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學不停課

朋友Yvonne是兩子之母,這天在WhatsApp群組叫「救命」,她發來三個猜字謎語,原來是她兒子的功課。其中兩個謎語還算容易,但最後一個,微薇也推敲了好一會。得到答案後她連聲道謝,問她有否向其兒子解釋。她卻答道:「沒有時間,不馬上趕另一份功課的話,不能讓他十時睡覺,那就太辛苦了!」

新型冠狀病毒令全港學生停課,但學校皆表示「停課不停學」,利用網上教學,讓學童繼續在家學習。口號叫得漂亮,但實情卻是玩死父母。有家長把網上教學時間表放上社交媒體,只見排得密密麻麻,基本上和平日上學無分別,但孩子根本無能力自主學習,最後家長還是要充當老師。有全職父或母還好一點,雙職爸媽更是苦不堪言。

像Yvonne媽媽,在培養學習興趣和讓孩子有充足睡眠之間,無奈選了後者。香港不少學童,一早「停學不停課」—失去興趣而停止主動學習,但課還是照上,不管是實體還是網上的。有外媒說香港今次停課是在家自學的大型社會實驗,但微薇卻認為完全捉錯用神,香港大部分學校只是把實體課搬上網,課程大綱、教學邏輯不變,但真正在家自學(Homeschooling)卻是對主流教育的顛覆。

在家自學雖然是少數,但是在歐美愈見流行,根據美國國家中心教育數據,美國在家自學學童數字由一九九九年的八十五萬跳升至二〇一六年的1.7百萬;在英國,支援在家自學的機構牛津Home Schooling引用官方數字,指在二〇一三年至二〇一八年五年間,在家自學人數增加了130%,達5.7萬人,單看倫敦的話,增幅更是300%。

不少研究也發現在家自學比傳統教學優勝,美國《學校選擇期刊》二〇一四年的一個研究指出,在家自學的兒童比傳統教育的更能接受不同政見;英國Durham大學的研究則發現,低下階層的兒童若在家自學,成績比傳統學校的中產學生更好。而整體而言,在家自學一組的平均成績也較傳統教育的一組好,研究認為在家自學更能引發學習興趣。

在香港,政府有意無意讓人有「在家自學」是違法的觀感,根據《教育條例》第七十八條規定,若家長沒充分理由解釋為何不讓子女定時上學,教育局常任秘書可發出入學令,要求家長送子女入學。在家自學在高層次看是挑戰政府權威,若低層次一點看,則為官員帶來更多工作,因為若在家自學,家長要提交文件予教育局。教育局要安排每年兩次家訪,檢查家長是否按照既定時間表去教學,以符合學童需要。因此在公在私,特區教育局自然希望不做不錯。

在家自學彈性更大,更重視愉快學習,在香港也有少數人實踐。但這個改變絕對不易,因對港人而言,將是生活模式的大轉變,父或母一方要轉做全職家長或有財政壓力,但話說回來,若不跟隨主流教育,由此而來的學費及相關開支或可省下,家長不用上班和子女一起學習,雙方壓力或可減少。而在外國,社會及網上有不少組織可以提供在家教學支援,若有朋友持相同理念,更可組成在家自學羣組,湊夠五人的話,每個家長可以一周負責一日課。

面對香港的高壓教育政策,加上步步進逼的洗腦教育、染紅的課本、去廣東話的教材,在家自學可以說是香港人的另類出路。香港人靠自己已經成為共識,抗爭全方位進行,在家自學也是一種反抗。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