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潮

隨着近年吹起環保風氣,不論是羣眾壓力或真心意識到改變刻不容緩,曾幾何時,手執一杯S記咖啡,穿梭於擁擠的人潮中,是「型人」的象徵,漸漸被從袋中拿出自己的咖啡杯或保溫水壺取代。

環保署資料顯示,2017年堆填區PET膠樽數目平均為每天五百八十萬個!有環團曾在東龍島拾獲一個產於1988年的韓國可樂樽,樽身還清楚看到招紙上印有當年舉辦漢城奧運的標誌,整整三十年完好無缺。

而在颱風「山竹」過後,環團在東平洲撿到一個1.25公升的膠樽,樽身印上”No Deposit No Return”,該標語反映當年飲品上拒絕回收膠樽的做法,推斷該膠樽來自1978年,在海上漂泊了超過四十年,屬於香港最早期的膠樽。年代久遠足證塑膠難以分解,污染地球。

除了膠樽飲品,咖啡杯同樣數目驚人,早兩年有調查估算,港人每日消耗約二百萬隻紙杯。紙杯因添加防水塗層,不能歸類為「紙」,本港過去一直沒有回收技術處理紙杯,令大批紙杯每日從咖啡店及快餐店送往堆填區。一棵8米高、樹徑16厘米的大樹,大約可以製造五千個紙杯,以此推算,二百萬個紙杯便需砍伐四百棵樹。香港人漸漸意識到問題嚴重,部分人開始從生活開始走塑。

多了人自攜水樽最是明顯,特別是在千禧世代之間,顏色奪目、印有五花八門圖案、各式大小、形狀的水樽變成了新的潮物。在運動、行街時襯上不同款式。他們甚至願意花上數百元去購買一些季節限量版或名牌聯乘版。姑勿論環保先行還是潮物先行,膠杯或紙杯確實是少用了。

讀大學的時候,同學間最受歡迎的只有一個美國品牌的水壺,它的特點是顏色多、容量大,微薇的那個是螢光黃的,一用便整個大學生涯。當年沒有太多選擇,到今天,則可以有不同的水樽,配合季節或不同場合使用。

外國大小國家及城市紛紛推行走塑政策,香港雖起步較遲,但遲做好過不做,例如政府數十間食堂已先行停用發泡膠餐盒及膠飲管。在政府飯堂中,新海報口號為「飯堂走塑,餐具先行」,利用人氣大嘥鬼化身慳神。而今年開始,政府各部門與其場所內食肆營辦商簽訂新合約或續約時,亦將訂明在可行情況下避免使用即棄塑膠餐具,如堂食時不派。這些食店、小食店及餐廳設於公園、公眾運動場地、博物館等,希望與普羅大眾一起「走塑」。

當然,社會總會有些反對聲音。近日看過最摸不着頭腦的,是一則韓國新聞。首爾環境部門考慮限制膠杯和紙杯,認為可有效減少廢棄數量。S記咖啡連鎖店開始規定「堂食」使用瓷杯,而紙杯和膠杯只作外賣。不過,居然有網民質疑轉用瓷杯後會有衞生風險,真是匪夷所思,難道平日在餐廳飯堂用的不是瓷杯瓷碟,喝茶用的不是瓷杯?所以若要反對,再荒謬的理由都可以想得出來。與其說這些人是為反對而反對,倒不如說他們是故步自封。

環保為前提的概念不應是口號,世界各地全力推動與環保有關的投資及融資創新,為碳排放定價,發行綠色債券(Green Bond),支持能源再生、無污染能源開發等。大企業在環保上投放更多資源去研發及拓展相關業務,環保產業正正是世界的大趨勢。平庸的人只看眼前方便,大膽的人卻可以看到環保中的商機。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