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訴求

踏入2020年了,但警暴並未有停止。和朋友的新年聚會,大家本想風花雪月,但話題還是回到社會時事上。Benny嘆道:「從前這個時候,我們最愛互相取笑大家的新年目標或願望,她要減肥15磅,他又要每星期做兩次gym 。結果幾乎在農曆新年已打回原形,然後嘻哈大笑下年再來過。今年我想到的只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我個人又做到什麼?好無力……」

這時Margaret回應道:「無力感大家都會有,但不要灰心。感到洩氣時我會在文學之中尋找慰藉。有聽過詩人作家、前捷克總統哈維爾的《無權力者的權力》嗎?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捷克,同樣面對傀儡政權。極權制度觸及到生活各個層面,虛偽與謊言充斥社會。濫用職權是實行法治;支持政府的新聞渠道被稱為保障人民的新聞渠道; 毫無言論自由就是最高的言論自由;選舉鬧劇是最高的民主。為避免壓迫,大部分人選擇屈從。但他認為無權者可以說真話,拒絕謊言,拒絕自欺與欺人。極權最怕的是真相,真誠地生活就是抗爭的開始。」

微薇見氣氛有點沉重,便說:「Benny你剛剛提到新年計劃,我最近剛看了關於New Year’s Resolution的歷史和科學家對如何令計劃成功的建議。或者對持續抗爭也適用呢!」

大約四千年前,古老的巴比倫人應是最早做新年計劃的人,在為期十二天的大型宗教節日Akitu中,巴比倫人會加冕新國王或重申對現任國王的忠誠,他們還向眾神許諾償還債務並歸還借來的物品,這些承諾可以說是新年計劃的雛形。而在古羅馬,當凱撒大帝將公曆1月1日確定為新年的開始之後,由於1月以兩面神Janus的名字命名,Janus的靈魂居住在門口,羅馬人相信祂象徵了回顧過去的一年,並展望未來。因此,羅馬人為祂在當日預備祭品,並許諾自己會做好事。

儘管根源來自傳統宗教,但今天的新年目標通常是世俗的。大多數人不向神許諾,而是對自己做出要求。根據美國心理學會的數字,93%的美國人都有做新年計劃,但45%的人到2月都已失敗,只有19%的人可把目標維持兩年。美國Gerogetown University的客座心理學教授Jelena Kecmanovic以行為科學,歸納令新年目標更易達成的原則,當中包括認清自己的價值觀;想像成果的各種細節然後去享受,若目標太宏大可以設立階段小獎勵;還有就是即使一時守不住,也不用自責。另外,哥倫比亞大學行為科學副教授Donald Edmondson更指,相信自己能夠改變是達成目標的關鍵。

套用在抗爭運動上,認清追求的是大家深信的普世價值;參與抗爭的人,都可以想像「煲底之約」,想像得愈具體愈細緻愈好。若感覺還是遙遠,可以先想像立法會選舉如何可以如區選一樣,民主派大勝。若抗爭走入低潮或遇上嚴重事件如中大理大的「戰役」,也不要自責,在自己崗位出力,如做文宣或支持黃色經濟圈等。最後就是相信自己,反送中擱置、區選大勝都是大家信念先行而成功的例子。

無論是個人的新年計劃,又或是民間的五大訴求,價值和信念都是撐起大家意志的武器。新的一年,就讓每個香港人繼續緊守崗位,真誠地生活下去,在這場意志的對壘中勝利。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