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3R做起 細緻分類

上星期談到香港太多固廢要堆填或焚化,好,微薇即管免收顧問費,向政府提供一些外國經驗及建議。

首先,特首及問責官員要先確立廢物處理是香港重點問題,值得政府投資人力物力。香港要和其他亞洲城市競爭,以至為地球暖化減排減碳,內容不僅是固廢,亦要包括廢水處理、廢氣排放等。前題是要從3R做起,儘量減用、回收、循環再用( Reduce, Reuse, Recycle),堆填焚化只是最後選擇。

政府多年空喊口號講「用者自付」,但實際在怎樣情形下才用者自付?怎樣「多用多付」、賞罰分明?又同時怎樣照顧弱勢社羣?政府講不出, 微薇提議以下九招獎賞減少浪費的行為和發明:

(一) 訂定長短期減低人均年固廢目標,生活垃圾及工業垃圾各有明確指標;十八區可以進行週年減低人均年固廢比賽,給表現最好的區議會額外財政預算,推動減廢。

(二)以樓宇或屋邨為單位,發放達標獎賞給住戶或企業。

(三)垃圾要嚴格分類,亦從源頭做起:乾濕有別,能燃與否有別,亦按能否進入再生循環處理環節分類,甚至按這個環節的需要改造產品;政府收集廢棄物可以有固廢分類機制,星期一到星期日,金(電器,金屬)、木(傢俱,紙、書刊)、水(廚餘)、火(電池、易燃物、化學與塑膠材料)、土(建造業、玻璃),每天有主題,自小在家中及學校就教曉,每週有循環,回收業自然接貨有序。

(四)經分類後的固廢,部份可成為發電燃料,政府可直接或牽頭投資,建更多具發電能力的焚化設施;有專營權的電廠於續牌時當承擔發展垃圾發電的責任。

(五)扶助公私營垃圾再生循環及垃圾焚化業界,提昇技術,讓燃燒垃圾產生的二噁英等有毒物質降至最低,讓循環再生比例提高,德國和日本都樂意輸出有關技術,但前提是垃圾要嚴格分類。

(六)在生產、銷售、消費環節,徵集「固廢處理基金」;基金由政府作前期注資,民間機構監管,使大眾能了解基金用得其所,營運狀況要完全透明,嚴防官商利益輸送(詳情可參考歐盟的LIFE Programme)。

(七)發展跨境垃圾處理交易,讓鄰近地區再生循環業及垃圾焚化業集結力量,發展規模優勢,讓高效益的設備早日在珠三角地區內實現,邏輯和高鐵完全一樣!

(八)將環保署石鼓洲垃圾處理規模擴大二十倍,根據地重新與廣東省商討,於離岸半小時航程範圍內覓址(微薇認為祖國應樂見其成,因為能進口垃圾進行效益處理是強國指標,德國便連年為意大利及其鄰國處理數萬噸垃圾)。

(九)全部私營垃圾處理及再生循環業,永久或二十年免除利潤稅責,並可向固廢處理基金申請低息貸款。

固廢每個城市都有,處理固廢,堆填以外,實在大有可為!國內很多城市、星加坡、台灣也是朝這方向努力,下決心實現垃圾細緻分類,並建新型焚化設施!我們高薪的「固廢」及尊貴的議員,為香港固廢的處理提供新方向、新動力,可以嗎?

香港郊野公園雖非神聖不可侵犯,但是繼大幅閹割維多利亞海港、香港後花園海下灣和大浪西灣被發展商破壞後,政府又向郊野公園開刀,漫不經意宰殺集體回憶,怎能不激起公憤?


刊於明報周刊MPW2190期 30.10.2010

轉發出去吧!

