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餘?

外地朋友問,中國人過新年的傳統是甚麼?微薇答曰:「精髓在一個字:吃!」不是嗎?由油角、蛋散、瓜子、糖菓、年糕、蘿蔔糕、湯圓,到團年飯、開年飯、春茗,我們都吃過不亦樂乎。微薇嗜吃,但郤極之討厭浪費。小時候母親教落「Waste not, Want not」,和親友出外飲宴只點足夠份量,若真的吃不下,會以自攜餐盒將剩餸帶回家。

其實不少香港人平時外出吃飯也還算「點到即止」,但是大時大節郤好像免疫,微薇稱之為bystander effect:人人都對浪費不聞不問,出聲好像是破壞節日氣氛,而且浪費責任不在一人身上,尤其參加飲宴更覺被動。殊不知剩菜殘羹是香港主要垃圾,佔固體廢物超過三成半。而香港每年平均有大約200萬至250萬圍酒席,45%至50%的工商業廚餘便來自婚宴、春茗、團年飯等。香港人全年浪費的食物約118萬噸,足夠千七萬人吃足一年!

香港人飲宴菜式永遠例行公事地乳豬拼盤、上湯翅、炸子雞到炒飯伊麵和美點雙輝,然後循例雞件只夾了數件、飯麵剩下一大半甚至原封不動!平時眉精眼企的香港人對酒席的選擇郤自動棄權,有人說因為飲宴講排場,浪費少不免。這只是自欺欺人,如果真要講面子,菜式貴精不貴多,嘴刁的香港人又怎會吃不出貴價菜和一般行貨的分別?若減少數道主菜而換上精緻菜式,既不浪費又有驚喜,不是更體面嗎?

跟其他都市廢物一樣,源頭減廢才是關鍵,沒有浪費的食物也就沒甚麼廚餘,但是剩下來的骨頭、果皮或餸頭餸尾也不宜直送堆填區或焚化。雖然廚餘可以降解,但因為含水份高,若拿去堆填,是惡臭的主要來源,而且可導至堆填地面下陷。而如果以焚化處理,熟廚餘含有鹽分,會降低燃燒溫度,加上水份高可引致不充分燃燒,產生二噁英。

不過,正如微薇常說,新技術加上創意可以解答疑難。外國一早已有相關技術,一是以高溫蒸煮、烘乾及消毒製成「乾飼料」;二是堆肥「濕飼料」,把廚餘和食物、樹葉、木槺等混合,於廚餘中心處理。香港民間已經有一些回收公司,將廚餘攪碎後烘焙,再混入豆腐渣等增加蛋白質,最後壓成一粒粒的魚糧;蔬菜統營處利用廚餘機將變壞的蔬菜放進廚餘機化成營養液,免費送給新界菜農作有機肥料,營養液經專家改良又可以成為除蟲藥。

至於家居的廚餘,有屋苑租用廚餘機將食物渣滓轉化為肥料,但由於容量有限,而且租金高昂又耗電,環保效益不高;坊間也有其他DIY方法自製堆肥,不過工序繁複,一般都市人未必響應。微薇因此推介綠領行動引入的Bokashi廚餘回收系統,Bokashi是日本發明的細菌,只須將生熟廚餘剪碎倒在特製回收桶內,放入Bokashi後緊蓋上桶蓋便成,約兩星期再將已發酵的廚餘放進泥土,數星期後便分解成為營養土壤可以種植。

年年有餘原意是恭祝對方生活豐裕有盈餘,從前社會物質匱乏,因而有此一語。諷刺的是,現代生活真的年年「有餘」──垃圾堆積如山,浪費已經是生活形態。與其「年年有餘」,微薇祝大家「綠綠無窮」:新一年奉行環保原則,令我們居住的環境可以持續,生活自然更健康!

刊於明報周刊MPW2203期 29.01.11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