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加拿大的朋友Vicky傳來相片,只見她的可愛兒子坐在一個比他更大的南瓜旁,背景是一片南瓜田。微薇不禁想起花生漫畫的拉納斯和他的大南瓜,思憶一下子跳進在北美讀書的日子:十月中旬,一地枯黃落葉渲染了秋色,微温的太陽為樹林鍍上一層金光,遠處漫山卻是燒紅的楓葉,再下來就是南瓜做主角的萬聖節。

萬聖節源自二千多年前愛爾蘭蓋以特人的豐收祭典,當天又被視為靈異世界最接近人間的一日。想不到這個來自歐洲的節日,竟在北美落地生根,敬畏鬼神的意識漸趨淡薄,反而演化成今日盛行的鬼怪、嚇人夜。出口轉內銷,歐洲現在也普遍慶祝萬聖節。在香港,萬聖節令人想到蘭桂坊,還有海洋公園的鬼屋,「哈佬喂」成為年青人又驚又笑的節目。

既驚但又要看,為何人類有此逆反心理?Vanderbilt大學的心理學家David Zald指出這與大腦分泌有關,多巴胺能帶來成就感和獎勵感,他的研究發現享受恐懼的人,腦細胞往往不能如其他人般調節多巴胺釋放,為了得到更多多巴胺,他們因而更喜歡令自己身處驚嚇中。Chatham大學的社會學家Margee Kerr則指,當人類處於激動的狀態時,更易建立親密關係,而這種關係對作為社交動物的人類十分重要。

除了驚嚇以外,萬聖節也不能免俗,帶動消費主義。在美國,根據全國零售聯合會的估算,今年萬聖節將會帶來超過九十億美元的消費額,比去年增加8.3%,每人平均會花86美元。當中34億會花在道具服裝,其餘則會是糖果和裝飾均分。近一半的成人表示會於當天扮鬼扮馬,巫婆與蝙蝠俠是最受歡迎打扮。

節日除了帶來消費,也帶來浪費。在蘇格蘭,萬聖節成為除夕夜以外的最大派對夜。根據非牟利組織「蘇格蘭零廢物」的調查,每年萬聖節,當地人丢棄超過一百萬個南瓜,超過六成人表示從無想過將節慶南瓜當食品。在日本,東京政府要於節日當天發出三十萬個垃圾袋,於澀谷、六本木、新宿與秋葉原等熱門地帶收集額外的垃圾。

節日慶祝是人類千百年來習俗,禁絶既不可能亦不近人情。但正如其化節日一樣,社會開始意識到環保和慶祝不必互相排斥。與其令萬聖節變成另一個買買買的日子,我們可以為它注入環保元素。香港不少幼稚園、小學興起哈佬喂派對,與其鬥買最新最流行的服裝道具,何不和孩子DIY,自己設計最獨特的裝扮,更可藉此教育upcycle的概念。台灣有學校則在派對後鼓勵交換服裝,下一年大家也有「新衣」穿,同時減少浪費。

至於節日糖果,家長也可有意識地和小朋友選購公平貿易的牌子,又或自製朱古力和萬聖節主題的曲奇,令糖果稍微「健康」一點。在美國,有關注小孩蛀牙問題的牙醫更推出收買糖果計劃,以禮品或禮劵收買小朋友收集的糖,再捐予慈善團體。香港的家長不妨效法,既可以教導分享的觀念,又可以解決糖果太多的健康問題。

萬聖節的各種裝飾,能夠循環再用(Recycle)、重用(Reuse)固然是好,但更重要的一個R,則是從根本上減少購買(Reduce)。哈佬喂除了黑與橙兩個主題,也是時候加上綠了!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55期 28.10.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