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Why not?

最近黃蘊瑤、黃金寶於亞運奪標,捲起一陣單車熱!可是前陣子有立法會議員問及單車作為環保工具乃大勢所趨,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又如何適應此股潮流時,主事官員郤好整以暇,年復一年繼續打官腔,再三堅持「騎單車主要是一項休閒及康樂活動」。微薇真佩服特區政府──沒有研究、沒有諮詢,一邊喊甚麼「綠色香港我鍾意」,一邊郤又自絶於世界潮流以外!

微薇希望凡事後知後覺的政府可以睜睜眼,環視各國的單車政策: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是單車之城的始祖,該市一半人口(75萬)每天都騎單車,四成的交通來自自行車;美國紐約路上的單車人數到今天已達約13萬,單車道將在20年後增加四倍;巴黎2007 年推出的Vélib自助單車租賃服務,夏天有近10 萬架次租出;連祖國廣東佛山市也剛建了50個單車站,提供2千輛單車租賃,目標是5年內建成覆蓋全桂城的單車網絡系統,提供1.2萬輛單車。

潮流講減碳,有甚麼比零排放的單車更值得推動?當然婆婆媽媽的藉口還是多籮籮,甚麼香港地少人多不適合踏單車,又或是人車爭路易生意外諸如此類。但是難道紐約巴黎不是人煙稠密,它們除了康莊大道,也有羊腸小徑吧?市中心外也有地方可以踏單車!駕私家車又是零意外嗎?輕鐵剛運作時也意外頻生,難度因此完全不引入?最後還不是歸咎於政治決心和領導者有否創意思維!

微薇不得不又以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作為例子!他以身作則,日日瀟灑單騎上下班,和市民平起平坐於單車道上等交通燈,更撰文狠批金馬倫政府的高級公務員,坐享私人座駕,浪費納稅人金錢兼排廢氣,建議取消福利,讓公僕乘公共交通了解民生!如果倫敦市長可以踏單車,那特首又有否想過紆尊降貴放棄私人座駕來往禮賓府和政府總部?到時綠色和平該不會叫曾生作氣候逃犯吧?

扯遠了,Boris Johnson除了個人行動,更於本年七月大刀闊斧推出單車出租計劃,並放上自己嘜頭,師承巴黎的Vélib,於倫敦設立315個單車站,向市民出租5000多輛自行車,舒緩市中心交通堵塞和空氣污染問題。參與的市民首先於網上註冊,購買單車的「電子鎖」,然後隨意找一個單車站提取自行車,到達目的地後便在附近的單車站歸還,計劃深受歡迎,一推出已有1.2萬人申請。倫敦及巴黎兩地的計劃各有廣告商贊助,政府一毫子也不用出,只不過提供地方泊單車而已!

退一萬步說,微薇姑且接受港島路斜難以騎車的說法,那新界地區不是可以馬上試驗嗎?微薇知道政府正在新界發展全面的單車徑網絡,分階段連通由馬鞍山至屯門之間各個新市鎮,網絡亦可能延伸至荃灣和西貢。但是單是增加單車徑只是硬件,我們更需要相關的規劃──有否足夠的單車停放點?單車防盜措施?單車租賃的安排?單車和其他車輛的優次?司機和騎自行車人士的安全教育?違規如何執法?等等。現在的情況是,單車無法可依,泊在街上即屬違法遭充公,充公單車會不定期拍賣,所得的款項郤撥交政府庫房!簡直就是強搶民產!

踏單車不但令身心健康,更對環境有利,在全球氣候變化的討論下,它更隱隱躍升為綠色運動的圖騰,根據Pedaling Revolution一書所言,騎單車在美國漸漸被activists視為對抗以汽車為代表的消費主義。除了還政於民,或者香港也需要「還路於民」,政府的思維可否不要以車為本,策劃新界九龍交通道路時,多點心思、多點創意、多點決心、少點顧慮,好嗎?

