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Rosa剛剛由尼泊爾回來,瘦了一圈又黑了,侃侃而談這趟義工建屋之旅。Peter說出錢又要出力,覺得有點兒「攞苦來辛」,他每年收到助養的非洲男孩寫來的聖誕卡已很滿足。微薇亦分享了一則大陸「錢隨便拿」的都市實驗,於是一個下午茶成了如何有效行善積德的討論會。

四川成都有人將放着五百個一元硬幣的箱子放在某地鐵站外,標示「如果急需用錢請自取,每日最多五元」,然後遠距離觀察民眾反應。一般人預期很多人會拿走硬幣,甚至超過五元,沒想到很多人卻反從銀包裏拿錢放到箱中。箱子放了七小時,點算後硬幣更比原來多了廿一元。如果實驗放到香港又會怎樣?微薇相信放到箱裡的硬幣也會比開始時多。

港人樂善好施早已登上世界前列,英國的慈善援助基金會(Charities Aid Foundation)於2015年公布的環球施予指數(CAF World Giving Index 2015),香港市民在施予行為(包括幫助陌生人、捐款及投身義務工作),於全球145個國家和地區中排行26,較不少鄰近地區,如:日本(排名102)、台灣(排名35)及新加坡(排名34)為高。

每十名香港受訪者有超過六人曾於去年捐款予慈善團體。61.3%受訪港人願意每年捐出最多100美元作個人慈善捐款,8.7%受訪港人甚至願意每年捐多於500美元作善款,而日本人對慈善捐款表現最冷淡,只有16.2%受訪日本人有計劃捐款予慈善團體。但工作和生活忙碌的港人,參與義工服務只得15%。

傳統的捐錢當然有其效益,但身體力行似乎近年更受歡迎,特別是年輕一族的荷包未必充裕,反而因為年輕,時間相對多,他們可選擇捐時間,助人之餘,自身的體驗也是成長的一部份。香港環保團體經常舉辦的沙灘清潔,近年得到不少香港人響應,花半天時間,把垃圾分類、統計。清潔香港Hong Kong Cleanup 2015年總動員了75,623人, 共收拾5,683,891 件垃圾,重量達4,616,067 公斤。數字比起全球海洋廢物每天傾倒的數量當然微不足道,但行動喚起的卻是意識和長遠生活習慣改變。

早前微薇參加了台灣的鹿角計畫,成為快樂課程小老師一員。他們「捐時間」的概念,是集合很多人的個半小時,替孩子規劃一整年的快樂課,讓他們藉由不同導師不同課程,得到新鮮益智的體驗。工作是用個半小時教小朋友一堂課,當日選擇了環保手工,做了四十多個水樽花瓶及橫額膠布錢包,教導孩子upcycling的概念。

有金錢基礎的可以捐錢,年輕人可以捐時間,年長的同樣可以捐,他們多的是知識和經驗,因此各種導師計劃應運生。導師最早源於古希臘方法學,描述一位國王即將前往參加特洛伊戰爭,於是將兒子委託給叫做Mentor的賢人,Mentor不僅教育友人兒子各種知識,還協助他培養健全的身心。

Mentor計劃愈來愈普及,不少社福機構聯同商界推出「師徒計劃」,為迷茫青年指點路向。透過有薪工作,配合師傅的貼身指導,還有社工一直跟進。師傅當然能在職能上指點一二,但最重要還是分享人生經驗。

雖說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行善應無分大小,但無論商界、學校、社福機構,甚至自身,都不能墨守成規,一本「捐」書睇到老。除了捐錢捐時間,如果開設一個可供人捐idea的平台,你說可不可行?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45期 19.8.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