處理香港「固廢」

最近城中熱話為將軍澳堆填區擴建指令,強徵郊野公園作固 體廢物堆填區,最後竟然可以由立法局以55票贊成、2票反對,1票棄權通過廢除指令。政府高官可以推出如此眾叛親離的計劃,令到保皇黨都群起反對,真是嘆 為觀止! 可見由特首至問責局長、副局長以至政治助理,政治智慧貧乏,政策製訂居然用“權在我手”來狡辯,微薇身為香港人,面對香港這門子管治,真是悲從中來。

退 休金要強積、失修舊危樓要強拍、適齡學童要強制入學,微薇不反對,但都有保留有疑問,因為強積金管理人業績長期惡劣,強拍舊樓鋤弱扶強,教育改革高官議員 子女敬而遠之,零分失敗者有增無減!管制發水樓頻發招,但跟地產商過招却屢戰屢敗,連送慳電燈膽都送不成。政府要『強』作甚麼,請三思!

微薇出身衙門,本不應對舊同僚說三道四,不過最近聽了一段爛gag,最少令我心情輕鬆了幾分鐘!朋友說香港的確有太多「固廢」的問題,不過並非固體廢物,而是固執廢官!所以要更大的堆填區或更多焚化設施處理固廢是可以理解。固體廢物會發臭,固執廢官則廢話連篇!

廢物往何處去?這是一個全球都市都要面對的問題,但政府處理廢物的政策作風,一字記之曰:「廢」!遇著反對聲音,官員第一反應就是市民自私,都是「不要在我 後園 – not in my back garden- 」情緒作怪,還要恐嚇不堆填就只可以每區分派一個焚化爐!中西區區議會就不如建議在上亞厘畢道起焚化爐吧! 南區區議會亦可以建議在壽山村起。特首及財神爺不反對就奇。將軍澳以前是遙遠的郊區,遠離民居,在那裏堆填固廢可以理解,但政府又要賣地發展新市鎮,所以 民居逐漸接近堆填區,附近最大樓盤日出康城的業主當然首當其衝,(最刺諷是日出康城的英文名為 LOHAS Park, Life Style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 雖然業主與住客或因樓價或租金相宜一點而願意忍受「廢味」。一忍就幾年,政府突然又宣佈要他們多忍幾年,唔忍就是自私,居民氣憤可想而知。

堆填不是完全不需要,請你行遠一點吧!貴一點的運輸費換來市民較高的生活質素,絕對值得。

至於特首建議每區一個小型焚化爐,唔該收聲!這方法的擾民及低效率,根本不屑一提,只有「固廢」才有這樣的想法!

當今政府,全沒有願景,管治哲學亦沒有一套可以貫徹到底的邏輯,連起碼的做好這份工也不成,最重要是自保,爆發問題時最好not on my watch。

要解決固廢,並不是非堆填就焚化,焚化也有很多種方法,焚化甚至可以發電。香港喜歡跟星加坡比較,跟據浸會大學的研究數據,不同固廢的處理方法比例為:

回收/堆肥 焚化 堆填
香港 40% 0% 60%
星加坡 47% 50% 3%

在台灣,回收、堆填和焚化的比例也是要減少堆填,而已經有三座垃圾發電廠投產。

要 處理固廢,政策要全面,要以固廢源頭限減到增加固廢處理能力為基礎,香港今天不實行,十年內也得實行;十年不實行,三十年內也得實行;三十年內都不實行, 就只能把郊野公園全面用作堆填!解決辦法不是微薇空想出來,德國人已經從上世紀六十年代已開始實踐!欲知方法如何,篇幅有限,下期再續。


刊於明報周刊MPW 2189期   23.10.2010

轉發出去吧!

巴士殺人事件?