刊於明報周刊MPW 2194期 27.11.2010

轉發出去吧!

EV is coming

Eric 是微薇大學時的同班同學,畢業不久便投身製造業,且短短幾年已經做出成績。 我們一年總有三數次飯敍,最近幾年他都開車接我。

微薇返工放工均以地鐵出入,間中也想過做有車一族,然而只要想到噴出的毒氣和二氧化碳,且在香港生活私家車又不是必需品,便成功抵抗引誘。加上三兩個像Eric的朋友不時都會載我到郊外食飯,只為了做weekend driver而買車,並不划算。Eric可不同,少年得志,畢業幾年不到,便以開蓬波子出入,還是最loud的鮮紅色,可謂意氣風發。去年跟他前往赤柱吃飯,車子於淺水灣道上飛馳,勁風在耳畔颯颯作響,確實別有一番感受。所以當他駕着銀色的Prius出現時,登時把我嚇了一跳,覺得真係世界變!

上車後,他提議去西貢食海鮮,我笑笑說無問題,卻不忘揶揄他:「揸這部車怎樣追女仔?」

「你這個淡綠主義者,難道不知道現在關心環境、關心地球才夠潮夠型? 」

「你真的因此而換車?」Eric讀工程出身,對機件製作要求嚴格,尤其欣賞複雜而精緻的設計,所以他鍾情「波子」,我完全理解。

「這部車的科技設計難度甚高,油電混合的hybrid系統十分複雜,暫時只做到低排放,而非零排放。Hybrid是過渡性安排,電池容量有限,不過當車子下斜坡,平路減速或剎車時,內置的制動系統會把動能轉化成電能儲電。整個系統十分值得欣賞,自動決定幾時儲電,幾時用電油推動, 幾時雙管齊下!」

「嘩!咁佢咪醒目過你? 」

他繼續興致勃勃講個不停︰「嗱!現在油電一齊,雙管齊發, 幾有力! 車子僅1800c.c.,但卻像2500c.c. 一樣! 」

「那你令我少吸了幾多廢氣?」我微薇一向對廢氣排放有意見!

「微薇公主,我一早都預咗你會問!混能車的廢氣排放只是傳統汽油車的兩三成!再講能源效益,在波子的時代,一公升電油行六至七公里,跟這hybrid同級的車可行十幾公里,我這部車卻可以行二十多公里!你的氣管應該會好過點啦! 」

「現正在過東隧,真的要多謝你讓我不用再食塵! 」我記得開篷過隧道的日子,熱氣撲面而來之外,還要看着一架又一架巨型巴士貨車擦身而過,其噴出的黑煙直吸入肺!

「其實最終目標還是零排放,而距離這個可能亦不會太遠。我們第一年上堂都知道,最大問題是電池,要夠輕又夠勁,現在大部分電動車都用手提電腦的鋰電池,貪其較輕又耐用,充電一晚應該可以行百多公里。香港不算很大,夠用到極。問題是電池成本、儲電設施、無電時怎樣換電等配套措施。中電說將會有18個停車場設置充電站,另外商場如奧海城和中港城等,今年更推出免費充電服務。日本車已經全力發展電動車﹕日產有Leaf,三菱有iMiev,本田、豐田明年都會有全電動車出爐。連中國比亞廸都打算發展,EV is up and coming。除了環保,經濟因素亦很吸引。我計過,廿公里用電大約$2.8,用電油差不多$20,你話有冇得比? 」

此時車子已駛近西貢,只見窗外霞彩漫天,海面泛着點點金光。看着如斯美景,我不禁想,或者香港空氣和氣候暖化還有一絲希望?

我轉頭向Eric笑說: 「下次一齊食飯,記住要揸你這部銀色EV﹗」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2期 13.11.11

轉發出去吧!

用完即棄,鬥豪?

