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萬香港人要離港?

微薇說的不是今年聖誕假港人外遊人次,而是最近一個民意調查,指每四個香港人,居然便有一個不想留在香港而寧願離開,以此推算也就等於近200萬人!不知情的外人可能以為香港正在打仗,或者好像非洲國家般鬧餓荒,郤原來是為了香港的「污煙瘴氣」!

類似的調查國際顧問公司Gallup上年也有公佈,香港於排行榜上排名65,自視為國際先進城市郤與墨西哥、伊拉克和斯里蘭卡看齊,移民指數是負15%,反觀我們的假想敵新加坡,郤獨佔鰲頭,移民指數是正 260%!Gallup沒有分析箇中原因,但港新兩地經濟活動不相伯仲,環境質素應該是關鍵。

微薇不禁想起友人Gary,他便是那25%的一份子!前陣子到他軒尼詩道的家,面向大街的窗因為空氣污染長期不能打開。灣仔區的空氣因屏風效應,是全香港最差的。Gary為著家人子女著想,真的連根拔起,移民加拿大。

跟Gary通電話,看他近況如何,並順道告訴他這個調查。他連讚自己決斷英明:「香港的空氣簡直有毒,根本不適合人類居住! 現在這邊天天呼吸新鮮空氣,應該可以多番幾年命,起碼都個肺唔會黑色啦!」 他又恐嚇我,孕婦如果長期接觸空氣污染,早產風險大增,連胎兒IQ也會降低;如果將來生兒育女,叫我要考慮離開香港!

「無錯,加拿大空氣係好,但長年冰天雪地,百無聊籟家中坐,唔凍死都悶死!況且有研究話大陸的空氣竟然飄到去加州,無人可以獨善其身!其實,我看過不了幾年,你或者心癢癢還是情願回來吸塵!」我揶揄他道,他打了數個哈哈,我們胡扯一會便掛線了。

美加也好,紐西蘭、新加坡也好,或者它們都各有優點,但郤始終不是我的家──在這燈光閃爍的聖誕時刻,看著熙來攘往的人羣,我感到無比溫暖。香港是我的家,為什麼我要離開?我希望和家人朋友聚首一堂,共度佳節。

特區政府無能眾人皆知,調查說58%的香港人不信任香港政府會制訂空氣政策!其實香港政府不是不知道有人灰心離港,只不過他們視民意如浮雲,況且移民的人用腳投票,政府日後施政少更多反對票,他們高興還來不及!我微薇才不會便宜了主事官員,誓要敦促政府:少吹水,多做事,不要連空氣都一國一制,跟北京看齊!立法會最近再一次通過改善空氣的動議,提出不同方法如馬上淘汰歐盟II期或以前的巴士和貨車、設立低排放區及提高再生能源發電比例等,微薇絶對贊成。即使動議沒有約束力,問責官員總不能繼續厚顏無恥當沒事發生吧!

環保署叫大家支持減碳,由調校空調至25度到停車熄匙,微薇都支持,可是郤無法忍受政府沒膽向真正的源頭開刀:電廠加價就無問題,要他們改用環保能源郤大歎慢板;舊巴士日噴夜噴廢氣,郤不用巴士公司負責!到底誰是最大的污染者?政府不濟,大家便越是要主動爭取,用各種方法迫使政府履行責任!空氣政策路漫漫其修遠兮,為自己,也為我們的下一代,吾與香港人將上下而求索!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8期25.12.10

轉發出去吧!

糖衣陷阱

Jingle bell, jingle bell, jingle all the way…

還有一周便到聖誕,商場到處響起應節音樂。櫥窗灑滿金粉,店面舖上薄薄一層彷雪的棉花,還有小麋鹿、聖誕襪、安琪兒等,琳瑯滿目。只見人頭湧湧,顧客揣在懷內大包小包,售貨員應接不睱,到處瀰漫著一片節日氣氛。

微薇下星期約了大學時的三五知己開聖誕派對,畢業後大家各有各忙,慶祝聖誕是一個很好的藉口逼各人抽出空檔。所謂派對也不過是在某友人家聽聽音樂,弄點精緻小吃,拿著酒杯談天說地。為添一點喜慶氣氛,我們都會交換禮物,每年還有一個主題,但是講明不可貴重、不得「行貨」、不要華而不實。禮物我一早準備好了,不過見路過商場,我便順便逛逛,看有沒有甚麼last minute shopping!

一股曲奇的甜香把我誘惑進某高檔Bakery,迎面郤碰到表妹泳兒,她笑著打招呼:「嗨,真巧,你也來買曲奇嗎?這裡的果仁巧克力做得真不錯!」我正想回應,眼尾郤瞄到店員為顧客挑選精緻的禮盒,只見她把每片獨立包裝的曲奇小心翼翼地放上小膠盒,五片成一小盒;而因為曲奇共四款,所以也一共有四個小膠盒,接著她把四個小膠盒放進設計別致的卡紙禮盒,底層墊以錫箔紙,而膠盒上面舖上牛油紙,再加一片薄薄的塑膠泡,合上蓋子,結上絲帶,店員再將禮盒放進透明塑膠袋中,貼上小貼紙,最後再放進印著牌子的紙袋,禮成!

