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銀行

逆權抗暴運動已走過七個月,堅持下去的,除了年輕人,還有不少長者。一直以來,看到「守護孩子」的公公婆婆走到前線,不禁既感動又心酸。這些令人尊敬的銀髮族,如果活在文明和平的社會,根本不用冒着生命危險去抵抗違法警察。這些精神心力,可以去「換時間」,為自己儲蓄一下分鐘,等將來慢慢透支,買點安老服務!

說的是時間銀行,倫敦經濟學院的資深研究員埃德加.卡恩認為,任何人不問年齡,只要透過付出時間勞動,就可以換來平等價值的服務。在他看來,不管是起屋還是照顧小孩,都是平等的工作。他還設計了時間銀行系統,通過電腦可以把每個人的工作時間或接受服務的時間按小時記錄下來。

時間銀行互助計劃在世界各地的不同社區盛行,一早已遍地開花。在美國四十個州至少有五百所時間銀行,而在英國則有三百所。另外鄰近香港的日本、韓國、台灣等國家,時間銀行亦扮演了照顧老人的重要角色。計劃一般由社區互助組織等非牟利機構負責營運,以時間作貨幣,參加者接一份價值等同一小時幫助長者的工作,其時間錢包便有所進帳;存戶未來年老或有需要時,可利用儲蓄去提取一小時其他義工的幫助。

台灣的新北市推行佈老時間銀行,普羅大眾即使是年輕或盛年一族,也可以到社福中心申請加入佈老義工,接受相關培訓領取畢業證書,照顧別人便可累積時數,以後可以照顧自己。

在香港,現在連基本人權也倒退至不能保障,談論時間銀行實在是癡人說夢。不過這個在外國盛行多時的概念,據說智商160的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曾於2017年拾人牙慧,大力提倡,說政府鼓勵任何人士,尤其是剛退休而身體健康人士,在通過一些簡單的資格審查和培訓後,可以開立一個時間銀行戶口云云。

一如其他民生政策,空口講白話漸漸無疾而終,況且一眾高官忙於為北大人「製亂」,真正為民的事又怎會上心?到最後最可靠的,始終是公民社會。一班長者義工在社工協作下,自行組織香港版時間銀行─「織福計劃」,在將軍澳實行長者互助。微薇跟隨一位中醫師朋友,他閒時是位農務達人,上月便去了將軍澳一個社福機構教導一班銀髮族接種西洋菜。

當日的老友記看來一點也不老,個個精靈活躍,拿起泥耙,落力非常。閒聊間發現他們有些只是剛退休的人,難怪活動起來與壯年人無異。有魄力的長者其實仍老有所為,一天活動,他們賺了四小時。其中一位老友記要趕着走,原來他要去陪伴另一位八十歲的婆婆看醫生,這個體貼的行為,不但令年長的有人關懷及照顧,原來陪診的人又可「加鐘進帳」,相得益彰。

時間銀行除了儲存義工時間,其實也在累積鄰舍間的友情。他們同在一區生活廿多三十年,以往可能熟口熟面,但從未交流,反而大家退了休,在時間銀行活動裏成為好友,可以互相幫助。

在區議會勝出的年輕人,也不妨試試在社區實施時間銀行,不僅改善長者處境,也可以配對年輕人,增加兩代交流機會,後生的可以衝出同溫層,年長的也可擺脫大台的偏頗報道。網上接觸可能只有情緒發洩,但真人交流則有望化干戈為玉帛。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