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英國《衛報》引述非牟利組織Orb Media的調查,發現全球多國食水已滲入微塑膠。當中最嚴重的是美國樣本,有94%驗出微塑膠;然而情況最「好」的歐洲,也有72%樣本含膠。雖然沒有中國和香港的樣本,但也可推論不能倖免。報告指微膠來源不明,但估計是來自衣物地氈的纖維。研究人員表示,令人擔心的除了塑膠微粒,還有上面吸附的化學物和病原體。

這邊廂驗到「膠水」,那邊又有最新研究發現,中美英法西多國的海鹽也有微膠。紐約Fredonia州大學教授Sherri Mason指,海鹽污染來自微纖維和用完即棄的膠樽,而這些也是主要的海洋塑膠垃圾。根據聯合國的數字,每年有超過一千二百萬噸塑膠流入大海,等於每分鐘有一貨車的膠倒入海中。

微薇曾經提過海鮮中發現塑膠,現在連鹽、水都陸續發現,塑膠真正變成神一般,無處不在。儘管世界各地的環保人士為減塑、回收喊得聲嘶力竭,世界每一分鐘仍有一百萬個膠樽賣出,而2016生產的膠樽,只有不足一半回收。根據Ellen MacArthur基金會的數字,到2050年,海洋中的膠垃圾總重量將會比海魚更高,膠災難和氣候危機一樣嚴峻。

Sea salt has been found to contain microplastics.

面對現代社會貪方便的文化,循循善誘實在追不上廢膠的增長,因而東非國家肯雅在上月底推出最強限塑令,從生產、售賣到使用三管齊下全面禁止,違法者可面臨最高四年監禁或四萬美元的罰款。不過由於未能為垃圾膠袋找到替代品,因而暫時豁免。禁令一出,生産商當然反對,並表示會導致高達六萬人失業。有代表更提出上訴,但法院以「保護環境比商業利益更為重要」為由,判生産商敗訴。這在商業掛帥的香港,聽來真是天方夜譚。

其實肯雅這個禁令也不是石頭爆出來的,前後經歷十年醞釀。早於2007年,政府便嘗試限制膠袋銷售,先是限制厚度不足三十微米的,四年後變成六十微米,但結果都失敗。當地環保部門將此歸咎於分類太瑣碎令執法困難,也令大眾無所適從。今次禁令早於半年前已宣佈,又因為是全面禁止,部門有信心運作會更順利。

香港也是討論多年才推出膠袋稅,然而礙於商業壓力,豁免多多且糾纏於各種旁支末節,因此未能發揮更大作用。看著垃圾徵費研究了這麼多年,實行還要繼續等,要在香港全面禁膠袋,難度不亞於爭取真普選。可是微薇還是希望香港可以先全面禁止一項「膠物」,那就是即棄遮套!去年環團綠領行動調查雨傘膠袋濫用情況,推算出香港每年雨季派出膠遮套達一千八百萬個,超過六成人用完即棄。滴水不是劇毒,需要的是勤加清理和吸水地氈,不過商場無需考慮環境成本,派膠成本更低而已!

製造塑膠垃圾而不需負責的生產者固然可恨,但一般消費者也不無辜。新的環保政策推出,總有各類人視自己的方便為首要,以「擾民」作藉口拒絶承擔責任。那到底是干擾閣下的方便好,還是讓大自然索性「回饋」,直接干擾貴身體系統更佳?人類貪圖方便,並沒有想到傷害環境後,最終還是要惡果自嘗。連我們天天吃的鹽、喝的水也難逃污染,到底要怎樣才能帶來覺醒?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50期 23.9.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