出租計劃,並放上自己嘜頭,師承巴黎的Vélib,於倫敦設立315個單車站,向市民出租5000多輛自行車,舒緩市中心交通堵塞和空氣污染問題。參與的市民首先於網上註冊,購買單車的「電子鎖」,然後隨意找一個單車站提取自行車,到達目的地後便在附近的單車站歸還,計劃深受歡迎,一推出已有1.2萬人申請。倫敦及巴黎兩地的計劃各有廣告商贊助,政府一毫子也不用出,只不過提供地方泊單車而已!

退一萬步說,微薇姑且接受港島路斜難以騎車的說法,那新界地區不是可以馬上試驗嗎?微薇知道政府正在新界發展全面的單車徑網絡,分階段連通由馬鞍山至屯門之間各個新市鎮,網絡亦可能延伸至荃灣和西貢。但是單是增加單車徑只是硬件,我們更需要相關的規劃──有否足夠的單車停放點?單車防盜措施?單車租賃的安排?單車和其他車輛的優次?司機和騎自行車人士的安全教育?違規如何執法?等等。現在的情況是,單車無法可依,泊在街上即屬違法遭充公,充公單車會不定期拍賣,所得的款項郤撥交政府庫房!簡直就是強搶民產!

踏單車不但令身心健康,更對環境有利,在全球氣候變化的討論下,它更隱隱躍升為綠色運動的圖騰,根據Pedaling Revolution一書所言,騎單車在美國漸漸被activists視為對抗以汽車為代表的消費主義。除了還政於民,或者香港也需要「還路於民」,政府的思維可否不要以車為本,策劃新界九龍交通道路時,多點心思、多點創意、多點決心、少點顧慮,好嗎?

刊於明報周刊MPW 2194期 27.11.2010

轉發出去吧!

EV is coming

Eric 是微薇大學時的同班同學,畢業不久便投身製造業,且短短幾年已經做出成績。 我們一年總有三數次飯敍,最近幾年他都開車接我。

微薇返工放工均以地鐵出入,間中也想過做有車一族,然而只要想到噴出的毒氣和二氧化碳,且在香港生活私家車又不是必需品,便成功抵抗引誘。加上三兩個像Eric的朋友不時都會載我到郊外食飯,只為了做weekend driver而買車,並不划算。Eric可不同,少年得志,畢業幾年不到,便以開蓬波子出入,還是最loud的鮮紅色,可謂意氣風發。去年跟他前往赤柱吃飯,車子於淺水灣道上飛馳,勁風在耳畔颯颯作響,確實別有一番感受。所以當他駕着銀色的Prius出現時,登時把我嚇了一跳,覺得真係世界變!

上車後,他提議去西貢食海鮮,我笑笑說無問題,卻不忘揶揄他:「揸這部車怎樣追女仔?」

「你這個淡綠主義者,難道不知道現在關心環境、關心地球才夠潮夠型? 」

「你真的因此而換車?」Eric讀工程出身,對機件製作要求嚴格,尤其欣賞複雜而精緻的設計,所以他鍾情「波子」,我完全理解。

「這部車的科技設計難度甚高,油電混合的hybrid系統十分複雜,暫時只做到低排放,而非零排放。Hybrid是過渡性安排,電池容量有限,不過當車子下斜坡,平路減速或剎車時,內置的制動系統會把動能轉化成電能儲電。整個系統十分值得欣賞,自動決定幾時儲電,幾時用電油推動, 幾時雙管齊下!」

「嘩!咁佢咪醒目過你? 」

他繼續興致勃勃講個不停︰「嗱!現在油電一齊,雙管齊發, 幾有力! 車子僅1800c.c.,但卻像2500c.c. 一樣! 」

「那你令我少吸了幾多廢氣?」我微薇一向對廢氣排放有意見!

「微薇公主,我一早都預咗你會問!混能車的廢氣排放只是傳統汽油車的兩三成!再講能源效益,在波子的時代,一公升電油行六至七公里,跟這hybrid同級的車可行十幾公里,我這部車卻可以行二十多公里!你的氣管應該會好過點啦! 」

「現正在過東隧,真的要多謝你讓我不用再食塵! 」我記得開篷過隧道的日子,熱氣撲面而來之外,還要看着一架又一架巨型巴士貨車擦身而過,其噴出的黑煙直吸入肺!

「其實最終目標還是零排放,而距離這個可能亦不會太遠。我們第一年上堂都知道,最大問題是電池,要夠輕又夠勁,現在大部分電動車都用手提電腦的鋰電池,貪其較輕又耐用,充電一晚應該可以行百多公里。香港不算很大,夠用到極。問題是電池成本、儲電設施、無電時怎樣換電等配套措施。中電說將會有18個停車場設置充電站,另外商場如奧海城和中港城等,今年更推出免費充電服務。日本車已經全力發展電動車﹕日產有Leaf,三菱有iMiev,本田、豐田明年都會有全電動車出爐。連中國比亞廸都打算發展,EV is up and coming。除了環保,經濟因素亦很吸引。我計過,廿公里用電大約$2.8,用電油差不多$20,你話有冇得比? 」

此時車子已駛近西貢,只見窗外霞彩漫天,海面泛着點點金光。看着如斯美景,我不禁想,或者香港空氣和氣候暖化還有一絲希望?

我轉頭向Eric笑說: 「下次一齊食飯,記住要揸你這部銀色EV﹗」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2期 13.11.11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