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碳終和?

上月底的聯合國大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透過視像發言,炮轟中國隱瞞疫情,指早在疫症初期,中國靜靜在境內限制人民流動,卻讓大量航班離境,向全球播毒。他同時點名世界衛生組織幾乎由中國控制,不實宣稱病毒不會人傳人,要求聯合國要中國為此負上責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以「不能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不能「搞霸權、霸凌、霸道」還擊。聽在香港人耳中,尤其諷刺。

其實雙方針鋒相對並不限於政治,還拉扯上環保的議題。侵侵提到中國傾倒數以百萬噸計的塑膠和垃圾進大海,在其他國家的水域過度捕撈,破壞大遍珊瑚礁,並向大氣釋放比世界任何地方更多的有毒汞。而中國的碳排放量幾乎是美國的兩倍,目前仍在快速增加。然而「習殿下」明顯有備而來,在其演說時除了暗諷美國退出巴黎協定,更拋出殺手鐧,提出從未談及的二〇六〇年前實現碳中和。

碳中和的意思,並不等於零碳。前者仍然會有排放,但除了盡量減排,卻可以透過其他方法如投資再生能源、植樹等抵銷,最終達至排放淨值為零。歐盟的碳中和目標是二〇五〇年。中國這個目標一出,國際環保界都表示歡迎,根據由世界獨立科學家支持的「氣候行動追蹤」估算,如果中國真的達標,全球暖化溫度會減少0.2至0.3度,並將會是最大的減排單一行動。

中國是希望借在氣候變化議題上進取,轉移世界對中國的不滿,加上侵侵的反環保立場,也令美國看來理屈詞窮,如此一石二鳥的算盤,年多前絕對打得響。不過經歷了香港的抗爭及Covid-19大疫情後,歐洲國家對中國的承諾也持觀望態度。而且對上一星期,中國正和歐洲商討氣候議題,這項重大的政策目標卻沒有在當時告知歐洲,自然令後者有些不是味兒。

更重要的是,這個承諾毫無內容,各界估計要等中國的五年工作計劃出台才有可能見到一些細節。但是擺在眼前的是,疫症令中國經濟放緩,為了刺激工業增長,煤炭消費量再次上升。根據美國環保團體「全球能源監測」的數字,二〇二〇年首六個月,中國為火力發電廠頒發的建築許可證比二〇一八和二〇一九年加起上來還要多。而隨着中國疫情緩和,赫爾辛基能源與清潔空氣研究中心的一項調查發現,與二〇一九年同期相比,中國五月的排放量上升了4%至5%。種種數據都令人懷疑中國能否兌現承諾。

而且中國還有一着,就是「偉大」的一帶一路工程。中國大撒幣五百億美元,在廿五個國家有接近二百四十個煤炭項目,當中包括孟加拉、巴基斯坦、塞爾維亞、肯尼亞、加納、馬拉維和津巴布韋等。這些高排放活動不在中國境內發生,其實變相將排放量外判。所謂碳中和只是一場數字遊戲。

中國會否守信,看其如何對待一紙《中英聯合聲明》,大家心中有數。另一邊廂,美國由京東議事書到巴黎協定,從來漠視國際環保協議。中美兩個污染大國的行為,令世界能否達到不升溫超過攝氏兩度的目標前景灰暗。二〇六〇年,人類能否達成碳中和?還是在此之前,氣候變化已經不可逆轉,碳排放終於飽和而變成「碳終和」,人類終極攬炒?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