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海難填

兩周前的遊行,久違的人潮再次出現。大家紛紛走出來,向「明日大愚」說不。林鄭出賣港人利益,慷納稅人的人工去建人工島,還砌詞此舉是「關顧下一代」,厚顏若此,難怪激得全城鬧爆。可憐那邊廂土地供應小組報告還未出,林鄭已經「一錘定音」。微薇在土地大辯論前已指出這是走過場的「土改大龍鳳」,想不到硬上弓的霸王還是猴急得等不及了!

無他,政府在輿論戰上節節敗退,各個民調皆顯示民意要求棕地、高球場地優先,因而老羞成怒,和掛智庫頭賣地產肉的「團劫香港基金」打籠通,得出早已決定的填海結論。填海範圍更將近1700公頃,亂估開支1500億元。這筆巨款尚未包括相關基建的興建開支,例如連接屯門、大嶼山、港島北和人工島的海上交通設施,政府這刻表示總開支4000至5000億港元走唔甩,但經過「膠鐵」、港珠澳及沙中線「有目共睹」的成績,超支至萬億、掏空庫房幾近必然。

口口聲聲覓地起屋,其實現時房屋短缺,市民活在交不起租、買不起樓的水深火熱之中,是因為土地供應不患寡而患不均。香港的房地產市場熾熱,外人、甚至本地人均認為居住人口密度高,但現實卻不缺熟地可用。歸根究柢,政府以置業主導的房屋政策方針、日漸鬆綁的金融規管手段,令房屋偏離了真實的居住需求,淪為投資者的生財工具。

而且魔鬼還在細節中,仔細看看人工島未來七成的「公營用途」房屋供應,其實大都是「補貼置業計劃」房屋,觀乎過去同類資助房屋例子,也只是將市價打個折扣,推市民去買樓,令其跌入由房地產牽動的經濟大熔爐中。

城市建設的艱難之處,在於其不可逆轉的本質。移山填海、發展郊野公園等無止盡破壞天然資源來獲取市區土地的做法,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價?真正可持續的核心意念,是以不犧牲下一代享用地球資源的權利為發展前提。

把如此偌大的香港海域填上泥土,沙從何來?在氣候暖化愈趨嚴重的環境下,水位上升,日漸頻仍的暴風,將帶來不可小覷的風險。還看9月山竹來襲,南面市區成為澤國,幸好當時無人傷亡,但已造成滿目瘡痍之境。食老本的香港,難道以為可以永遠行運?人家的島國如荷蘭、意大利威尼斯、馬爾代夫等正想方設法地防止水淹或陸沉,香港卻「膽自大」地興建人工島,如何防禦大自然反撲的龐大力量?

而所謂的公營房屋供應,無非繼續推進現時以房地產為推動力量的經濟邏輯,並沒有解決住屋不公義的問題;無止盡的侵蝕大自然資源,沒有將城市發展放在環境健康與氣候變化的框架中計劃,最後是誰人埋單?是擁有外國護照、數十年後走進棺材的當權者嗎?

除了這些主謀,還有幫兇。打着愛好環境旗號、茹素愛生命、掛着保育大使名銜的探險家、藝人和學者,都在施政報告推出前紛紛站台,為東大嶼填海計劃鋪上一層又一層的光環和糖衣。市民對生態的破壞、庫房的虛耗恨海難填,這幫人卻是恨‧海難填,巴不得連維港也填平。為了下一代,香港人要繼續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全力負隅頑抗!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