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底政府宣佈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就本港土地供應的來源,排出發展先後次序,並會於十八個月內提交建議。從前中國土改「打土豪、分田地」,今日的香港則是「打平民、分土地」––打刧平民的資源。委員名單一出,只見一大棚為地產服務的專業界別人士及表面智庫實為權貴代理人的代表,真正能夠代表民間對保育生態關注立場的人,一個也沒有。輿論皆質疑大部份獲委任之人立場偏頗,政治酬庸味濃。難為特首林鄭可以厚著臉皮說小組組成「均衡、全面」。

不過,今日的特區政府連維持表面中立也懶得做,還記得上月香港大學教授鄒廣榮填平水塘的「劃時代」建議 ,當時發展局長讚賞「天馬行空」,又會納入「民間」的方案研究。怎知不旋踵鄒教授已貴為委員,民間變官方,毫不顧忌打龍通之嫌。而即使主席深知成員沒有公信力而四出撲火,堅持「小組成員意見不可凌駕公眾討論」,但是各個委員卻口沒遮攔, 急不及待地大談開發郊野,露出根本不打算凝聚共識的馬腳。

其實為土地訂立發展優次,最先提出的是真正民間團體本土研究社,政府在棕地政策上左閃右避之時,該社以民間力量做出本港棕地地圖,逼使政府面對。然而這類團體當然不會獲政府青睞,因為他們會一針見血地指出問題不在供應而在分配。微薇曾三番四次提及,香港有地,有丁地、會所地、軍營地、棕地、哥爾夫球地,更有人認為覓地如此急切,何不考慮預留興建的迪士尼地?(不知局長認為夠天馬行空否?)

土地供應是偽命題,真正要探討的是房屋供應。房屋本為居住所需,但在香港卻是發財工具,以現時私人樓宇的價格而言,香港平民根本不能負擔,即使有新樓推出,卻快速為本地及中國投資/投機者消化。政府一直以來只做加印花稅等措施小修小補,若有心打擊,他們敢效法瑞士對外資的控制嗎?瑞士政府每年會為國家廿六個州設配額,訂出可出售予外資的房地產數字,而每個州更有權自定更嚴格的措施防止炒賣,例如禁止外資於特定時間內出售房產,時效甚至可長達十年。

另一影響房屋供應的因素,是香港發展商可以「囤貨」不賣。香港現有法例只限制房屋落成時間,郤沒有出售年限,換言之明明可以有單位供應,但地產商為了賺盡而不放,政府也束手無策。而坊間一直討論的人口政策,也直接影響房屋供應的估算。然而政府根本不想面對這些詰問,只想找自己人做一場大龍鳳,辦幾個公聽會扮諮詢,若有民間團體提出質疑,小組可以裝聽不見; 若有年青人不滿而搶咪,到時更正中下懷,大條道理「反對暴力」,拉得!重蹈新界東北的覆轍。

郊野公園最就手,更可挑起保育人士和渴望公屋的市民之間的矛盾,地產商也是進可攻退可守,若成功打開郊野缺口,礙於地理因素,最適合建屋的類型,自然是低密度豪宅;若他們也計過度過開發成本過高,也能堂而皇之「尊重民意」,轉而要求發展農地、綠化帶或填海,政府也就順水推舟,做出已經讓步的姿態,不用面對真正棘手的問題。面對來日的搶地風暴,公民社會只能反覆闡述道理,盡力爭取民意!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49期 16.9.17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