微薇簡直嘆為觀止,向泳兒道:「你看,才二十片曲奇,郤用上三十一件的包裝和配件!你以為這是classy?我就話這是以浮誇掩飾無內涵!加多幾張紙整色整水又可以mark up價錢,這究竟是食曲奇還是食紙?」

泳兒回應道:「咁又真係幾誇張,不過我們可以怎樣,總不成甚麼也不買,清心寡慾吧?」

我搖搖食指,道:「如果人人都好似你咁放棄主動權,地球好快就玩完!香港人每日拋棄多達2000公噸的包裝廢物,佔本港固體廢物20%以上,當中很多便是這些一拆即棄的無謂垃圾。除了令堆填區不勝負荷,製造這些包裝物料也消耗不少能源。你可以做個精明消費者,不要誤墮唯利是圖的商人設下的陷阱!事實上,生產商就是看中都市人以為包裝越美,商品質素越高的邏輯,層層疊疊將包裝成本提高,可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這些「置裝費」當然掏自顧客荷包!另外,生產商製造垃圾,在香港郤完全不用承擔回收處理的費用,統統由政府埋單,間接也就是納稅人俾錢!唔想讓商人雙重剝削,我們可以選購簡約包裝的商品,推動政府進行生產者責任制,要污染者自付破壞環境的成本,要求政府同時限制包裝與商品體積的比例。這個連祖國都已經實行,前陣子國內流行的天價月餅,限制包裝後價格馬上返回人間!多管齊下,生產商再無誘因製造無必要的包裝,如果簡約有市場,他們更會製作零包裝產品。英國某品牌便以「裸裝」浴室用品招徠顧客,並深受歡迎!」

泳兒點點頭,郤促狹地說:「那我們還買曲奇嗎?」

「當然!不過不在這裡,我知道一間homemade bakery以式樣古雅的小鋁罐盛載曲奇,她們的牛油旋風入口即溶,鬆化得不得了……」我一面說,一面挽著泳兒的手揚長而去。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7期18.12.10

轉發出去吧!

郊野守門人

微薇乘着秋風送爽,最近幾個周六日都攀山涉水──勇闖難度甚高的蚺蛇尖,於尖頂下來遙望大浪西灣水清沙幼;另一日則與舊同事輕鬆漫步,到大樹林蔭的鶴藪漫遊,踏着白千層的落葉,欣賞如一彎新月的水塘;上周則和Liz及其他行山友人到大埔鉛礦岰,又是別有一番風光。如果說霓虹燈下的璀璨香港像鑽石般晶光四射,那香港的郊野公園便是色澤溫潤的翡翠,沒有奪目的光芒,郤豐富了香港的內涵,為文明社會呈現另一種形態和面貌。

香港總共有24個郊野公園,佔地40公頃,遍布全港各處。郊野公園的概念來自前宗主國英國,1975年當時的港督麥理浩一錘定音,將香港百分之四十的土地列為郊野公園,並透過立法限定郊野公園不准開發。公園主要功能是保護自然生態,但也漸漸成為我們這些城市人遠離繁囂的假日遊點。

殖民地時代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不但經濟蓬勃,更惠澤郊野公園,「不干預」令一草一木能夠保存得樸拙自然。可惜一度的金科玉律似乎已過了保質期,回歸以來,地產商張牙舞爪,連大自然也不放過!微薇痛心大浪西灣慘遭「剃頭」之禍,植被遭大幅砍伐;然後隔不久看新聞,香港其中僅有的濕地南生圍又有淪陷之險,隨時變身化為豪宅,從沙螺洞到南生圍、從骨灰罋到貨櫃場,郊野守護者處處要和視「發展/財」為硬道理、據說「代表原居民」的鄉議勢力角力;還兼未夠,「固廢」官員再加一腳,居然揚言要以郊野公園作垃圾堆填!郊野公園四面受敵,是可忍孰不可忍,講多無謂,行動最實際!香港人是時候挺身而出了!

有人會悲觀問區區一人之力有用嗎?微薇天生性格樂觀,君不見大浪西灣短短數天引來數萬港人於Facebook怒吼,特區政府也不得不馬上行動,叫停工程。一人的力量雖然微小,但是合眾人之力改變並非不可能!況且很多簡單的行動,絕對可以從個人做起,如果愛惜郊野環境,基本如儘量避免利用膠樽以減少垃圾、不要留下火種等,連小朋友也做得到,說穿了,不也就是公德心?

