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這個月迎來一波又一波的衝擊,說的不是恐襲,而是沒完沒了的颶風。走筆之時,才剛送走「艾瑪」及此前的「哈維」,「荷西」卻有接踵而來,若未能減弱,或會直撲紐約。兩個颶風已為美國創造歷史: 前者造成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六百五十萬人撒離;後者則帶來美國最高的3.3兆雨量,並為局部地方帶來五十萬年一遇的水災。兩者相加則是美國有史以年首次同年出現兩個大西洋四級颶風。

面對前所未有的天災,各界紛指這是氣候變化的明證。然而美國總統川普卻繼續厚臉皮的表示,颶風沒有改變他對氣候變化的看法。而由他欽點的環保局長Scott Pruitt,則顧左右而言他,指現在討論氣候變化是沒有考慮佛州居民的心情,又指救人最重要。果然天下烏鴉一樣黑,口吻似足中國面對天災人禍不能探究原因、只能傳達「正能量」救災報導的手法如出一轍。

教宗方濟各也看不過眼,再次狠批否定氣候變化的決策者,以聖經「愚妄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為正直」,直線抽擊他們固執和愚蠢,不想看就當看不到。歷史上與科學為敵的天主教,現在卻與科學界聯手聲討,如此風水輪流轉,皆因世人有了新宗教——「拜金」教,化石燃料的既得利益盤根錯節,自然對危害其利益的論述視而不見。

不過,秉持科學精神的氣候專家也有碗話碗,表示未能證明這些颶風和氣候變化有直接因果關係。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總署(NOAA)氣象學家Thomas R. Knutson指,其中一個原因是缺乏長遠數據,因為現有可靠的資料最早只能追溯至八十年代。然而,根據他們的電腦模型,氣候變化引起海水水位上升、更高溫會蒸發更多水份及令颶風停頓時間加長,種種加起來令颶風的強度增加,並帶來更高雨量。

面對破壞力增強的颶風,善後成本將會直線增長。根據美國金融服務機構穆迪分析估算,艾瑪及哈維為美國帶來超過二千億美元的損失。聯合國亦指出,過去廿年的風災和水災已造成1.7兆美元損失;世衛亦估計,全球颶風災害成本將按年增長6%。到2050年,歐洲水災的損失將比現在增加五倍。因此,即使只從經濟角度看,加快從化石燃料轉至可再生能源,也是有賺無賠的生意。

回看香港,上月颱風天鴿來襲,本是討論氣候變化和防災應急的大好機會,可惜焦點卻去了香港較澳門優勝的爭辯。微薇不是反對藉此事件反應兩地管治情況,然而香港是次幸運沒有重大傷亡,卻不代表真的做得足夠。事實上,杏花邨的大浪掩蓋停車場、大廈玻璃碎裂,這都顯示現有的設施未必足夠抵禦。天鴿走了一個月,政府可有趁此檢討現行防風防洪措施?長遠的城市規劃又有否增加抵抗氣候變化的方案?

俗語有云「唔見棺材唔流眼淚」,但由美國到香港,即使見識了災害的威力,但人類仍存僥倖之心。其實要盡一己責任,大眾可以增加防風意識,簡單如打風時不要冒險觀浪;各國政府則應製訂更完備的防災計劃,因為今日「偷工減料」賺到的,明日卻要連本帶利歸還!而不同的研究已經反覆論證,從技術層面,現今社會可以馬上轉用百分百再生能源,是時候快馬加鞭了。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51期 30.9.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