繁忙時間,在畢打街等律師朋友Liz,一行巨型巴士埋站,撲面而來一陣熱氣廢氣,旁邊一列的士在上客,另加半行七人車則在等上客。圍堵於車陣中,終於等到Liz終於施施然到來,我忙不迭怨她害令我短了幾分鐘命。怎料Liz說:「你不過等了數分鐘,想像下其他學生日日等校巴避無可避,輪都唔輪到你投訴啦!」

我白了她一眼,郤卻不得不承認這個是事實。根據調查,香港空氣污染第二大源頭是路面車輛,而當中四成廢氣來自巴士。政府有意無意側側膊,強調毒氣主要是由大陸製造Made in China,然後吹過來香港,工廠放假時香港自有藍天,所以香港人無能為力。聽落合理,於是大家都覺得又是要等亞爺發落,特區政府就大條道理撓埋雙手。不過科大就拆穿政府的把戲!原來超過一半的時間,由於風向不同,一年中有大半年,我們吸入的毒空氣都屬本地生產毒空氣來自本地,馬路邊污染的濃度遠遠高於珠三角工廠千里之外吹到香港的廢氣!

在香港街上行走的巴士,根據環境保護署直至今年8月的資料,約74%屬於歐盟前期至歐盟II期,但是現時最新設計中的已經去到歐盟VI期。香港在這方面香港被新加坡拋離「食塵」,別人已經於前年引入400架符合歐盟V期標準的巴士,但是我們只有少於1%的巴士採用歐盟IV期!到底新型巴士有多大分別?如果說,一部歐盟I期巴士噴出100粒懸浮粒子,那麼歐盟IV期只噴出5.6粒,同樣地,氮氧化物也會大幅減至44%。這些空氣污染物可以永遠沉積在我們肺部,引發呼吸道疾病和長期肺受損,甚至觸發心臟病。更換舊巴士,健康風險自然降低。

不要以為我想趕盡殺絶巴士;相反,對巴士我有一份莫名的親切感。留學倫敦時,我總愛於周末乘巴士,愛其別有一分悠閒。倫敦的巴士向來都是城市的親善大使,在明信片的出鏡率奇高,曾經有個朋友送來一罐小茶葉,罐就是一架寫著着11號前往Afternoon Tea的雙層巴士,幾次下午茶後,茶葉喝完了,11號的鐵罐巴士還停泊在廚房的架上。

記得2005年告別老爺巴士Routemaster時,倫敦人都依依不捨,彷彿送別老朋友似的,報章紛紛刊登「訃聞」,追憶其平生種種:上班族如何可疾奔在9秒9疾奔,然後瀟灑地捉緊圓柱一躍而上;情侶於最後一刻擁吻,然後施施然跳車,揮手作別。不過由於污染及安全考慮,當其時最後它還是消失於泰晤士河畔。然而,敢於創新的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上場,其中一項政綱便揚言要令Routemaster復活,經過一輪比賽,終於選出兩個設計。勝出的其中一個作品外型cyber,但郤卻保留開放的尾部和木製地板,而且比從前更環保──巴士將會是零排放,以太陽電池板建成車頂,有助改善倫敦空氣質素。預計2011年, Routemaster將可再次於倫敦行走。這不但保留了倫敦人的集體回憶,新穎的設計更展現創意,為21世紀的倫敦建立新的Icon。

香港自詡國際城市,何不學學人家如何以新思維將環保和保育兼收並蓄? 除了馬上換走舊巴士,改用歐盟IV期,政府更加應該引入電動巴士。問題是每次論及革新,政府官員總是攤攤手,問道:「錢從何來?」可是初初豬流感來襲,特區政府少有地果斷封鎖酒店,然而豬流感殺人還遠遠不及空氣污染每年導致的1000多死亡人數!不是微薇誇張,政府自己的報告都沿用此數。保障公共健康是政府職責所在,那毒空氣又如何?

為什麽政府,以至傳媒和市民似乎都對毒空氣無動於中?或許毒空氣正如Roberta Flack 所唱 的Killing Me Softly …殺人無聲!

刊於明報周刊MPW 2188期   16.10.2010

轉發出去吧!

