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墟」的樂趣

三十多年前移民到加拿大的姑媽難得於農曆年回港,還趕得及往旺角花墟的花市走了一轉,買了一些小玩意。她詫異於攤檔已經變成中學生的地盤,只有濕貨一邊還是花農為主。她笑說:「回到香港,真的很不習慣如此人山人海,不過難得回來過年,也好歹趁趁墟!」 Continue reading 「趁墟」的樂趣

轉發出去吧!

搭Lift急轉彎

過年時節,各式聚餐紛至沓來,早一個星期於舊同學家中團年,各人一家大小,六個同學的聚會進化成十多人的團拜。朋友Trisha一早準備各式玩具,小朋友看見兩眼發光,嘻笑喧嘩通屋走。七歲的Marcus不屑和黃口小兒追逐,徑自悠然自得地砌LEGO。這時紮著孖辮的「牛奶妹」Clare走過來,怪認真地指著中空的模型大廈問:「這個怎麼上去?」Marcus斜睨她一眼,驕傲地說:「我的Lift識轉彎的!」 Continue reading 搭Lift急轉彎

轉發出去吧!

「囍歡里」再次讓我哭

還記得2013年,喜帖店舖林立、俗稱喜帖街的灣仔利東街要拆掉,宣布改建名為「囍歡里」的精品商場時,微薇與一眾好友哭笑不得。大家取笑囍歡里的食字玩得低俗,亦慨嘆特區政府對文物保育的賤視。在香港這個資訊爆炸的社會,喜帖街重建瞬間變成舊聞,直至最近那種庸俗品味曝光,又再成為焦點。 Continue reading 「囍歡里」再次讓我哭

轉發出去吧!

生物寶藏

早陣子大埔出現發光水藻,幽幽藍光吸引大批龍友蜂擁而至,晚晚出現過百人的墟冚場面。為求見到「藍眼淚」,他們不惜胡亂拋石入海,令村民困擾、海洋生物當災!微薇剛剛寫過,如此破壞自然的行為人人喊打,微薇可憐其中一個大美督的龍尾泥灘,更是不少珍貴生物如管海馬的家。想不到管海馬前受政府逼遷,後又復因夜光藻而不得安寧! Continue reading 生物寶藏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