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不罷學

「為什麼要為快消失的未來讀書?」被一名十六歲的女生一問,各國家總統、官員政客、家長成人為之語塞。

上月15日,全球有超過一百個國家、上百萬名學生「集體罷課」,他們高舉各式標語,聚集在各個地方政府外,響應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由去年開始的靜坐行動,發起了#climatestrike「為未來星期五(Fridays For Future)」,為氣候變化而戰。

2018年,年紀輕輕的Greta在新學年決定曠課,跑到斯德哥爾摩的國會大樓外靜坐,身旁紙牌寫着:「為氣候而罷課」,抗議瑞典政府在氣候變化議題上裹足不前。從去年8月20日到9月9日瑞典大選結束,她每天到國會外靜坐,之後改成每周五罷課,希望瑞典每年碳排量降到15%以下。

她認為,學生長大的速度趕不上氣候變遷,與其在教室內坐以待斃,不如實際行動。她一個人的小小堅持,迎來了去年12月在聯合國氣候大會上代表青少年發聲的機會,她用嚴厲有力的言辭向成年人「問責」,指責他們幾十年來毫無作為,把暖化的負擔丟給他們,奪去了孩子的未來。

根據2018年聯合國政府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一份名為《全球暖化攝氏1.5度特別報告》,全球暖化將在十一年後面臨失控,如果在2030年全球升溫1.5℃,人類面對的便是極端天氣。在2030年,好像Greta般的女孩將會是大約三十歲的盛年時光,地球卻已經病入膏肓。

今年1月,Greta參加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在媒體曝光率增加,愈來愈多國家的學生透過網絡串連、號召大家上街響應「為氣候變化罷課」。澳洲去年就有1.5萬名學生響應,今1月比利時也召集了3.5萬人,瑞士到2月已有6.5萬人響應。

據運動網站”FridaysForFuture”顯示,全球「315氣候行動」累積超過一百萬的學生罷課,並且在世界一百二十五個國家有超過二千個城市的學生響應,當中包括香港。各地學生湧上街頭,舉着「沒有B行星(Planet B)」、「氣候變遷比佛地魔更可怕」,甚至「如果你們不能像成人一樣行動,讓我們來吧」的各種標語。

香港罷課由兩名國際學校學生在Facebook發起,約一千人參加,大部分為國際學校學生,並已於事前通知校方,現場也有一些父母帶同年幼子女出席,由遮打花園遊行到政府總部,提交應對氣候變化的建議書。各國政府對罷課反應不一,香港教育局指罷課會影響學校的規律和秩序,妨礙學生正常學習。

微薇不禁在想,什麼是正常學習?上街表達訴求為何不可以是課堂的一部分?課本早已擬訂好課程,但這些課程卻不能預測社會的突發事情。地球暖化此等大事,正好讓老師及家長跟孩子去行動、去感受、去探討、去表達!即使老師不能一同上街抗爭,起碼也不應反對學生上街為自己的未來去爭取。香港教育制度只要求學生聽話,一說到罷課就是挑戰教育制度,上街抗爭就是沒紀律。

難怪有關環保的課程即使已納入中小學課本多時,卻從來只是紙上談兵。氣候危機現在已到了威脅人類存亡的關鍵時刻,香港連續五年的3月份,一年比一年熱,但大部分人還未醒覺,覺得與我無關,在溫水煮蛙的世界中只懂批評年輕一輩「反叛」,卻沒有與他們同行,以行動要求當權者、大企業、生產商去迅速應變。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