周三於公司開會後,馬上回家收拾行裝到深圳出trip兩天。客戶待我們不錯,到達火車站,馬上有專人接載我們下榻南山區某五星級酒店。

一輪舟車勞頓,登時感到油光滿面,黏撘撘很不舒服。上到房間,打開行李,取出我的toiletries bag,痛快地洗了一個暖水澡,做點肌膚護理,便安然就寢。

次日早晨跟公司同事一起吃早餐,預備整天開會,香港junior同事Kelvin抱怨說:「都唔知有無搞錯!五星酒店竟然無牙刷剃鬚刀!」

我出奇地問:「你自己沒帶?你都唔係未出過trip,執行李唔係已經爐火純青?」

怎知Kelvin卻說:「駛咩咁煩?間間酒店都有提供,用完即棄幾方便呀!」

我最討厭無謂浪費,禁不住說:「Kelvin,枉你讀環境科學又做環保工作,數以噸計的梳洗用具每日從酒店送往堆填區,大部分可能只用過一次!你又不是瀟灑到咩行李都冇,既然要pack,加多一個toiletries kit又有何難?況且我看你對牙刷鬚刨的要求一定十分低,才會用這些用完即棄!我看你一定去慣時鐘酒店吧,這些地方才有實際需要這些用品嘛!」

微薇從來都自備梳洗工具,因為很輕便,而酒店的也未必合心意。一般酒店提供的用品有:梳、牙刷牙膏、刮鬚刀、針線包、棉花棒、浴帽、洗頭水、沐浴液、香皂和潤膚露等,萬變不離其宗。針線包!這個世紀究竟還剩下多少人懂縫紉?酒店是否應該與時並進?牙刷和刮鬍刀如此貼身的物品,不是自備更好嗎?我同意由於機場保安問題,要自攜多種洗浴用品不易,但是酒店應該提供座牆式設計的洗頭水、沐浴液和潤膚露機,讓客人自取所需,此舉既不浪費,也減少生產小膠瓶,減碳減廢物!有了座牆式浴液便不用肥皂,肥皂往往用兩三次,丟棄時還是圓鼓鼓的,多浪費!事實上,單單美國便有超過450萬酒店房間,每天丟棄數以噸計肥皂!就算因為種種原因需要這類用品,那就用者自付吧,酒店為何不樂得有收入!

酒店如果減少這方面的浪費,開支也可降低不少。如果你認為要用一次即棄才顯豪氣,那我告訴你,英國的老牌五星級酒店The Ritz的員工卻在循環再用客人的沐浴液和香皂!在今年經濟低迷的二月,它們便節省了1,500英磅!酒店的Managing Director Stephen Boxall表示,基於節流和環保理由,它們決定不要浪費,並指出其他酒店也有此做法。波多黎各的villa Seville 主管Marina Lawson更指出,買一個座牆機只要 15 美元,另加浴液只是每安士0.06—0.12美元;小膠瓶的浴液則是每安士0.75—0.95 美元!酒店更承諾省下的錢會以服務方式回饋顧客。

從韓國來的同事April此時也插嘴:「首爾酒店已一早停用這些give-aways 啦,香港酒店還在這方面鬥豪。一面要客人環保慳電,另一面就狂送用完即棄用品,Reception有廣東旅遊局出的告示,今年由四月一日開始,廣東所有星級酒店不提供梳洗用具,十月起,如果客人需要,他們會收費,原理跟膠袋稅一樣,此舉是為了減少浪費。雖然執行還需時間,但人家最少行了第一步,香港連這個議程都沒有,你們真是落後,連廣東都不如!」

微薇知道南韓和一些東南亞酒店已經實行,現在連廣東都超前香港!身為香港人真是無地自容。其實要實行並不困難,也不用政府立法,旅發局可以召集各大酒店,一致同意不提供無謂的即棄用品!可以節省成本又賺取環保美名,酒店何樂而不為?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3期 20.11.10

轉發出去吧!

