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Amy上月底去了綠色和平舉辦的好生活實驗市集,現場首設太陽能發電、由卡板搭成的小木屋咖啡店,以十六塊太陽能板,供電製作咖啡、雪糕、果汁等。她告訴我工作人員說系統發電量只跟座枱式焗爐差不多,想不到足夠撐起小cafe,更希望可以在香港見到更多應用太陽能的例子。

前不久九巴也研發了首架有太陽能裝置的雙層巴士,在車頂裝上電池板,於停車熄匙時可抽出熱空氣,令車廂温度減低五至十度;又能供電予USB插座。引入可再生能源固然值得鼓勵,但說句老實話,香港的太陽能發展感覺上仍停留在「綽頭」階段,在其他先進國家,太陽能卻早已是日常生活一部份了。

根據歐洲業界組織「太陽能歐洲」的報告,2016年新增太陽能光伏發電量達到76京瓦,全球太陽能的生產錄得五成增長,當中以中美兩國為火車頭,各自增長了近一倍。在歐洲,天台安裝太陽能板不再新鮮,而在荷蘭,2014年興建了世界第一條太陽能單車道SolaRoad,想不到一年後發現發電量比預期高,去年更增長廿米作新建材實驗。今年四月,計劃更擴展到北部的Groningen。

不過,太陽能路還在實驗階段,開發成本仍然高昂,以SolaRoad為例,回報時間便需要十五年。但若果因此以為所有太陽能必定昂貴的話,那便大錯特錯。根據今年六月彭博新能源金融的數字,現時太陽能成本只有2010年的三分之一,三年後價格會再跌66%。目前來說,美國、德國和澳洲的光伏發電即使沒有補貼,成本已經低於新燃煤電廠,預測到2021年,大部份國家太陽能發電成本都將低於燃煤發電。

事實上,香港絶對是發展太陽能的理想地段,位處亞熱帶地區,每年日照達二千小時,極之適合安裝大陽能光伏系統。今年二月開始,水務署在石壁水塘試行光伏發電,只用了千分之一水塘範圍,郊果已很理想,預計一年可以生產三十六戶家庭所需的電量。當局也承認潛力巨大,若各水塘鋪上一成面積的太陽能板,每年便足以生產2.5億度電,即全港0.5%供電。

0.5%看似不多,但香港現時七成多電力仍然要靠燃燒化石燃料,而可再生能源的佔比則只有可憐的0.1%!其實特區政府自己也做過研究,若全港超過廿三萬棟大廈天台安裝太陽能光伏系統,每年可生產超過四十億度電,足以供應全港超過一成的用電量。但為何香港太陽能發展如此落後?

歸根結底,還不是特區政府沒能企硬,一早跟兩電訂定回購政策。雖然光伏板價格下降,但前期建立系統成本始終要多年才能回本。為推動太陽能,各國政府會作補貼或要求電力公司以定價回購市民生產的電力,以鼓勵更多民間安裝,例如台灣的「陽光屋頂百萬座」計劃,當地政府以固定價格保證購電;日本、首爾、澳門亦訂立定額回購價;而新加坡雖然沒有補貼,但也容許市民賣電予電網。

今年初公佈的《香港氣候藍圖2030+》,政府表示正與電力公司研究引入上網電價制度,將民間生產的電力以高於一般電費的價格售予電力公司。微薇希望明年政府與兩電簽訂新的《利潤管制協議》時,可以講得出做得到,令本港的太陽能發展可以急起直追,讓收割到的陽光成為對環境無害的電能。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53期 14.10.17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