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搶鹽和「駭」危機

日本311九級大地震,房屋家園於海嘯、泥流間頃刻化為烏有,居民流離失所。屋漏偏逢連夜雨,大雪增加救援難度,餘震不斷,核電廠連環爆炸,核幅射危機迫在眉睫。所有災禍彷如千軍萬馬殺到,比荷里活災難片的橋段更奇情百倍,郤幕幕真實,扣人心眩。

微薇和大部份香港人一樣,愛日本的精緻細膩,春天的櫻花、秋季的紅葉、冬日的温泉、日本人的温柔謙恭,見其蒙難都極之心痛。在此陰霾時刻,微薇仰慕日本人民沉著應對的高尚情操;那邊廂,中港澳郤出現瘋狂「盲搶鹽」的亂局,醜態百出成為國際新聞

盲搶鹽風波在一兩日內平息,傳媒坊間的討論集中在民族質素優劣之比較,微薇不否認這個因素(題外話:美國也於地震發生24小時內搶購碘片!),但與其只是地位超然地指摘愚民,問題的癥結郤是社會一般缺乏理性思考。謠言和恐慌往往在消息封閉的地方散佈得最廣最快,利用羊群心理,不法份子因而發放似層層的信息,從中取利,但是如果民眾可以培養科學思維,加上透明資訊,反覆求證便可產生謠言「抗體」,即使不是智者不惑,也是「求證者」不惑!

可惜香港傳媒作為資訊提供的一方郤有辱使命,自地震以來,標題頭條極盡煽情,取材角度以勾起恐慌、吸引眼球為尚。比如當本地報章以切爾諾貝爾核災難比較時,著眼點是危機如何恐怖震撼,令人對日本未知的情況心生畏懼;然而外地報章電視郤是邀請專家教授或撰文或受訪,剖析是次災情和切爾諾貝爾的不同,運用科學理解災情,以達到為人民解惑的目的。香港政府如果還有管治意志的話,也可以第一時間向市民(尤其是長者)解釋實況,每天主動更新資訊,而非處處被動,踢一踢才回應一下!

個人也有責任,互聯網和社交網絡如面書微博令消息發佈渠道不再單元,人人手握smart phone或ipad,彈指間信息幾以光速傳遞,網絡一傳十、十傳百,有否想個一不小心,自己也有可能成為造謠者的幫兇?微薇擁抱互聯網,愛它打破主流媒體的壟斷,但是很多人郤還未意識到網絡時代個人的責任,微薇希望大家下次share或轉發之前,開動理性科學的頭腦,做個負責的netizen!

微薇另一關注焦點是日本這次大地震,令世界各地紛紛對核能發電投以不信任票,我們看到日本為核能付上代價,忙不迭向核電say NO。但微薇郤看不到社會趁此機會深化討論:難度日本人天生愛核能?那是因為他們天然資源不足,郤要應付無窮無盡的能源需求!香港人擔心核能的潛在危險,但商廈繼續猛開燈泡、家家戶戶大開冷氣,完全沒有節約能源的反省!

石油不可以從樹上長出來,總有用完的一天,而這一天比你我想像還要快!其他再生能源的開發郤是波折重重,支援也不足夠。哪究竟我們是準備節約並支持開發其他清潔能源,還是繼續大肆揮霍,到最後無可選擇?

撰文之時,新聞報導核危機最險峻的一刻應已過去,微薇衷心祝福日本可以儘快渡過難關。微薇更希望香港經盲搶鹽一役,以科學理性破解謠言,不再出現毫無根據的恐慌,製造「駭」危機!

刊於明報周刊MPW2211期 26.03.11

轉發出去吧!

美麗有毒

這幾天早上起來都有點薄霧,地板也冒出水珠,濕度高至95%,香港的春天來了!回到公司,因為上司出差,只見幾個Junior 女同事正拿著時裝雜誌討論,微薇也湊熱鬧,原來她們在講新一季的彩妝。Erica說:「這幾天黏塔塔的,回到公司甚麼妝容都糊成一片,新出這款春妝加入草本新配方,可以保持清爽,不如試下?」Celia回應:「我一轉季已經換了整個無添加系列,連香水都轉用淡水仙,冬天的一款氣味太濃了!」

懷孕中的秘書Tracy 這時郤說:「我最近看孕婦雜誌,口紅、指甲油、香水等等都有化學物質,影響人體免疫系統,可引發癌症;孕婦更有流產及生出畸胎的風險,為防萬一,我最近完全停用化妝品!」Celia杏眼圓睜:「無咁誇張呀?我買的都是美日歐洲等牌子,點都有監管吧?」

