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善」因得惡果

上月看新聞,大埔船灣淡水湖集水區出現「蝗禍」,近千蝗蟲出現於草叢及石壆集體曬太陽,更有些在產卵。專家指香港一般沒有蝗蟲,認為涉及宗教放生。而放生昆蟲較少有,估計是貪平可大量買。漁護署和動保組織再三呼籲,放生動物對生態有害無益,既威脅本地野生動物及傳播疾病,也有可能污染水源。最重要的是,放生對象大多時候不能適應新環境,放生也只死路一條。

現代「放生」可說是最自私和偽善的活動,放生的傳統本是因一時惻隱之心而起,有僧侶見到待宰動物,因不忍見其死而買下贖命,帶回深山或池塘釋放。所存的是一片善念,動機純粹。可是發展到今時今日,放生變成祈福、改運的工具,甚至是「贖罪劵」,這種有組織活動,事前還要採購大批動物,卻裝聾作啞不問這些動物的來歷,也不管放生是否放死,只知道我放生了,「功得圓滿」,若在放的途中動物死掉,那些「大師」還辯稱動物得以早日投胎,以似是而非的佛偈自圓其說。

 

放生帶來環境災難的新聞沒完沒了,如把淡水龜放海、毒蛇放到民居附近、狐狸放在農場旁等,要說現在資訊發達,這些反智行為不是可以杜絶嗎? 無奈世上冥頑不靈的蠢人何其多,要不然性交轉運不會到今天2018年還有人相信。更重要的是,放生已發展成完整「產業鏈」,提供「無限輪迴」的放生服務。英國《經濟學人》曾於2015年報道,在中國,每年有近兩億動物被捕捉,以作放生之用。一些放生機構每年從放生活動賺得逾百萬元人民幣捐款。更無良的還和抓捕商人合作,這邊放生,那邊已把動物捉回,然後又可以轉賣其他「善信」。

眼前放生的動物生死未卜,但國際人道組織表示,早在捕捉和運送過程中,大量動物已因困在緊包的袋中窒息死、餓死,那些勉強可以存活的動物,放出來後也因受傷、生病、疲累和驚恐,輕易成為天敵的點心;另一種情況,則是放生的品種攻擊性強,鵲巢鳩佔,把原生物種趕走甚至滅絶。在台灣,該組織指有研究發現,當地五十一條主要河道,有四十九條已繁殖了大量外來生物,嚴重影響當地生態。若想到如此龐大的殺業,怎可能還可得到神仙保佑?

可惜隨著亞洲人移民各地,放生已全球化。去年九月,英國兩名華人因年前於Brighton放生約七百隻龍蝦和珍寶蟹,被控將非本土物種放歸野外,要賠償1.5萬英鎊。英國海洋管理組織當時還要花錢去抓回,但只能找到一半,生態已遭破壞。教育宣傳做了不少,成效依然不彰,重罰或可收阻嚇作用。台灣、澳門、新加坡皆有立法規管,前兩者要求放生活動要先得主管機關同意,以確認不會破壞生態,否則罰款最高六十多萬港元; 新加坡則明文規定不可在公園、自然保護區和蓄水池放生,違者可罰五萬坡紙和判監六個月。

在香港,放生也是不分男女老少,愛護動物協會曾有調查指香港一年賣出逾63萬隻雀鳥作放生之用,但是本地卻遲遲無立法,令到這些讓動物和環境兩敗俱傷的活動無休無止。積福不成反造孽,不少宗教人士已勸喻不要再作放生,若真有心行善,可以茹素、種樹或做義工,所謂放生的「善行」只會種下惡果!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67期 20.1.18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