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瘟疫時代

全民檢測計劃由政權推廣的第一天,已經注定失敗。開始時反對聲音從私隱角度出發,認為有基因資料送中的疑慮。但慢慢地,坊間的討論更從醫學及科學角度質疑,如已過了檢測最佳時期及檢測結果偽陰偽陽的風險等。結果政權當初雄心萬丈的五百萬檢測人數無影,有的是中資、大型超市等員工「被自願」檢測。

即使從環保角度看,這個檢測也是勞民傷環境!專家醫生、甚至一眾高官依賴的世衛已經再三指出,全民檢測成效不大,而且驗了沒事不等於不會感染。既然沒用,那麼一眾沒有註冊的「所謂醫護」,個個全副裝備,拿着各式即棄檢測工具,這些醫療物資轉眼變成廢物,卻對抗疫毫無作為,是最不環保的浪費!

政治凌架科學,也同時凌架環保。如果符合主旋律,環保就是可以歌頌的行為,如最近中國吹起惜食風,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一些餐廳將客人吃剩的食物「消毒」再賣;有藝人表忠,說起自己在高級餐廳吃二手飯,美其名為不想浪費,這些行為根本和環保沾不上邊。但當真正需要關注的問題政治不正確,自然有傀儡政府配合,如中國的空氣污染議題,新出的香港通識課本連忙刪除,戴着豬嘴口罩跑馬拉松的插畫也不見了。

然而解決了課本,不等於解決了問題。疫症過後,各種污染問題還在。事實上,因早前的全球閉關鎖國,大眾還以為Covid-19減慢了氣候變化。然而最新的研究發現,閉關雖然令碳排放銳減,但對氣候危機的影響依然是微乎其微。英國University of Leeds教授Piers Forster的研究採用Google及蘋果的實時交通數據,涵蓋全球一百二十三個國家。這些國家已包攬地球99%的排放,研究發現四月時,全球碳排放減了四分一,但從氣候角度來看,這只令暖化到二〇三〇年時減少了攝氏0.01度。

而且疫情更成為「反環保」的藉口,芬蘭非牟利組織能源與清潔空氣研究中心的研究主任Lauri Myllyvirta指出,解封後的中國,各省政府為了振興經濟,對煤能電廠紛紛開綠燈,批出大量許可證,若這些工程全部成事,將會在未來十多年造成健康和環境災難;在美國,污染者似乎也變成贏家,美國地球之友高級政策分析員Lukas Ross指,石油、塑膠、航空及汽車業得到政府大量補貼及稅務優惠,而政府更撤銷開採頁岩油的各種環保法規。在巴西,非法砍伐亞馬遜森林更見猖獗,政府借疫作擋箭牌,完全不執法。

後瘟疫時代,如果人類還是「一切如常」,那氣候災難必然會來。Forster的研究模擬不同情景,並指出如果世界各國可以投資全球1.2% GDP,即超過一兆美元於低碳科技,並不去拯救石油業的話,暖化將可減低0.3度。科學家認為疫症令人類行為大幅改變,網上工作及開會若能持續,將可減少不必要的飛行。

二〇二〇年多災多難,環保及政治、香港與世界亦然。但難關難過關關過,大家一同沉着應戰。不過即使今年或明年疫苗面世,解決了Covid-19,未來的挑戰也未完。疫症時期,大家都忘記了更大的氣候危機,若要勉強找出全球大疫症的「好處」,那便是全人類覺醒我們不能再如常生活,並以此作契機告別舊模式,破舊立新找出重生方向。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