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煲邊緣

地鐵居然撞車,打破四十年以來的紀錄。雖然只是測試新系統而沒有乘客傷亡,但是對港人可說是又一大衝擊。港鐵各種醜聞沒完沒了,政府口說高度關注,廢了武功的立法會卻永遠否決以特權法調查,於是一宗新聞蓋過一宗,管理層一次又一次輕鬆過關,我話OK就OK。

曾幾何時,香港的交通系統是數一數二的優秀,以高效率聞名,令世界不少城市稱羡。但現在每個香港人,上班族與否,都深深感受塞車之苦。想要避開塞車,大抵就是避開上下班的時間,或是選擇躲進地底乘坐地鐵,可惜現在連地鐵也不可靠。躲躲避避,為的是不用每名市民也有權利使用的馬路,明明大家有份交稅(每年有至少數億元公帑撥去維修公路)。

已經想不起香港人何時開始習慣這種塞車的局面。翻查數字,原來過往五年,香港車輛的數量不斷上升,增幅達17%,現時累積已有近八十萬架登記車輛數字,近乎全港十人一車。但同一時間,路面的增長(新建道路)卻只有僅僅1%。不平衡的需求與供應,造成今天塞車困局。

塞車問題困擾世界大大小小城市,不少地方為了改善空氣與環境、減低未來醫療負擔,早已制定時間表推行綠色交通政策:西班牙計劃立例於2025年禁止所有「非零排放」的車類駛入人口稠密的市中心;盧森堡於今年夏天起豁免所有公共交通的費用,以減低市民駕車的意欲;倫敦訂下目標要於2035年前做到「路上零排放」,逐步淘汰所有排放廢氣的車;深圳於上年已將市內所有巴士電動化,下一個目標是的士全面電動化。

但要說到其中最大刀闊斧改革交通的地方,不得不提經常拿來比較的新加坡。獅城於上年已透過配額制度凍結私家車數量增長。強硬的政策促使市民多用公共交通工具,減少污染以應對氣候變化,長遠保持競爭力。

反觀香港,相關的綠色政策嚴重滯後。政府所提出的新措施往往是蜻蜓點水,既不治標也不治本。例如:想要鼓勵市民多用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竟是每人每月最多$300元的交通補貼;想要減低長期超標的路邊空氣污染──三個迷你低排放區的排放要求僅適用於公共巴士;想要鼓勵市民安步當車──不是去改善空氣質素或擴闊行人路,而是主力加建行人天橋及所謂美化步行環境(極有可能是加種幾棵樹)。

至於說了近十年的電動化交通,到目前還是「十劃都未有一撇」。全港近六千輛公共巴士當中只有三十餘輛屬於全電動化型號;政府資助的最後一輛電動的士,亦於上年因充電配套不足等問題被送去劏車場。另一邊廂,政府最近高調以「保護環境」為由增加資助電動車,不但聲稱會加建公共充電設施,更放寬了對舊私家車換電動車的「一換一」申請資格。

然而這些零零碎碎的措施,連小修小補也談不上。更關鍵的問題,是本港的交通負荷。再有效率的系統,面對源源不絕的需求,也必有崩潰的一天,更別奢談可持續性。大型基建帶來更多人流車流,而香港一個彈丸之地,根本不能承受。無奈這個超出交通範疇的根源,特區政府裝作看不見。唔見棺材唔流眼淚,難道港人真要等到爆煲的一天才有改變?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