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飄飄處處聞

上月旺角行人專用區有商戶難耐噪音轟炸,在店外自行安裝隔音屏障,無奈屋宇署指屏障不符安全,要求拆卸。商戶大吐苦水,指大量顧客投訴,而員工也要和外邊的大媽「鬥大聲」,引致聲帶及聽覺受損,承受巨大精神壓力。新聞一出,網民一面倒對商店大表同情,指政府不能解決問題,卻只會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有關街頭表演變噪音的新聞不斷,每次新聞下的留言,都是大批網民支持索性一刀切取消行人專區。幾年前經過該區,看到連業餘也談不上的所謂表演者扯開嗓門,自我感覺良好地發出聲音(不能以唱歌形容)。更可怕的是,如此水平的攤檔一家接著一家,而且都有大量音響器材,更把擴音器扭大。微薇當時只感到住在附近的旺角街坊真是「包容」,自此也只繞路走。

不能不承認,大量市民皆深惡痛絶穿著俗艷的大媽和圍觀大叔長期把大半條街也霸佔了,將公共空間當私家K房,帶來視覺及聽覺污染,但若因而完全放棄該區,則抹煞了在香港剛萌芽不久的街頭表演文化。其實旺角行人區的源起是該地人多車多,汽車造成噪音、廢氣及安全問題,開放空間本是還路於民,可惜十多年來,表演者不自律,政府也完全沒有好好管理,終令全天候開放的路段於2014年縮至周六日,如今完全取消的呼喊更高唱入雲。

要成為真正國際城市,總不能因噎廢食。其實街頭表演的噪音不是香港獨有問題,在英國、愛爾蘭,每逢夏季好天氣,各式音樂人便會於大街演奏,經過的遊人固然可欣賞免費娛樂,但當區的商戶和辦公室卻受不了一些重型樂器或過大聲浪,今年夏天愛爾蘭Cork市中心的商戶更聯合起來向市政府投訴,威脅要撤租;今年二月,芝加哥進一步限制市內最繁忙一條大街的表演,除非發出的樂聲在二十呎外聽不到,否則一概禁止。

歐美各國明白要平衡商戶、行人和表演者的權利,因此都有各種表演守則,比如同一地點只可演奏一小時、不能無限重覆同一首歌、音量限制等,而本地和外來賣藝人士也要向當局申請牌照。在澳洲,今年九月墨爾本市政廳重新審核現行街頭表演指南,在諮詢市民及訪客的意見後,決定市中心黃金地段篩走表演水平不高的表演者,但他們還是可以申請特殊牌照,在其他地方繼續表演。市長Robert Doyle說得好,「門檻不一定非常高,但確實必須有一個門檻。」

在香港,現行的法律可謂徘徊於無皇管和太多法例卻含糊不清之間。以噪音為例,原來《噪音管制法例》並無為公眾地方制定任何參考指標,靠的可能只是前線警員的決定,因而變得沒有標準。至於《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下的公眾地方妨擾,同樣出現一時口頭警告一時票控的情況,令表演者無所適從,想做「和事佬」的警員也可能成眾夭之的,徒添壓力,最後商戶啞忍、街坊抑鬱,旺角這條街便如計時炸彈一樣。

微薇希望當局不要再抱少做少錯的心態,正視旺角行人專區的民生問題。引入發牌制度,令表演多元化,不是獨沽一味的鬥大聲唱K,也更有效監控噪音,必要時如其他國家,謝絶擴音器等。究竟當局有否決心將該地變得仙樂飄飄,定或一如慣例,索性還原,任由人車爭路?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57期 11.11.17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