這時我忍不住插口:「所謂『草本』、『天然』、『零添加』,美國負責管理化妝品的食品藥品監管局(FDA),從來沒有為這些marketing 用語下標準定義,生產廠家幾乎可以任意使用「純天然有機」作招徠。2001年日本厚生省出了「化妝品全成分標示」,發現所謂『無添加』,並不是真正的無添加,無論是哪種化妝品都含有一定的化學成分,不可能達到『純天然』。更何況天然的成分也不代表安全,大自然其實也充滿各種毒素!」

女為悅己者容,現代女性更是為悅己而容,化妝品成為「白骨精」(內地潮語:白領、骨幹、精英女性)的親密伙伴,但郤沒有多少人知道當中的成分和代表的又是甚麼,精緻妝容背後埋下健康危機。其實化妝品一般是由水、油、保濕劑、 各種養護皮膚的特別添加劑組成,其中的許多成分如醣、脂肪、酸、蛋白質、維生素等,都是微生物賴以生長的物質,為防止微生物的繁殖就要添加防腐劑。最常見的是苯甲酸(Parabens)的衍生物,以及安息香酸、山梨酸等防腐劑,不添加化妝品很容易變質腐壞。

另外,不少化妝品都會引起皮膚敏感,有時因為反應輕微,因而不加理會,但是其實身體其實已經發出警號!而鉛、汞、砷等重金屬,能增強化妝品的祛斑及美白效果,但是如果含量超標,對人體危害極大。比如汞會對皮膚造成刺激,影響到中樞神經系統,使人出現記憶力衰退、失眠等症狀;鉛則會導致神經衰弱加重,影響消化系統;砷也會引起神經系統病變。

其中關鍵在監管,咪以為外國的月亮特別圓,事實是美國FDA並沒權力於化妝品流出市場前進行檢測,當中近九成的化學成份從未經安全測試!歐盟國家的產品相對有嚴格監督,不過,一種化妝品到底是否安全,不能僅根據化妝品中的一種或幾種物質含量多少來決定,還要參考使用的頻率、每次使用的量、持續使用的時間等。我們現在還不清楚多種化學物質混在一起會產生什麼反應。如果它們之間發生某種化學反應,對人體的傷害可能會更大,即使要靚唔要命,也可以有反效果,要美白郤令色素積聚,甚至老化皮膚。

微薇明白要完全放棄化妝品在現代社會幾乎不可能,但是或者可以減少化妝品使用量,淡掃鵝眉,省下買天價化妝品的金錢之餘更健康!放假時間以素臉示人,讓肌膚真正休息,總勝過不知不覺成為毒美人吧?

刊於明報周刊MPW2210期 19.03.11

轉發出去吧!

「廢」話連篇

焚化爐選址方案前不久出爐,政府禁不起政治壓力,傾向在離島石鼓洲填海16公頃建焚化設施,郤於議員質問下閃閃縮縮,既不交待工程造價,又不解釋為何捨棄環境影響較少又可更快落成的屯門曾咀。然後傳媒近日又踢爆環保署評估堆填區壽命一時一樣,當要推銷興建焚化爐的政策時,堆填區飽和時間忽然逼在眉睫!

接二連三的負面新聞,微薇嘆息特區政府浪費得來不易的共識,沒有政治決心宏觀規劃長遠的廢物政策。甚麼「多管齊下」只是虛招,乘機大力推銷焚化爐,捨難取易,源頭減廢郤毫無細節。

微薇不反對興建焚化爐,反對的郤是官員「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態度。用數百億申辦亞運之時,主事官員聲嘶力竭「香港一定得」;到環團要求特區政府參考台灣廢物處理政策,郤虛與委蛇說「香港做唔到」!香港人均廢物製造量比台灣人多出兩倍以上,若放任其膨脹下去,再多的焚化爐也是徒然。

有說垃圾收費爭議大,那強制分類又如何?廣州最近正式發布《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暫行規定》,訂立清晰的減廢目標,並建議先易後難,先將廚餘分類出來,然後逐步對其他垃圾進一步細分。事實上,香港不少有環保意識的市民已經一直自行將垃圾分類,政府需要做的只是順勢提供相應設施,如設立分類清晰齊全的回收箱,讓大家有規可循,垃圾強制分類並不需增加任何收費,更可創造大量職位,培訓垃圾分類指導員和相關管理人員。特區政府坐擁近六千億財政儲備,這些開支絶對是九牛一毛,況且若分類行之有效,保護的環境郤令世世代代獲益!

