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水與回水

香港今年夏天暴雨連連,不單市區多處雨水氾濫,行人鞋履褲管濕漉漉;郊區農村情況更加慘淡,多塊農田變成澤國,不少人的家園和農田被洪水淹沒。雨水成災的現象,多少與粗暴的都市發展方向有關。氣候變化下,雨季變得反覆無常,一時極其乾旱,一時又連場暴雨;與此同時,郊區多處出現由農地改作非法用途的棕土,原來可以吸收水分的泥土大幅蓋上石屎,因而水浸處處。

還記得土地大辯論之前,竟有教授提倡將儲蓄食水的船灣淡水湖填平作房屋發展;同一時間,香港大量買入東江水,2017年水價更接近48億港元!吊詭在於,這個城市常視從天掉下的雨水為威脅,不過其實非常缺水──要解決匱乏,卻不在惜水,而是用天價買水,自身的自然資源則毫無顧忌地破壞。同香港人講水資源管理及水危機,恐怕大眾以為閣下是「吹水」!

香港自英殖時期已開始興建水塘,收集雨水和河水用作食水供應,直至六十年代經歷過旱災,港英政府更開始向中國購入東江水,靠外援和蓄水,解決喝水的急務。牽涉水資源的政府部門,分別有管理水塘設施及供水系統的水務署、管理排水系統和排洪渠道的渠務署,還有關注水質和河流生態的環保署和漁農自然護理署等。

這些部門份屬不同政策局,各自管好自己的份內事,清晰分開以供水、排污等不同工程和工作,在二十世紀的香港還算運作順暢,可是,在日益城市化、人口急增的形勢下,廿一世紀的香港已不能再沿用上世紀的城市管理思維,新挑戰接踵而來:氣候暖化加劇極端天氣,大大降低城市的禦洪能力;石屎密佈的城市地面,將雨水與污水混為一團,這些溢水往往對海洋及河流生態環境造成破壞,而由不同政府部門分割管理的河道更出現斷截禾蟲的狀態,嚴重危及水中生物。

這些挑戰以及水資源愈來愈短缺的事實,均反映採水與排水不能切割,而是需要從整個水文生態的視角看待。這個治水遠景,已不是一兩個政府部門可以單獨憑自己的職權和工程知識解決了。

國際間不少城市早已認真看待整全的水資源管理方針,擺脫興建排洪水渠等被動的治標工程,將水資源循環的大自然原理納入管理城市的視角,讓城市能像海綿一樣,透過植化市區地面及建築上蓋,增加市區吸納及淨化雨水的時間和能力,確保這些天降水源能在潔淨的狀態下從地底回歸河流;而建築物透過設計所收集的雨水,亦可以循環使用,從源頭減少供水壓力。

香港渠務署近年亦開始提倡以海綿為原理基礎的雨水管理模式,包括興建蓄洪湖、鼓勵綠化天台和展開地下蓄洪計劃等,除了被動的排洪工程措施,也有一些較創新的活化河道生態項目,不失為進步的嘗試。

不過,吸納到的雨水可以怎樣物盡其用呢?如果雨水最後還是流向大海的話,那代表蓄洪是唯一目標,仍然與理想的統合治理水資源相距甚遠。單憑渠務署獨力推動和執行「海綿模式」,其他相關政府部門繼續只掃門前雪的話,沒有將水源供應、保育水文生態等目標一併考慮,吸了的水也不能變成「回水」-回收再用的水資源。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