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書展又開鑼,今年的年度主題為「旅遊」。貿發局發言人表示選擇這主題是因為港人熱愛旅遊,去年香港公共圖書館公佈成人中文非小說類書籍借閱的首十位,除了佔榜首的文憑試參考書,其餘全是旅遊書,當中尤其以「食買玩」的日本系列最受歡迎。說句老實話,對大會選擇如此保守的題目有點失望,這並非因為旅遊文學不夠格,而是書展年年人山人海,根本不愁入場人次,何不選擇更冷門題材,又或支持本地有潛質的作家?

不少人喜歡揶揄逛書展的人只是趁墟,但微薇認為若這能夠吸引不閱讀的人一年一度親親書本,也未嘗不是對香港出版業界的支持。香港出版學會每年均有「香港全民閱讀調查報告」,今年發現有67.6%受訪者於過去一年有閱讀實體印刷書籍,數字於近年保持平穩,而有閱讀電子書習慣的則僅有一成。

電子書推出之初,不少預言表示這將帶來實體書末日,尤其Kindle賣出的數字年年超出紙本書,但是近來實體書卻有強勢回歸之態。由2011年開始,Kindle銷售節節下降。英國老牌書店Waterstones前年更停止向海外售賣電子書和Kindle,將騰出來的空間換回書本,紙本書銷量因而有5%的增長,當地出版協會也確認去年電子書和紙本書收入出現此消彼長之勢。在美國,根據CNN報道,去年電子書銷售下跌19%,紙本書則上升8%,而兒童讀物更增加16%。

當年電子書的其中一個賣點,是可以比傳統出版業更環保。根據Huffpost報道,若你用電子閱讀器閱讀超過百本書,環保效益確實比傳統書大。假設你每三年才更新一次閱讀器,則每年要看三十多本書。三十多本對愛書人來說易如反掌,但大部分人卻做不到。更大可能是新貨有「三日香」,開始是用得起勁,其後則不了了之束之高閣,變相增加電子廢物。

歸根結柢,電子書後勁不繼,其中一個原因正是電子產品氾濫的後遺症。我們每天已經不斷盯着電腦和手機的屏幕,紙本書反而成為逃離的藉口。根據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一個研究指,閱讀實體書帶來獨特「體驗」:如觸摸封面及書脊的質感、把新買回來或看完的書放回書架的興奮感、靜靜翻開書本然後陷入書中世界等,這些體驗令書迷對實體書有情感上的聯繫,電子書難以取替。

更有趣的是,不少在網上世界極為流行的事物,到最後還是回到傳統印刷。例如近年在Instagram極為流行的「型男閱讀」(Hot dudes reading),一班紐約上班族在地鐵拍下帥哥閱讀報章雜誌和書本的照片,加上抵死旁述,由2015年面世開始廣受歡迎,現在已集合了八十六萬追隨者。去年這班發起人更將相片和內容結集出版,由網上走到實體書,她們都指閱讀的魅力確實無可取代,粉絲們更說要在地鐵捕捉閱讀「型男閱讀」一書的型男呢!

微薇從不相信書本已死的說法,當然電子書也有它的獨特優勢,如一本電子教科書可以取代學童滿書包的厚重課本。開卷有益,除了增長知識外,不少研究也指出閱讀對人生不同階段腦部發展大有裨益,如減緩腦退化等,本欄也曾提及。在人人手不釋「機」的香港,或者我們也可以參考紐約,在地鐵尋找閱讀中的俊男美女,重新令大家愛上閱讀而手不釋卷?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41期 22.7.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