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囊咖啡

踏入暑假季節,好友Liz工作稍為清閒一點,遂相約吃飯。飯後經過裝潢光潔的咖啡boutique,左邊的咖啡機彷如名車般亮麗地陳列開來,右邊的膠囊咖啡一顆顆以棒形精緻包裝。十數種色系的膠囊咖啡棒在收銀機後排成一格格,各種色調又暗暗閃爍出一層金屬光芒,高貴典雅,令人恍如置身糖果屋,目不睱給。微薇看到Liz瞳孔放大,知道購物狂又想「大開殺戒」,忙問:「你剛失戀?」 Continue reading 膠囊咖啡

轉發出去吧!

聲聲入耳!

前陣子微薇得了怪病,某天醒來一隻耳朵聽不清楚,出現如坐飛機降落時耳鳴般的感覺。第二天的情況更糟,耳朵如揚聲器般放大身邊所有聲音,躲在安靜的房間又會聽到高頻的刺耳聲,感覺困擾難受。看過醫生,卻竟然得出「第八條神經線受到感冒菌感染」的結論。微薇霎時失態,嘩然大叫「什麼」?! Continue reading 聲聲入耳!

轉發出去吧!

世紀末大洪水?

今年的六四七一集會遊行,微薇皆沒有缺席。是年的個人印象,一字記之曰:「濕!」六四晚會和友人坐在草地上,豈料還未開始,一陣怪風,帶了雨傘的大伙兒還是做了落湯雞,混身濕透直打哆嗦;七一遊行當日天文台掛起三號風球,起行一刻大雨狠狠打在地上,一眾遊行人士忙撐起傘,無論雨怎麼打,還是大步向前爭取民主,衣帶「漸濕」終不悔!

Continue reading 世紀末大洪水?

轉發出去吧!

昆蟲大餐?

同事Kevin到泰國清邁及金三角旅行,回來後跟大家訴說當地風土人情。話題講到飲食,本來一想到泰菜,大家馬上垂涎三尺,那知Kevin最難忘的一餐,郤是昆蟲盛宴,更表示又高營養又美味。大伙聽見都耍手擰頭,Erica嚷道:「我在曼谷街頭都偶有見到炸草蜢,當地朋友也叫我試試,但我一見到便覺得噁心!」Kevin搖搖頭:「城市人自詡文明,認定吃昆蟲是野人所為,其實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一些少數民族以昆蟲為食,反覺得食蝦才是難以想像的噁心行為呢!」 Continue reading 昆蟲大餐?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