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山徑自己修

香港行山徑全長超過500公里,每年行山人次高達一千三百萬,但負責管理的前線漁護署職員只有數百人,加上近年極受歡迎、大大小小的跑山競賽及毅行比賽,已經超過一百二十個,是世界第二多。最多的國家是比香港大八千七百二十七倍的中國,每年約有一百四十個,香港行山徑的消耗難免比維修快。

1月中旬,微薇參加了由環保團體及漁護署協辦,名為「自己山徑自己修」的郊野山徑復修工作坊。是次活動招募了六十名義工,分別在兩個周末舉行,並邀請到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教授作導師。

當日有份參與的,是麥理浩徑的其中一段,近雞公山頂往嶂上方向的一段路,該段路水土流失嚴重,初段的石砌樓梯損毀,有些梯級的石頭已被沖走,留下沙泥;當沖蝕加劇,梯級凹陷並變得愈來愈高,舉步維艱,行山人士就會在兩邊開闢新路,導致山路愈開愈闊,沖蝕再一步惡化,沙泥鬆開,對於行山或跑山者都會構成危險。

修築山路的最高境界,是「造了好像沒造」!導師教導的是手作步道,即是就地取材,利用天然物料如木頭及石頭修築行山徑。麥徑旁的山坡上有不少大石,義工在老師及漁護署一班資深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學習如何揀選、搬運石頭。一塊幾十公斤的石頭,即使四位義工一起搬運,都相當吃力。另外也有用木頭造樓梯,義工要親自背起約1米長的實木上山,未正式開始修路已汗流浹背。

忙了兩整天,最終完成了十三級石樓梯、十六級木樓梯,還有排水坑。在梯級下放置大石,可以緩慢水流,之後再用碎石固定及鋪平沙泥,還原山路本來面貌,看起來真的好像什麼也沒做過。來來回回驗測了自己的成果,樓梯之間距離平均了,走起來的確舒服得多。

不要小看這些石級及木級,所選的材料大小要配合地形,擺放的角度要順應地勢,挖掘的坑洞要面積剛好放得下石頭或木條,當中的學問是何等高深。是次活動找來了幾位已退休的老師傅作義工導師,高人出手,每下落工具的位置、力度都恰到好處。這才發現,大家習以為常,覺得理所當然、甚至不以為然的美麗山徑背後,正是他們汗水、智慧與幾十年工藝的傑作。

喜歡行山,當然希望保護大自然及其原貌,近年郊野公園愈來愈多石屎路,官方說法是因應老幼皆宜而改變,但石屎路是不是就比較安全?資深跑山運動員就指石屎路硬,會把腳踩地的壓力傳回膝蓋及臀部,反而天然泥路吸震。「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發起人曾小強亦稱,「石屎路不會令山路更安全,前年大年初一大帽山的石屎路結冰時,連車都上不去。」

經過了兩個周末,義工都發現級級皆辛苦,對大自然又多了一份尊敬。合力修建的一小段,比起整長500公里的郊野公園路徑,只是小巫見大巫。義工都是業餘,不少人更是第一次拿起鋤頭,但微薇覺得這個計劃很有意義,除了可以與大自然親密接觸,落手落腳回饋自然,還有在修建時得到行山人士連聲的「多謝、加油」,義工除了實在的修路,更擔起了大使的角色告訴遊人,郊野及山徑,人人有份,有份享用,同時有份保護。

自己山徑自己修,自己香港自己救!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