害人毒空氣

訪友人Gary灣仔的家,好一間優雅的小房子﹗豈料Gary大呻︰「有苦自己知!十年來,能開窗的日子沒有幾天!最近思匯的調查更點名指這條街污染爆燈!」原來這間斗室縱然名符其實寸金尺土,但面向軒尼詩道的整排窗子長年打不開──除非你打算邀請一團團黑色塵埃進來,緊挨着過日子﹗為下一代,Gary打算斬腳趾避沙蟲,移民去﹗

近十年來,樓價跟房屋高度節節上升,我友人這些安份守己的低層住戶等於住進峽谷底,開窗則做人肉吸塵機!

香港很多地方的空氣真的有毒! 害人之物包括懸浮粒子(Respirable Suspended Particulates, RSP)、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 NO2),二氧化硫 (Suphur Dioxide, SO2)及臭氧(Ozone, O3),一大串化學名詞背後是什麼?SO2加水 (H20) 就變成H2SO4 ,即是硫酸,亦就是鏹水!當然濃度不同,但吸入後傷害可以想像;NO2加水(H2O)變成H2NO3,亦即硝酸,是腐蝕性化工原料。最厲害還是懸浮粒子,越細小的懸浮粒子對身體的傷害越大,皆因它們能深入至肺部最深之處,直入微絲氣管,擾亂心臟活動節奏,又在血管內壁形成血塊,引致心臟病或中風,後果非同小可!

香港自認先進城市,空氣指引竟然夠膽沿用廿多年前的標準,去年才終於諮詢市民準備改進!根據世衞2006年制訂的空氣指引,香港幾乎樣樣超標,最離譜的是二氧化硫(SO2),竟然超標17.5倍!二氧化硫可引致呼吸系統發炎症,影響肺功能及刺激眼睛。呼吸管道發炎可引致咳嗽、黏液分泌、哮喘及慢性支氣管炎病情惡化,哮喘人士和長期心肺疾病患者對此尤其敏感!當二氧化硫濃度高的時候,因心臟病入院的數字和自然死亡人數皆上升。香港空氣污染是倫敦的2.7倍,紐約的3倍,唔慌唔「超英趕美」了!根據香港大學達理指數,香港每年平均有20000人次因空氣污染而住院。(達理指數由港大公共健康權威賀達理教授創立,將空氣污染引致的人命、醫療和經濟損失量化成一指數。但賀教授今年終於頂唔順香港空氣污染,退休回老家看藍天白雲。連空氣專家都要離開,真諷刺!)

如果政府有心做,短期都可以見效,怕只怕大隻講,姿勢多於實際!一些低成本的城市規劃,已可以減低空氣污染損害。紐約市將時代廣場附近的一些路段改為行人區,禁止車輛駛入,深受紐約人和遊客歡迎;倫敦亦計劃於大熱天時禁止貨車進入污染黑點。於諸香港,政府可以管制特別污染的車輛不能進入民居範圍,設立低排放區。另外,香港有最少一半人口在馬路旁捱日子,停車熄匙也可以保障報攤小販、排隊等車的學生、路人甚至職業司機的健康。

空氣污染最影響的往往是低下階層,政府思維郤總是偏向有錢人,只懂無窮盡地起路去應付有車階級的需求!數數手指,本港約有550,000部車輛,道路總長度卻只有2000公里,即是平均每公里道路上有275輛汽車行走!政府要起幾多路至夠?何不反過來,將一整段稠密的民居變成行人專用區,人人平等,地鐵直達,減少市民「中空氣毒」的風險?

政府口口聲聲成本效益,我微薇就跟你計計數:達理指數指去年香港因空氣污染導致一億八千多萬金錢損失、六百幾萬求診人次,年年如此,政府醫療開支這條數又如何計算?況且生命健康何價,既然殺雞可以果斷,封酒店買疫苗可以雷厲風行,為什麼改善空氣就推三阻四?


刊於明報周刊MPW 2187期   9.10.2010

轉發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