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村上班

中學同學Chloe 大學主修測量,後來到海外深造,專攻古蹟保育。數年前終於脫離打工一族,自己開公司提供顧問服務。前陣子約她吃午飯,她笑說要給我新卡片,只見地址一欄是上環某棟寫字樓。微薇記得Chloe一直在家工作,辦公地址也是住址。現在有新地址,公司自然大展鴻圖,忙不迭恭喜她。怎知她促狹地說:「果然呃到人呢!這個是Co-Working Space(共用工作空間)來的!」

Chloe告訴我,在家工作零租金雖然好,但從前上班可以和同事有說有笑,一人公司卻不免感到沉悶;而且她還有一對子女,在家中不得不分心照顧他們;最後「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客人多於中上環一帶,一個上環地址既體面,實際也甚方便,約人見面的空檔不用再在Cafe忍受嘈吵或是員工和其他顧客不耐煩的眼神。

共用工作空間在全世界大行其道,根據美國小型企業顧問公司Emergent Research的估計,2018年全球約有一百萬人會於共用工作空間上班,當中主要是自由工作的專業人士和初創小企。在香港這個寸金「厘米」土的地方,共用工作空間的最大賣點自然是相宜的租金,因此可以於數年間由寂寂無聞發展到多達六十多家。

當然,如果Co-Working Space只不過是共同承租一個辦公室,那又有何創新可言?共用工作空間能夠令不少創業者趨之若鶩,關鍵是建立一個互動的社區。美國紐約的Friends Work Here建立了一個包含三十五種創意產業的社群,每個個體戶可以在聊天交流時互相啟發,交換技術甚至成為生意伙伴,網絡人脈得以建立。

而由於空間和資源共享,工作環境變得更有人情味,人際關係更像互相支援的朋友。FriendsWork Here創辦人Tina Roth-Eisenberg指出,若只把共用工作空間看作純生意,而不能營造創新氣氛和鼓勵互動,必然為市場淘汰。事實上,美國不少Co-Working Space也絞盡腦汁,提供各種支援以吸引自由工作者,其中一項新猷是推出託兒服務!

美國新澤西州的Work and Play有兩層,推門而入是以回收木材砌成的裝飾牆壁,天花掛上鐵吊燈,典型的簡約工廈風格。但若走入地庫,卻是色彩繽紛的託兒中心,滿地玩具。共用空間月租75到250美元不等,而託兒服務則是每小時12至15美元。長長的等候名單證明服務甚為渴市,現在的年輕父母更重視工作和生活平衡,所以服務大受歡迎。這股風潮更已遍地開花,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連日本和新加坡也有提供。

更誇張的服務是將工作、生活和旅行結合,初創企業Roam讓會員在不同國家分享居住和工作空間,他們在邁阿密、峇里島和馬德里均有「辦公室」,會員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渡假,不同於一般旅行的萍水相逢,會員有更多交集和共通點,因而能建立全球的人際網絡,名副其實的在地球村上班!

共用工作空間的各種構想天馬行空,各式各樣的創意絶對有利創業者。其實從前的香港更像是一個巨型的共用工作空間,南北中西的人才可以滙聚碰撞。在地產霸權把香港壓得奄奄一息的今天,微薇希望共用工作空間可以為年輕人降低創業門檻,不用再做沒有夢想的鹹魚,而可以和志同道合的人互相啟發,令香港社會回復活力!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31期 13.5.17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