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是醫生

朋友Annie有女初長成,做母親又面臨一次抉擇:應否為女兒接種子宮頸癌疫苗?醫生多番催促,但她看見日本、愛爾蘭等地都有控訴疫苗事件,心裏不知如何決定。近年不少家長對疫苗和西方醫學的信心愈見動搖。除了子宮頸疫苗,世界各地爆出麻疹疫潮,亦揭示原來不認同西方醫學的人不少。家長對疫苗懷疑而選擇不接種,十數年後,竟然令疫症重燃。

疫苗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西藥對身體唔好」、「西醫治標不治本」等等,這些觀念十分普遍。微薇不時聽到朋友有病去找偏方或另類醫療而不去看醫生。究竟他們的信心從何而來?為何會信某些療法、健康食品,卻不去看醫生?

上月,世界衛生組織公告中非國家剛果爆發新一輪伊波拉感染,自8月感染爆發以來已經有二百多人死亡。哈佛醫學院Abraar Karan醫生指出,要對抗伊波拉感染爆發,不是醫療技術問題,而是要建立信任。 2014年在西非爆發的伊波拉疫情,由於當地社羣懷疑和懼怕醫療人員,因此葬禮不依從醫護指示,而這正是病毒傳播的重要途徑,他們也寧願向傳統祭師求醫。當地亦有傳言,指病毒是反對黨的政治工具,用來影響選舉。缺乏信任、恐懼和傳言,令當地人不止不接種疫苗,當有病徵時亦不去檢查和治療,令疫情難以控制。

Karan認為,醫生不止醫病,了解當地的文化習俗和居民的疑慮亦很重要。世衛亦派了一班社會人類學家走到當地,研究病者和其家屬如何受負面標籤影響,再找方法協助他們重新投入社羣。在美國,他每天也面對拒絕接種流感疫苗的人。醫護與巿民的互信危機,十分相似。有人試過接種疫苗仍感染流感,故此不信疫苗。他會解釋,不是每次上呼吸道感染都是流感,兩者未必有關係。就算病人最後都選擇不接種疫苗,他也樂意與病人建立關係。他的領悟是,將病人視為一個人,比醫病更重要。

過去二十年,因為網絡和社交媒體的出現,讓似是而非的健康和醫療信息快速傳播。父母愛護子女深切,見到負面信息分外關注,更在家長羣組瘋傳。但網絡媒體已是大勢所趨,新的時代,就要有新的方法去傳播醫療信息。微薇反對以陰謀論去判別是非,如果醫生處方只是唯利是圖,為何另類醫療就不是求利?有疑問的地方更應調查,以公開透明的方法研究。

微薇特別欣賞英國一批醫生創新大膽地去迎接挑戰。長期疲倦、痛症、高血壓、糖尿……醫來醫去醫不好,又找不到病因,但生活質素大受影響。病者已無計可施,對醫生也沒多大信心。 BBC的紀錄片《寄宿醫生》(Doctor in the House)裏的朗勤醫生,不止住進病人家,觀察病者生活以了解病因,更結合瑜伽、靜觀、針灸、按摩等另類療法改善病情。朗勤醫生是公立醫療的醫生,他破格的醫療方法讓人感到醫生真的在醫人。另一套片《醫生話你知》(Trust Me, I’m a Doctor)更是單刀直入,測試坊間傳言。例如近年大熱、標榜健康的椰子油,節目便找來一班人做測試,與橄欖油、牛油等比較,哪種油最能減少壞膽固醇。

進入人人是專家的年代,期望香港醫療界也跳出框框,讓巿民在資訊海洋中找到健康之道。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