垃圾有價

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又多一個「世界第一」,且慢高興,今次的銜頭是世界第一垃圾港!單單去年,香港便製造了六百多萬噸垃圾,人均垃圾量更是日本和韓國的兩倍。上期微薇提及的九個建議,首要是固體廢物要從源頭限減。垃圾回收在香港並不是什麼新鮮概念,奈何宣傳經年、環保團體積極推動,但是始終成效不彰,歸根究底,微薇認為都是因為香港垃圾回收的政策出錯!

香港的政策,一言以蔽之,就是無政策!市民將垃圾分類,全屬自願性質;政府所提供的啡黃藍回收箱分類粗疏、覆蓋片面、位置隨便,完全敷衍性去執行。回收後的垃圾去向更不清不楚,曾經有報導指分類後的膠樽,下場還是埋於堆填區中!回收業界毫無支援,垃圾和回收廠錯配,引致有廠無垃圾,有垃圾又無人收。堆填區有「埋」無類,似乎香港有無窮盡的土地可以接收垃圾,而並未有將堆填看作last resort!

微薇自問想做良好市民,有心將垃圾分類,郤奈何合適的回收箱難求!香港政府不是喜歡援引外國例子嗎?看看其中的表表者德國吧!1986年德國頒布了一條全面的《垃圾管理法》,對垃圾分類和處理作了詳盡的規定。一般家庭垃圾主要分為五大類,分放於5種不同顏色的回收桶:黃色──盒子、罐頭和塑膠瓶等可回收的包裝類;綠色──酒瓶玻璃瓶一類;藍色──報紙和包裝紙等廢紙類;啡色──水果皮和廚餘等有機垃圾類;以及灰色其他類。在柏林,全市還有15個收集站,CD光碟、電器、木材、車用電池、地毯、舊輪胎、建築工地廢棄物等全都分門別類,連回收玻璃的垃圾桶都一分為三被漆成白色、綠色和啡色,分別用於投放透明、綠色和啡色的玻璃瓶!目前,德國每年回收的垃圾數量,相當於每一個公民循環利用了4噸垃圾或廢棄物!

有穩定的垃圾源頭,德國政府亦放任讓業界接手,數千回收公司在全國提供垃圾回收管理服務,成為經濟一大支柱。德國更雄心勃勃計劃在不久將來對垃圾廢物全部實現循環利用

如果香港可以照板煮碗,徹底實行分類,那剩下來的不可回收的垃圾,微薇建議可以焚化處理。一提焚化,大家可能馬上想到狂噴黑煙的煙囪,但這個形象已經過時!台灣北投的焚化爐,爐身色彩繽紛,頂端更是高級旋轉餐廳,可以360度俯瞰台北全景!由建築師貝聿銘及其團隊設計的八里垃圾焚化廠,更成為台灣市民影婚紗照的勝地!

事實上,焚化技術在過去十多年突飛猛進,科學及工程界近年已成功將燃燒溫度增加至一千兩百五十度,以高溫分解有毒物質,同時又配備了各種過濾、清洗系統,完全可以符合歐盟的環保標準,將燃燒垃圾釋出的二噁英減至最低。垃圾焚化還可以發電,丹麥的垃圾電廠便直接建在社區內,焚燒垃圾產生的熱能直接輸送給各住戶,省下暖氣的開支和天然氣的消耗。東京川口市的焚化爐則用以提供暖水泳池和教育設施予當地居民。

垃圾有價,分類回收是舒緩都市垃圾最關鍵的一步,單單的火燒或土掩,非但不能根治問題,更白白浪費可以循環再用的有限資源。港府做事拖泥帶水,碰到反對聲浪稍大便偃旗熄鼓,既不敢強制分類,又怕焚化設備反對多而遲遲未有周詳計劃。其實只要下定決心再加上一點創意,向市民解釋問題時不要假、大、空,垃圾隨時點鐵成金,焚化設施也可以藝術與實用兼備,一舉數得,香港政府,你怕甚麼?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1期 06.01.10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