不說不知,郊野公園最大的威脅是山火,全港有一半的郊野公園曾經受火災摧殘,山火成因十之其九是人禍,隨手丟下的煙頭或燃燒未熄的冥鏹都是元兇!
就在2006年,大欖的山火共燒了46個小時,一把火便燒了六萬五千棵喬木!
年年清明重陽政府都勸喻市民不要留下火種,這根本就是公民責任,沒可能要假手於人吧?

除了保育,香港人也可以一同參與發展郊野公園,微薇說的發展不是起樓建停車場,而是扶持鄉村生活的持續再生,同時發展鄉村與保護郊野。發展生態旅遊,讓更多本地及外國行山客認識香港的自然環境,讓遊客和村民交流,行山客可以為沉寂的村落注入動力,振興本土經濟。政府做的可以是拆牆鬆綁的行政措施,讓村民經營有機種植,又或是小旅館等。生活質素是無價的,總不成動輒以成本效益作計算吧!

再說得天花亂墜也沒用,微薇建議大家穿上行山鞋,親自於香港秀麗的郊外踱踱步,邂逅屬於你的一片天地,成為香港郊野的守護天使。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5期 04.12.2010

轉發出去吧!

行山樂與路

在香港最迷人的深秋,行山死黨相約星期日出動。想起Liz ,大忙人上次竟主動找我行山,雖然行得不遠,但總算有心,於是打電話邀約,沒想到竟一口答應!

約定在大埔火車站九點集合, Liz仍然一身名牌運動裝,她一見到我馬上舉起紫紅色名牌水樽,笑說:「我都BYOB喇!」上次她帶了一枝礦泉水 ,我向她論述PET 膠樽對健康和自然環境的災害,以及即使回收加工亦只可以成為次一級用品,所以應該避免用完即棄的膠瓶,自攜水樽。果真是「孺女可教」也!

從大埔火車站出發,經碗窰、打鐵屻往鉛礦岰,走了一小時多的各種上坡路,抵達麥徑和衛徑的交匯點。沿途的地名,古意盎然,但遙看遠處甚麼「聚豪天下』、「帝琴灣畔』、「比華利山』等諸色樓盤,就可憐先富起來的現代人,修養和文化都陷入危機!

眾「淡綠」友人於山火瞭望台稍歇,俯瞰遠山鬱鬱蔥蔥,靜看天邊雲展雲舒,頓感神清氣爽。我問起Liz 怎麼會有興趣行山,她訕訕答道:「最近應酬多咗,重了幾磅,所以要努力行山減磅。」我不禁莞爾:「 以我們的行山速度,大約每小時五、六公里吧,估計每小時只能消耗160卡路里,三小時的行山便大約消耗了480卡路里,剛好是你下午茶一杯Cappuccino、 一件New York Cheesecake 加兩粒朱古力!行完山特別肚餓,開懷大吃乃人之常情;所以除非有所節制,否則想減半磅都難!」

「咁辛苦都瘦唔到身!那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行山?」她杏眼圓睜問道。

「行山當然有很多好處,首先可以訓練你的心肺功能,增加肺部通氣量;它又為骨骼施予重量訓練,對平衡亦是一種鍛鍊,久了你會覺得人更精神靈活。而較劇烈的運動可令到身體分泌腦內啡(亦即安多芬 endophine) ,令人心情愉悅、壓力全消。配合緩而深的呼吸,更可改善腰、肩、頭部疼痛。若持之以恆,更可預防骨質疏鬆、糖尿病、心臟病及老人痴呆等等疾病!」

香港的山徑在亞洲享負盛名,不少日本、台灣的行山客也特地來香港行山,貪其玲瓏──短短的一程有山有水。沿途不但可以欣賞秀麗的大自然一草一木,更可遠眺藍天碧海。行山有種種小情小趣,或與朋友談天說地,或親兒女,或沉思,或緬懷,或讓腦袋一片空白,徹底休息。此活動消費不多,郤可發掘香港不同角落,若不是行山,微薇又哪有機會認識浪茄、分流、深涌等人間勝境;行山絶對是一種低消費、低消耗(體力除外) 的活動,我總推薦朋友加入。

前朝遺下德政,除了法治之外,無過於香港郊野公園及行山徑。不少路徑都以過往港督命名,麥理浩徑,衛奕信徑已經家傳户曉,其他如金督馳馬道,貝璐徑,布力徑等較少人知道。山徑往往交通便捷,公共交通更可以連接起點終點;路徑變化多,且可長可短,易難由人;從毅行100公里至隨意漫步,悉隨專便,詳細路途可見HK walkers的網頁 。

星期日半天,上山下山,行其十多二十公里,微薇還可以應付。隨心所欲,行到那裏是那裏,午後又常有「走到那裡吃那裡』的樂趣。飯後回家再來一頓暢快的熱水浴,一邊聽Chopin,一邊隨手翻翻最新一期的The Economist,然後拿出Kindle追埋The Girl Who Kicked the Hornets’ Nest,人生無過於此。

刊於明報周刊MPW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