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是法國國慶日,朋友Margaret 今月初已遠走巴黎,上周她傳來一張照片,微薇一看到馬上饞涎欲,只見相中一個彩虹蛋糕,內裡是紅白藍三層顏色,面上則鋪滿士多啤梨、忌廉和藍莓。原來她受邀參加國慶派對,打算自製蛋糕給大家驚喜,因而先做實驗品。

和她閒聊談到當地如何慶祝國慶,她提到看巡遊時不少小孩搖動手上的小國旗,大人小孩歡笑由心出發。說著話題便扯到前陣子香港所謂「慶回歸」,「習皇帝」出巡香港,滿城只見水馬,而會搖旗吶喊的,只有一群群特別安排的大叔大媽「臨記」。在慶典過後,總有報導見到大堆國旗區旗丟在垃圾桶旁,所謂愛國愛港只是用完即棄。

Margaret 續說:「我在這裡逛公園及美術館,看建築,整天都被美所包圍。在香港,建築、市容越來越醜、掛出來的海報橫額令人不忍卒睹。二十年來,真是品味大崩壞!」微薇當然深有同感,月初滿街紅底白或黃字的「熱烈慶祝回歸二十年」橫額極盡核突刺眼,商人為表忠,不少商廈外牆也在投影「雞乸咁大」的慶回歸字樣。然而不管是官樣還是私企文宣,展現的都是大紅大金的聒噪「大媽美學」,沒有空間感沒有留白甚至沒有設計可言,這到底是要體現中港一體化抑或在層層外判中價低者得於是將貨就價,套用老夫子一句,真是耐人尋味了。

輿論皆以「禮崩樂壞」來形容現在的香港。美學的基礎正是禮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無怪乎文化品味也一同大倒退。九七以來,香港的浮誇設計沒有驚喜卻充滿驚嚇,由庸俗的金紫荊(明明是「洋」紫荊)、到各區議會的地標如深井燒鵝巨像、強光或強閃招牌、掛滿大紅燈籠又要仿歐式設計的「囍歡里」等,品味屢破新低點。

面對日益眼冤的市容,港人都蜂擁日本旅遊。其中教人百去不厭的京都,可謂精緻文化的殿堂,但其實京都為保文化古都的形象下了不少功夫。早於十年前當地製定了《屋外廣告物條例》,對招牌、廣告板的設置有嚴格規定,禁止霓虹燈、會閃爍或可移動式的廣告燈等,大小、顏色也有諸多限制,如採用茶色、乳白色等「和風」色,盡量不要對比強烈的色彩。

知恥近乎勇,台灣人也對自己亂糟糟的「中華民國式美學」市容口誅筆伐,台北市長柯文哲於去年推出《台北市廣告管理細則》,從古蹟、歷史街區開始,對街頭廣告招牌統一管理。而為了更徹底地提昇美感,台灣更提倡美學教育。當地教育部將「美感教育」課程納入課綱,安排每學期六小時課程,做一些藝術賞析。

事實上,各國越益重視美學教育講究創新的美國在原STEM(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課程加入藝術Art,從STEM變成STEAM; 韓國教育部推動中小學整合型人才教育,並於去月宣布,首爾市每個中生都必須修習至少一學期的藝術課程或活動。在芬蘭,建築教育列為小學美育的一部分。位於赫爾辛基建築學校Arkki專門提供建築課程給四歲到十七歲的童。

台灣建築學者漢寶德指出,「廿一世紀是美感的世紀,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美感是一種競爭力」。與其急於在香港幼稚園推行黑白顛倒的國民教育,微薇認為當務之急是要救救香港的美學,由美育開始,不讓品味再沉淪下去!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40期 15.7.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