另一主要垃圾源頭自然是生產商,環境局推銷堆填焚化時擺出一副兵臨城下的樣子,但是一提到生產者責任,郤忽然慢慢來!其實1998年政府已經提出「供應商須負責收集和棄置製成品所產生的廢物」,2005年也提出管制包裝廢料。十多年過去,生產者責任制仍然了了無期,規劃連影也不見!政府以公帑為生產商執手尾,他們自然沒有動機減少製造廢物,包裝越來越大,垃圾郵件也越來越多。或者有人認為即使向生產商問責,成本還是會轉嫁市民,但是微薇認為監管不一定是徵費模式,例如限制包裝數量大小,或杜絕無謂的信件等。另外,當政府真的推行責任制,即使人人將成本轉嫁消費者,自由市場中一定有生產商會想方設法減少廢物處理成本,令自己的產品更具競爭力。

政府目光短淺,官僚作風只視垃圾為問題,郤不管科技日新月異,廢物有價。有新技術可高温加熱有機廢物,將它們化成一氧化碳和氫而形成合成氣,而合成氣則有可能變成液態燃料,甚至供汽車作燃油!香港不是說要發展環保事業嗎?政府絕對有資源支援這些新技術的研究,關鍵還是政府到底有多大政治決心長遠處理固體廢物,可惜微薇看到的只是無能力、無魄力、無願景的特區政府,事事畏首畏尾,沒有tackle rubbish,只有talk rubbish:空話、廢話連篇!

刊於明報周刊MPW2209期 12.03.11

轉發出去吧!

不要commute,獨愛community

環珠灣區的規劃網上繼續熱切討論,上期微薇談到兩地的觀念和制度差距,大家對環境保護的理解不盡相同。既然規劃開宗明義說是原則和概念的討論,諮詢卻如此草草了事,到實際行動特區政府又是唯中央之命是從,那所謂宜居城市是不是高官宜居,市民「移居」?

這又引申到環珠規劃另一焦點:建立龐大的交通網,以高鐵和公路連接整個珠三角,務求四通八達,人口可以極速流動。官員都愛好大喜功,迷信人口流動帶來的市場規模,頭腦簡單地只看到一節節的高速鐵路帶來人流物流,財迷心竅,郤無視潛藏其中的社會成本,令城市離宜居的標準越來越遠!

健康的生活方式是聯合國給宜居社區所下的定義,但是浪費時間於上下班的車程郤毫不健康!最近的一個調查發現,上班族和司機對commuting深惡痛絶,列舉當中七宗罪:交通堵塞或於巴士/火車上人迫人、服務延誤、污染、大聲講電話、乘客行為粗暴、危險駕駛的司機及車上乘客的異味等都令上班人士大感困擾,嚴重影響工作效率,增加心理壓力。

香港人平均乘車上班時間為29.2分鐘,僅僅高出世界平均水平。新的高鐵公路網名義上是縮短了車程,但實行起來郤可能想快得慢,例如站與站的接駁是否完備?若有班次延誤,當中又損失了多少時間?還有便是過度擠迫的問題,與陌生人肩碰肩,小心不碰到別人的同時又要儘量維持自己的空間,偶爾互相碰撞,一些人甚至初則口角,繼而動武。即使車程短短十多分鐘,但是郤像已經打了一場仗,未到辦公室已勞累不堪!看看中環每朝從地鐵魚貫而出的上班族,在人群中穿來插去,不是統統都像靈魂出竅麼?

如果起高鐵的目的是要將人的居住和工作環境分隔更遠的話,便是逆世界潮流之舉。美加等國已經意識到從前Suburb 的設計令人天天浪費掉寶貴時間於來回車程上,不少研究更發現員工的心理健康因而受影響,生產力隨之下降。一些公司終於發現這些無形的成本,而由於科技發展,越來越多的工作其實可以在家中完成。於歐美等地,不少公司開始試行每周一次的Home Office,零commute絶對是零排放,不但令員工受惠,連帶交通也因少了人而較暢通,Minneapolis的統計更指若2,700人每周一次留在家中工作,超過1,000小時的車程可以節省!不少公司更發覺實行此政策後數周已見效,員工開心,生產力也上升

與零commute相近的概念是儘量留在居住的社區工作,新的社區設計講究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系統,工作與生活合而為一,培養人對社區的歸屬感,少commute同時令人省下時間,增加共聚天倫的機會。這才是廿一世紀可持續的健康生活模式!

中國人社會總以硬件為先,依然沉迷現代化建設,將之等同生活改善!殊不知這種思維已經不合時宜,自上而下的規劃,看到的只是一堆堆抽象的數字,將實際的社會成本外在化。要真正建立可持續社區,要的是思考角度轉變,並自下而上,從生活細節著手改善。微薇衷心希望社會的未來發展將是零commute,郤處處community!

刊於明報周刊MPW2208期 05.03.11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