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Macy熱愛陽光與海灘,有了孩子後少了外遊,卻因此多了到香港泳灘。雖然炎熱天氣沒有消減迹象,她卻說要抓住夏天的尾巴:「月初泳灘封了十天呢!所以最近要多去同小朋友玩泥沙。」說的是月初的撞船意外,肇事貨船載有九千噸棕櫚硬脂,估計當中約千噸跌落海並漂流至本港部份海域及岸灘,導致高峯時有十三個泳灘封閉。

棕櫚硬脂襲港,香港卻在事故發生兩天後才獲大陸通知,輿論質疑兩地通報機制形同虛設,慌死冒犯「主上」的特區政府忙不迭反駁,而為了淡化情況,官員紛紛出口指「硬脂無毒無害」,環境局副局長謝展寰更指「即食麵都有」,言下之意似乎吃下也沒甚麼大不了。雖然他期後表示後悔用食物作比較,又說上了一課云云,但是微薇真不明白香港的納稅人為何要付錢讓問責官員去「上課」?

無錯,棕櫚硬脂是一種無毒降解脂肪,但說的是正常運用的情況。現在卻是大規模在海上漂浮,若真的秉承科學精神去衡量,油污可令海水溶氧量減少,或致海洋生物缺氧,另外油脂亦可吸收海裡的有毒物質,無論如何也會損害海洋生態。事實上,今年二月,愛爾蘭都柏林海灘也出現棕櫚硬脂,當局汲取英國的經驗,發出指引呼籲狗主別把寵物帶到海灘。2014年,英國南部多個海灘發現硬脂,不少狗隻誤吞後不適,嚴重的更造成腎臟損傷、肝功能衰竭甚至死亡,因此當地政府建議兒童和寵物遠離。

是次意外唯一教人安慰的地方,是各環保團體瞬間招募大量義工,於周末一同清理沙灘。繼五年前的膠珠事故,今次再有不少香港人冒著毒熱為環境出力,實行自己地方自己救。而環團也可以趁此時刻,讓大眾多了解這些硬脂的前身——棕櫚油。棕櫚油是從油棕樹上棕果的果皮中榨取出來的植物油脂,廣泛應用於沐浴、美容產品甚至各種加工食品如餅乾、雪糕、糖果、蛋糕等。

然而正正由於用途眾多,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的數字,每年平均有七千萬噸的棕櫚油製作於各種產品,是全球交易量最高的植物油,棕櫚油工業的淨值達440億美金。巨利吸引大企業將成千上萬的熱帶雨林砍光,而每年印尼總會於八月到十一月出現森林大火,究其原因,往往是人為清空土地以種油棕樹。這些破壞摧毀生態,更釋放史無前例的大量二氧化碳和空氣污染。環保先鋒法國上月因而宣佈,將會限制以棕櫚油製作生物燃料,以減少雨林濫伐。

由於棕櫚油無處不在,要完全避免採用根本無可能。但是環團綠色和平指出,大眾可要求企業選用符合環境永續發展原則的棕櫚油。普通人可做的是向消費品牌施壓,要求它們不和破壞雨林的棕櫚油生產商合作,去年便成功令雀巢、家樂氏等大企業取消與一個惡名昭彰的棕櫚油生產商的合約。

說回今次的海洋污染,類次的情況屢有發生,還有近年保育團體揭發的沙灘醫療廢物,但面對這些問題,除了在出事後補鑊清理外,政府卻從無想到如何防範於未然或向涉事公司機構索償。明眼人皆看到,要根治問題,特區政府必須和大陸政府設立共同監測的機制,並主動調查如醫療廢物的來源等,否則各式各樣的生態災難,只會重覆不斷地上演!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46期 26.8.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