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雨季,香港的上空彷彿突然生出缺口,雨水嘩啦嘩啦傾盆而下。根據天文台的統計,今年五月的雨水量是有紀錄以來十大,而上月底的一場黑雨更把香港各區變成沼澤。屋漏偏逢連夜雨,醜聞無日無之的港珠澳大橋,其旅檢大樓化身「水舞間」,工地變蓄水池;與此同時,大橋香港口岸的人工島,部分臨時載荷填料被雨水沖走及下陷。

自大白象港珠澳大橋動工以來,工傷繁多,負面新聞不絶,最新的是爆出大橋石屎壓力測試報告造假。政府開記招解畫含糊其詞,強調「目測」大橋混凝土沒問題,又堅持年底可以通車。主權移交二十年,兩制跟一國看齊,假大空樣樣做足。市民對這個千億黑洞多深惡痛絶,也想學學梁愛詩「豪氣干雲」拋下一句不如「炸咗佢」。

香港林林總總各大基建,背後支撐的都是發展至上的思維,卻不知道這種規劃十分落後,先進城市紛紛反其道而行,去年顧問公司麥肯錫和彭博一份有關未來交通的報告便指,現行汽車至上的模式將會被淘汰,塞車及空氣污染的成本令更多城市轉向「公共交通化、電動化、自動化、共享及零污染」的選擇,因而不再需要大型公路及車路。

在澳洲悉尼,最近也出現有關興建高速公路的爭議,悉尼市長Clover Moore 向州政府建議放棄West Connex高速公路的第三期工程,該工程本是建造一條九公里的收費地下隧道以連接兩條隧道,市長認為面對工程不斷超支,他提出的替代項目可以節省七十億澳元。他的交通顧問也指出州政府的未來車流評估過份樂觀,現在停止計劃為時未晚。當地Royal Prince Alfred 醫院的呼吸疾病科主管Paul Torzillo也反對工程,並警告工程完成後,當地將會因空氣污染而令心臟病及其他呼吸疾病個案激增。可惜,最後州長拒絕他們的要求,而建築工程公司也當然不保證項目不會超支。

有人漏夜趕科場,但也有人辭官歸故里, 自紐約的一條荒廢路軌搖身一變成為舉世知名的High Line Park後,全球不少城市紛紛模仿,最新加入的是首爾空中花園。花園前身是於1970年興建的高架橋公路,但在2006年因無法通過安全檢查而遭棄用,最後首爾政府將其交予荷蘭建築公司MVRDV,以一年半時間將其變成懸浮在空中的公園Seoullo 7017,並於上月開放。公園種了多達228種花草樹木,還設有小型圖書館、咖啡店、小型舞台、書店、木偶劇場等設施,旋即成為旅遊熱點。而作為步行公園,它還將車站兩側的地區連繫起來,令步行時間由25分鐘縮短至11分鐘。

倫敦也在計劃自己的High Line,打算將Camden Town到King’s Cross的廢棄鐵路變成公園,讓出綠色空間予行人和單車友。華盛頓、費城、羅馬等城市都各有自己High Line的變奏,這種鼓勵綠化和步行的計劃陸續有來,成為國際潮流。微薇天馬行空的想,如果港珠澳大橋不行車,將之變成單車公路及花園,不但不會帶來更多無謂的污染,更會令香港追上其他先進城市。然而在今日香港,這無疑是癡人說夢,要橋上開出花草樹木,基本上無可能。不過眼看工程跟大陸的豆腐渣「接軌」,My fair lady, 大橋自己會fall down也說不定呢!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35期 10.6.17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