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費卻在消費自然

COVID-19已席捲全球十個多月,最近歐洲又有新一輪措施限制國民活動,防止疫情擴散。由於大量人口被迫待在家中,出入公共場所的人數減少,國際邊境關閉,加起來都大減碳排放量。學術期刊《自然氣候變化》的最新研究顯示,截至二○二○年四月初,全球二氧化碳日排放量比二○一九年的平均水平下降了17%,消費率和運輸率都相應下降,來自地面運輸和航空業的排放量分別下降了36%和60%。

封城隔離措施的確讓地球環境有所改善,空氣質素變好、海洋污染減輕,溫室氣體排放大大減少,但是塑料污染呢?口罩、乳膠手套、洗手液瓶、防護醫療用品、檢測包裝、外賣容器全都是塑膠,戴口罩、採用個人防護物品成為新常態,也讓這些塑膠製品迅速而大量地成為海洋生物的新威脅。世界經濟論壇估計,二○二○年二月底到四月中旬,光是英國就發放了超過十億件個人防護裝備,如果年中每個人每天使用一個即棄口罩,就會額外產生6.6萬噸污染廢物和5.7萬噸塑膠包裝。

雖然這只是抗疫的短期現象,但令人擔憂的是,這個抗疫新常態令依賴和使用即棄塑膠的舊常態重現。原本許多國家承諾二○二○年將減少使用塑膠,但疫情大流行迫使一些計劃擱置,而大家剛起步的環保生活習慣,似乎正有趨勢打回原形。

正在示威浪潮中的泰國,原本今年一月禁止在主要商店使用即棄塑膠袋,並計劃在今年減少塑膠垃圾,現在其數量反增加了30%。僅曼谷一個城市四月份的塑膠消費量就比一年前增加了62%,其中大部分是塑膠食品包裝。連一向亂扔垃圾會受到嚴厲處罰的新加坡,也發現丟棄的口罩經常出現在行人道上。

多個大型連鎖店如星巴克,也已經暫停讓顧客攜帶可重複使用的容器或購物袋,因為擔心這些容器會成為病毒的傳播媒介。即使大眾有意識地減少網上購物、減少叫外賣、使用可多次重用的口罩,藉以減少因消費而引申的塑膠污染,我們還是在消費大自然。多月來在家抗疫,難免「抗疫疲勞」,封關飛不了,唯有在香港深度遊,於是大大小小的行山徑在假日都擠得水洩不通。先不說很多郊遊的不文明行為,如隨處丟棄垃圾、爬上脆弱岩石打卡等被瘋傳,原來我們的密集郊遊足印,也會傷害山徑。

環團綠惜地球指出,於二○一九年三月才開始對外開放的千島湖清景台,可以俯瞰大欖涌水塘的幽美景色,是近期極受歡迎的郊遊打卡點,抗疫期間人潮絡繹不絕。不少人甚至越過圍欄走出觀景台外的大石上拍照,在斜坡上開闢出「打卡小路」,小路日漸變寬及表土退化。在航拍鏡頭下,只是一年多的光景,原來綠草濃密的山頭,竟變得綠「髮」稀疏。不少香港人還是無意識地為大自然帶來災難。

抗疫首位當然是生命安全,一些即棄用品的使用在所難免,唯最重要的是意識和覺知,每次使用時,先想一想是否必須?如非用不可,是否可以負責任地回收?永續一詞易說難行,此次COVID-19雖然使經濟活動減少,碳排放量相對減低,但這只是短期的現象。未來當疫情消失,一切照舊,碳排放將會很快超越之前的水平。疫症過後,我們能否有所覺悟而「永續」地改變,令世界能夠真的永續下去?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