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塞之苦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換舊人。然而此「才」不同彼「才」,說的是庸官當道的香港,才送走一個唔得掂,馬上又來一個「誤入塵凡」的陳帆。短短數月,局長的「廢」腑之言,聽得小市民「熱血沸騰」。極富爭議的一地兩檢,諮詢工作是任何負責任的政府應有之義,局長卻詩意地說「相見不如不見」; 被問及香港交通擠塞有何應對,他卻來一個「讓個軀體同靈魂可以出去遊走一下」的玄妙答案。

既然局長不沾凡塵俗氣,簡稱「離地」,網民也贈言別管世事了,不如早日回歸天界!形而上的佛偈,微薇沒慧根參詳,只想返回地面,討論本地交通擠塞的情況。局長將問題歸咎於青年買車,卻沒有提出任何相關數據,所謂的施政新風,似乎繼續是吹水唔抹嘴。政府有否統計年青人買入私家車的比例若干?即使買車也不代表天天駕駛,這些車主當中又有多少是假日司機?還有路面上的中港車日漸增多,現在比例或少,但增長趨勢如何?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當局請先做好功課。

根據運房局的數字,本年七月已登記私家車有五十九萬,較十年前增加四成五。私家車數量膨脹,可以說是交通擠塞一大元兇。然而有傳媒竟反過來說,以道路增長追不上車輛增幅為因,視開新車路為解決塞車方法。可惜如此落後思維,在保守的香港仍然大有市場。2014年,多倫多大學的兩位經濟學家Gilles Duranton及Matthew Turner研究美國228個城市的交通,得出「交通擠塞的基礎定律」,即「誘導需求」。簡言之,駕駛越容易,越吸引人開車,多多的新路只會快快飽和,然後擠塞又返回原點甚至更差。

其中一個經典例子是侯斯頓,早於2004年,當地一條公路索性大手筆地增加到二十三條行車線。剛開始的幾年,行車時間果然縮短了,但由2011年起,擠塞回來了,而且逐年增加,更比原初更差。類似情況屢試不爽,最後歐美國家都明白,道路需求和人的貪念一樣,永無止境,真正對付市區交通擠塞,只有兩道板斧:收費或索性封路。

英國倫敦市區收取的塞車費一直是模範例子,頭三年有效減少16%車流及26%延誤,雖然近年車流量慢慢回升,但增幅絶對比沒有收費時低,市長Sadiq Khan最近更打算擴充收費區,其他成功地區還有米蘭、斯德哥爾摩、星加坡和首爾等。至於封路,除了微薇多次撰文提及的行人專用區,最近牛津便宣佈將要成立全球第一個零排放區。2020年,只有電動車能夠行走於市中心的六條主要街道,並會於2035年將計劃擴展至全市中心。

汽車廢氣是空氣污染主要來源,上月刊於知名醫學期刊《刺針》的研究指,各種污染每年殺死最少九百萬人,研究人員更表示這絶對只是低估,因為有更多疾病此刻未有實證和污染關聯。而在各種污染中,頭號殺手就是有毒空氣。解決塞車問題,除了節省時間,更能保障健康。

在香港,放在眼前明明有中區電子道路收費的方案,以及令香港可堪媲美先進國家的民間計劃「德輔道中電車行人專區」,但政府只管笑駡由人、不做不錯。上有一眾腦閉塞的官員,下有交通閉塞,香港人承受這雙重閉塞之苦,或者真的應了局長之言,需要靈魂出去遊走一下!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56期 4.11.17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