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月空氣污染指數度爆燈,住在東涌的朋友Dora,早前在WhatsApp傳來窗外「景色」,只見一片灰濛濛,她道:「平日見到的機場和人工島全部消失了,空氣真係超級臭,我把所有窗都關起來了!」當初由市區搬入東涌,Dora原以為空氣和環境會好一些,怎知當爆發污染時,東涌的空氣監測站往往「領先」,不是處於嚴重就是甚高水平。

一般來說,香港多在秋冬爆發大規模霧霾,因為北風吹來區域污染,臭氧濃度便是反映。今次卻發生在五月天,前天文台長林超英認為,內陸的混濁空氣較早時入了香港境內,即使來自海洋的南風也混了污染物,再加上本地的排放,因而構成高污染。更不幸的是,這次的空氣還可以上溯到台灣,變成「中港台混合污染雞尾酒」。

當然,常識告訴大家,純以數量計,大陸的污染絕對是周邊地區「望塵莫及」。因此,上月梁振英的「南風天港污染致廣東霧霾」論一出,立即受四方評擊政治凌駕科學。風是自由的,吹來吹去是正常,但香港的污染又怎可能足夠導致整個廣東生霧霾?其實近年廣東政府部門也開放了污染數據,這般一鬧反弄得對方更沒面子,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如此的政治智慧,還要下台後做「國家領導人」呢!

然而他發噏風的後遺症卻是令大家把污染的目光望向北方,忽視本地的排放,提出關注路邊污染變成要為他轉移視線!其實不同污染物來源各異,根據香港科技大學 2016 年的研究,香港的二氧化氮,六至八成是來自本地,當中汽車排放是元兇。路邊廢氣不是香港獨有問題,前宗主國英國的政府更因此被告上法庭。

環保律師團體ClientEarth早於前年4月首次告贏政府,指其政策不足以保障健康,法庭判政府要另議新案。但當計劃出籠,政府建議只設立六個清新空氣區,向部分污染車輛收費,團體再次於去年11月興訟,法官同意新方案「弱雞到基本上違法」,未能解決二氧化氮水平達非法程度的健康危機,ClientEarth再勝一仗,政府「零分重作」。法庭原本頒令今年4月政府要推出修訂的草擬,怎知官員竟作最後掙扎,以首相宣布6月大選為理由,在死線前一天向法庭申請押後方案至選後才發表。

這場司法大戰,最後由法官一錘定音,他指環境官員已經一再違反法庭要求,沒有在最短時間內發表改善空氣的計劃,這些舉動已經威脅公共健康。人命關天,他指出公共健康危機凌駕其他指引,拒絕批准押後,若要挑戰其判決可以上訴。最後政府屈服,在今個月初發表草案,清新空氣區增至廿七個,但將責任推給地方政府,並要求他們要在窮盡所有汽車減排方法後,才引入柴油車徵費。ClientEarth、議員及倫敦市長皆狠批新方案空泛無力,不敢打擊柴油車,前者更可能再告政府。

全世界都在面對空氣污染的死亡威脅,科學家也在尋找創意解決方法。最近比利時的安特衞普及KU Leuven大學成功研究出可以淨化空氣的裝置,而且還同時產生氫氣,氫氣儲存起來可以當燃料使用,是可再生能源。若真能化毒為能固然是一箭雙鵰,但要真正應用還是長路漫漫。不過,現在我們還是可以多乘公共交通工具,同時也應向政府施壓,畢竟政府仍然是最有力的推手去執行各種政策!

ClientEarth接受《衞報》訪問,談及有關法律訴訟: 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7/may/07/air-pollution-clientearth-james-thornton-court-victory

有關該研究的詳情: onlinelibrary.wiley.com/wol1/doi/10.1002/cssc.201601806/abstract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33期 27.5.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