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微薇要談的不是東野圭吾的小說,而是深夜時份走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的感覺。這天和久違的朋友碰面,回家時走在西洋菜街(真難想像這裡本來是種植西洋菜的田地!)的路上,兩旁的霓虹燈鱗次櫛比,閃動的、滾動的一應俱全。其中一間店舖更有一整排的射燈,照的不是招牌而是地面,簡直令人以為身處舞台。各式廣告牌強烈的白光把整條街道照得如同白晝,刺目之餘,光管發出的熱能在天時暑熱時更令晚上升温。

香港大學09年的一個調查指,03年香港市區和郊區夜空光度相 差30倍,而到09年,相差竟然達至100倍。政府自己的顧問報告,也指出旺角的廣告招牌超出國際照明協會標準近50倍。戶外廣告鬥大鬥多鬥光,不但全面霸佔公共空間,連私人領域也不放過,尖沙咀的強光,居然可以「燦」到灣仔!越來越多商住大廈外牆成為廣告位,射燈每晚刺亮照耀;新建的「豪宅」為促銷,也在大廈頂發放五光十色的光束,光亮度更勝鄰近居民自家的燈,拉下窗簾也無法抵禦強光入侵,飽受「暴力照明」煎熬,夜夜失眠兼神經緊張。 Continue reading 白夜行

轉發出去吧!

唔執輸、怕蝕底?

中學同學搞聚會,在面書上你一言我一語,談得不亦樂乎。訂好日子,有人提議不如吃自助晚餐,微薇馬上反建議,推介某精緻私房菜館,廚師不時不入饌。他更喜歡和客人商量,按人頭計算份量,度身訂造特色佳餚。私房菜館小巧玲瓏,湊夠一個包廂自成一國,酒酣耳熱時也不怕眾聲喧嘩了。結果微薇建議以大比數勝出。

自助餐賣點是款式,各式各樣的頭盤、沙律、刺身、熱葷、甜品等,確實使人看得食指大動,但是自助餐重量不重質,我曾試過拿起盤子,從長桌子的一端走到另一端,郤一樣食物也挑揀不了!不是微薇醃尖,實情是自助餐款式眾多,但要逐樣細看的話,菜式尋常不過,製作也得過且過,蔬菜烚得真味盡失、熱盤放下半温不熱等,毫無誠意。有人貪其「抵食夾大件」,但其實以自助餐的價錢,足夠吃更有水準的菜色了。 Continue reading 唔執輸、怕蝕底?

轉發出去吧!

香港唔爭「氣」

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最近香港又在國際舞台露面,說的是香港空氣污染問題「榮登」BBC十大新聞報道訪問了香港大學,研究人員於四月分析衛星圖片,駭然發現與全球大城市比較,本港的空氣固然不及倫敦及紐約,現在竟然更排在北京及上海之後,於排行榜倒數第四,僅在廣州、澳門及曼谷之前。低處未算低,最近地產建設商會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推翻城規會為銅鑼灣及灣仔加入建築物高度限制的決定,企圖建築更多屏風樓,無視空氣污染惡化的事實。 Continue reading 香港唔爭「氣」

轉發出去吧!

西伯利亞寒流襲港?

留學英國時認識的瑞士同學Didier和太太來港渡假,微薇當然要盡地主之誼,Didier是素食主義者,我挑了志蓮淨苑的素菜館和他夫婦洗塵,既可品嚐精緻菜餚,又可欣賞優美的仿唐建築。Didier和太太想不到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與迴旋天橋之間,居然柳暗花明地藏著如此別致的庭院,不禁嘖嘖稱奇。到餐廳坐下,微薇笑問Didier香港夏天的陽光有沒有把他曬溶?怎知他郤說:「還以為來到亞熱帶地區,殊不知郤好像在西伯利亞過冬天!Helena又咳又傷風,以為她感冒,醫生郤說是『冷氣病』!」

微薇深表同情,香港夏天的寫字樓、商場、戲院、公共交通等等,踏進去彷如走入雪櫃,炎炎夏日出門要帶毛衣、圍巾,如此變態郤被視為常態!而由於室內與室外溫差甚大,經常出出入入,影響體內溫度平衡,人也容易咳嗽、頭痛、流鼻水,出現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症狀;而在低溫冷氣房待得太久,會刺激血管收縮,導致關節受冷疼痛,形成手足冰冷、頸背僵硬、腰肢疼痛。女性一般體質較弱,OL整天躲在辦公室,夏裝又是短衣短裙,寒冷刺激甚至可造成月經失調。

Continue reading 西伯利亞寒流襲港?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