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港深兩地政府簽訂合作備忘錄,協議於落馬洲河套區建立「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河套區面積佔地87公頃,是現有科學園的四倍,說要成為亞洲矽谷云云。雖說是共同開發,但是發展及管理成本將全入香港數,更有報導指香港一方會起橋貫穿科技園及深圳,並會方便對方出入境。凡此種種「人出鼓油我出雞」的「合作」,回歸以來實是數之不盡。

不少評論都質疑計劃是否真的有助本地科技界,以硬件(辦公大樓)吸引科研是典型推土機式發展思維,看老董當年吹噓的數碼港,今日只淪為豪宅區。有業界人士更指,不少IT人連數碼港、科學園都嫌交通不便,河套區對本地人又有多吸引?而且創新科技真正需要的是「軟件」:開放大數據、更新過時法例去鼓勵創新、行政上拆牆鬆綁、培育本土人材等,這些政策在港卻付之闕如 。

然而計劃的最大輸家仍然是自然環境,2013年的環評報告指,發展河套區將永久損失13.98公頃濕地和沼澤、9.7公頃池塘和1.26公頃林地。失去這些高生態價值的珍貴動植物棲息地,候鳥和其他近危品種將會無法生存。長春社發言人指政府即使有補償措施,卻往往是補回「斬件式」東拼西湊的土地,零碎而不能保障生態完整。曾因「教師自殺論」失言的科技園主席羅范椒芬又再發表偉論,在訪問中指動物「有腳走、有翼飛」,又問「是否一定要保留原有品種」,更指出保育要「適可而止」。

如此反智言論大家似已聽得麻木,一直以來,每有任何基建開發,高官商賈總以語言偽術「發展和保育要平衡」作擋箭牌,實情卻是保育適可而止,發展則永無休止!試問有哪一次不是發展壓倒環境?而所謂發展,最終得益的也往往不是普羅市民。過去數年,針對保育的言論多不勝數,甚至益發荒謬,盡現特區有權者對保育的輕蔑。

要香港的在位者守護環境可謂天方夜譚,但在英國,在鬧哄哄討論脫歐談判的同時,官員和議員也不忘關心脫歐對環境的衝擊。比如現時歐盟的雀鳥及棲息地指令遠較英國現行法律嚴格,但一旦脫歐,這些野生動物便失去保障。環境大臣利雅華也指,現行三分一的環保法例將難以直接轉為英國法例。有見及此,誇黨派的環境審計委員會提交報告,一致要求政府在啟動里斯本條約前通過新的環境保護法案,為未來世代保育自然環境。

在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臨別秋波時,還致力捍衛環境。根據1906年的文物法,以總統行政命令將猶他州東南和內華達州南的66公頃土地劃為環境和文化保護區,該地段是重要的美國原住民遺址和神聖地帶、野生動物棲息地及遠足徑。命令發出前數星期,當地剛發生漏油意外,不少居民也在抗議興建輸油管,預計指令可避免再有漏油事件出現。

一時的發展可以造成永久的破壞,外國官員會考慮長遠的福祉,保育是真做而非走過場的門面工夫。香港的環評制度已經是紙老虎,有權者還嫌其阻頭阻勢而不耐煩。有人聽到上帝叫她參選,微薇卻只聽到地球在呻:「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何時才懂適可而止?」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17期 4.2.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