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獅子

「在獅子山下且共濟,拋棄區分求共對」,七十年代的一首廣東歌《獅子山下》本是當年同名電視劇的主題曲,描繪橫頭磡徙置區草根階層的生活。當時香港社會經濟起飛,機會處處,只要努力定有回報。雖然物質匱乏,但是只要靠雙手拚搏,人還是有希望。今天的獅子山,則呈現另一種不屈精神,繼8.23的獅子山人鏈,中秋日又再接再厲,不是因為見到希望而堅持,而是堅持才能看到希望。

前陣子出外公幹,當日大批示威者響應網上號召「和你飛/塞」,紛紛前往機場,以阻礙交通及機場運作向政府施壓。微薇的目的地是另一個獅子象徵的地方─「獅城」新加坡。大家常常將香港與新加坡比較,早前Asia Times雜誌一篇文章指出,香港《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令新加坡成為大贏家,其中原因是大量資金會從香港撤離。

新加坡從中國管治香港得利並非今天才發生的事。新加坡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香港只是聲稱受《基本法》保障,中國之內權力愈受踐踏的一個特區。香港傳統的商業優勢,是簡單稅制,開設公司成本低等吸引外資。但昂貴的租金及薪酬,偏重金融和地產行業的政策,加上自由行的零售泡沫,令香港變得依賴中國市場。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8年資料,新加坡的人均GDP為USD64,000,而香港只有USD48,000。比較起來,新加坡因沒有中國靠山,所以產業發展就平衡得多,而且很重視工業發展,工業就佔了 GDP 近三成。加上對工業提供降稅或免稅等優惠政策,促使很多企業在新加坡落地。

香港和新加坡對創業政策的進取亦大不同,就以Uber為例,新加坡去年已修改法例容許Uber合法營運,只要司機自己註冊成立公司,再購買保險和向政府繳付路稅。反而香港至今仍是不讓Uber合法營運,仍有Uber司機正被當局控告「非法載客取酬」。

從生活角度看,世界各大城市的宜居排名,新加坡在亞洲城市中佔據榜首,而香港僅排第七。簡單從人均居住面積便高下立見,新加坡達到270呎,而香港僅有170呎,少接近六成。但若單看經濟、生活,就是否可判香港翻身無望?香港人自強不息,努力主動,拚搏有頭腦,在經濟蓬勃時不會好逸惡勞,在如SARS困難時,亦不會坐以待斃,這是多年來根深蒂固的香港靈魂。我們習慣了,東西是要靠自己雙手爭取的,反觀新加坡人民態度卻不同。

在新加坡旅遊熱點,經常看見印有”Singapore:A fine city”的標語。fine語帶雙關,既有美好的意思,也有罰款的意思。新加坡以罰治國,世界聞名。更有說法指「新加坡不是一座乾淨的城市,而是一座被打掃乾淨的城市。」現在新加坡之所以這麼乾淨不是大家怕罰款,而是因為有一大羣工人在打掃。新加坡國家環境局登記在冊的環衞工有5.6萬,他們才是維持新加坡乾淨的關鍵所在。 遇到環保等議題,更是偏向依賴政府政策和執行,並非自願,很多時候是被迫改變。新加坡人的生活過得太安逸,因為很多事情都是由政府制定,與香港相比,新加坡的創造力較低。

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港人有份打回來的江山,即使七十年代的獅子山精神在年輕一輩上已有了新的詮釋,香港獨一無二和引以為傲的地位,仍會歷久常存。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