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游擊戰

上期談到美化市容 不一定要燈光璀璨,在低碳的大潮流下,城市綠化已經是先進城市比拼的新項目。而且環境美化也不必然只由官方拍板,居民也可以自發參與,修復自己社區的容貌。推而廣之,有人開始關心自己的城市空間。都市化巨輪天天轉動,到處是圍起的官地、工地,但有時工程開展遙遙無期;也有一些三不管的地帶,不是公私業權不清,便是「孤兒地」,政府部門互相推搪,最後無人管理。有人開始意識到這是資源浪費,民間因而決定重奪主導權,催生了游擊園藝(Guerrilla gardening)。

美國、加拿大、澳洲、歐洲和日本等國都有游擊園藝的蹤影,游擊園藝一詞可追溯至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社會上開始有人未經許可,於荒廢的地上、花槽、安全島耕種,由於很多時園丁都在月黑風高時躡手躡腳種植,或在警方和當局派人到來時作鳥獸散,然後又靜悄悄回轉,情形便彷如打游擊。有人以霸佔私家地的形式種菜,園藝成為批判資本主義的社會運動;有人純粹是基於對種植的熱愛,郤苦無一畝地大展身手;也有人希望透過園藝,令本來棄置的用地化身成社區的話題,令居民感到城市為他
們共有,反思公共空間和自身的關係。 Continue reading 空間游擊戰

轉發出去吧!

為香港整容!

中秋前後經過香港各處,總會在天橋底看到色彩繽紛的巨型紙紮燈籠,造型以多種動物為主,內裡的鎢絲燈泡閃閃發亮。本來過時過節張燈結彩,維園或其他各區中央公園於節慶舉辦活動,讓市民感受節日氣氛,實屬無可厚非,微薇當然希望當局可以多用環保物料,如以發光二極管取代鎢絲燈、採用環保燈籠物料等。

但是為什麼是天。橋。底?甚麼人會駐足欣賞天橋底的大型燈籠?尤其是當中秋、國慶、聖誕、新年、回歸日每次都千篇一律地用上換湯不換藥的裝飾,還有,請恕微薇俺尖聲悶,這些大型裝飾並不同於公園所見,它們多是造型粗糙、品味惡俗,簡單一句就是「老土兼核突」!政府要美化市容,微薇舉腳贊成,但是可否不要停留於「金壁輝煌、火樹銀花」的層次,又或是馬虎交差了事? Continue reading 為香港整容!

轉發出去吧!

太陽底下有新事

上月微薇經過海港城,剛巧碰上全球最大型的全太陽能動力雙體船MS Turanor PlanetSolar抵港。船名Turanor靈感來自J.R.R Tolkien小說《魔戒》,意指太陽的能量。只見一大片太陽能板鋪在船面,部分更伸出船身,設計十分科幻,微薇看展覽說雙體船上的電板收集能源,儲電量足以在完全黑暗的環境下航行近3天。設計這艘環保船的科研機構表示,此航為測試技術應用的限制,並希望宣傳太陽能這種可持續能源。

面對地球生態破壞及能源短缺,全世界的科學家都在找尋能夠替代的清潔能源。但是一提到太陽能,大部份人想也不想便喊成本過高,殊不知太陽能技術突非猛進,發電成本持續下跌。中國官方的智庫更估計,到2015年,太陽能發電可能跟燃煤發電同價!日本自上半年的核電危機之後,也將新能源開發的重心向太陽能轉移;太陽能大國德國更表示目標為2050年100%使用再生能源。 Continue reading 太陽底下有新事

轉發出去吧!

環保「回水」

綠色和平於上月公佈調查,指雲南曲靖一間化工廠早前在河流上傾倒污染物「鉻渣」。受銘渣污染的南盤江是珠江的源頭,他們發現源頭河流的含鉻量超標兩倍,威脅靠珠江提供飲用水的4700萬廣東省及香港市民;而雲南有兩至三個供港菜場,進口香港的蔬菜已驗出有6個樣本含鉻渣,污水危機令人重新正視本地的水管理問題。

香港人打開水龍頭,淨水源源不絶被視為理所當然,但事實郤是地球雖然有三分之二的面積被水覆蓋,但是可供飲用的水郤只有0.5%!根據世界銀行估計,到2030年,食水需求將超越供水量四成,到時全球或有一半人口沒水喝。過去三、四十年,香港一直依賴東江水,並佔本港八成的食水用量。然而氣候變化令近年中國的旱情嚴重,華南今年雨量大跌六成;高速的經濟發展不但令珠三角地區用水量急增,同時也加劇水污染問題。2009年珠江流域大旱,澳門用水也一度告急;今年全港水塘總存水量跌至六成,香港要回到「樓下閂水喉」的日子並不是天方夜譚! Continue reading 環保「回水」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