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甜Dolce Vita


同事Erica看著手機慘叫一聲:「不要剝奪我的人生樂趣好嗎?」原來她剛看到上月一個關於糖和癌症的最新研究,比利時的分子生物學家Johan Thevelein用了九年時間,終於發現糖刺激癌細胞生長。他指癌細胞可從糖酵解作用中獲得能量,這種現象稱為Warburg effect。簡而言之,攝取越多糖,癌細胞擴張則越迅速。

現代人分分鐘「食糖多過食米」,糖禍也導致癡肥和糖尿等「文明病」。上月世界衞生組織公佈,兒童癡肥在過去四十年增長了十倍。有見及此,各國紛紛向糖宣戰,主要針對含糖飲料的稅項應運而生,已採取的國家有芬蘭、匈牙利、法國、墨西哥、美國柏克萊、智利、泰國等,英國和愛爾蘭也趕上來,宣佈明年實施,前者預計可增加5.2億英鎊的稅收,並會全數撥給小學以推廣運動。

糖稅來勢洶洶,支持一派以墨西哥為例,指實施汽水稅後,低收入人士的汽水消費量一年內減少了17%。另外在匈牙利,稅收令當地飲品含糖量下跌40%。反對一派則以丹麥作例,指出當地民眾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索性走到隔離國家德國買糖,根本不能減糖,政府只能於一年多後取消糖稅。芝加哥在引入汽水稅兩個月後,最近也因各種爭議宣佈擱置。問題關鍵是很難將糖稅和肥胖增減掛勾,如英國財政研究所指,汽水稅或令消費者轉食其他高糖高脂食品,最後不能達成減胖效果。

徵稅效用見仁見智,但起碼外國政治人物為長遠國民利益,敢於推動不受歡迎的政策。反觀特區政府,從來不做不錯,更不敢向商界開刀。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民望低殘的政府毫無認受可言,而且稅收亦頑固地不能專項專用,收回的錢變成直入庫房,市民才不想補貼各種大白象工程呢!

然而不徵稅也不代表無所事事,降低食物中鹽和糖委員會(真是弱智的名字,將來要減油減味精是否要一直加下去?)最近推廣自願性質的預先包裝食品「鹽╱糖」標籤計劃,更自掀底牌說不打算立法,又會多做教育宣傳云云。一如各種委員會,一大棚委員總兼任十個八個會,感覺只是政治酬庸。連當中委員也坦承人數太多,也不怎麼開會。搞了兩年又是推出軟弱的約章指引。

有效的政策其實很多,良好習慣由小做起最有效。政府可先在學校禁售高糖飲食,但容許低糖健康的小吃。如此則有誘因讓業界研發新品,根據美國Hudson Institute的研究,飲食生產商近年真正增長的業務,正是各種低卡低糖貨品。若再在學校限制自動售賣機及提供飲水機,更可一石二鳥連帶打擊廢膠樽。另外,現行的食品標籤資訊不清或簡單複雜化,法國索性強制推行綜合營養分數,簡單以顏色分級,健康與否市民一眼可辨。

多倫多健康局更深入研究,發現在低收入社區,高脂高甜食品店的數量是其他社區的四倍,而這些家庭因價格貴而甚少購買新鮮食物,於是由2012年起,當局將輪椅巴士改裝成流動售貨車,全年到低收入社區銷售健康、價錢合理的農產品。

創新方法多的是,要教育宣傳,撥款予民間團體做更好。坦白說,誰耐煩聽一批面目模糊形象不佳的官員委員囉唆?至於個人層面,糖不是萬惡,也是身體需要的養份,關鍵是適可而止。現代都市的甜美生活(Dolce Vita),就由「少甜」開始?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58期 18.11.17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