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得走得的城市

上月南港島線通車,事前的開放日更引來兩萬多人參觀,當中既有鐵路迷,也有貪新鮮的市民。事事講求方便的香港,新鐵路往往令人期待。然而不少傳媒在首日報導時,卻大肆渲染「優先lift」,唯恐天下不亂。關愛座惹爭議是事實,但所謂「優先lift」根本一直存在,一般也是讓予坐輪椅或推嬰兒車之人,其化人一般也用扶手梯,只不過新車站的標示明顯了,卻因而被大造文章。

世代之爭在港討論日熾,深層原因太多:社會流動不再、政治取向、生活壓力等等,要詳說必然是萬字論文。其實此矛盾也非香港獨有,這兩個群組也不是天然敵人,在城市規劃的方向來看,年青人和長者更是聯盟。美國和英國皆有調查指出,兩者都愛住在以公共交通為主、適合步行和多公共空間的社區。

城市設計若能令人隨心所欲地行走流動,對所有年齡層皆有利。而活到耄耋之年,人類的行動力會因機能老化而減退。眾多研究指出,長者若能保持出門去社交,他們的生活會更愉快,身體也更健康。最近一個耶魯大學的研究顯示,上年紀的人若可每日步行及做適量運動,他們可以更快從病中康復過來和保持獨立。曼徹斯特大學社會老年學教授Chris Phillipson也指,若老人「自我軟禁」——待在家中不外出,不論生理和心理健康都會衰退,也更易自我孤立和抑鬱。

根據美國統計局的報告,在未來十五年內,世界將有近十億人屬於六十五歲或以上,而在2020年前,人類歷史亦首次見到六十五歲或以上的人口超出五歲以下的兒童。然而大部份城市的設計並沒有考慮長者的需要,簡單如過馬路,國際標準的步速為每秒1.2米,但長者的平均步速卻只有每秒0.7到 0.9米。

要配合人口老化的現實,世界衛生組織早於十年前提倡年齡友善城市計劃,希望城市設計更能改善環境,令人可以「老得活躍」,現在全球258個城市已經加入。這些城市的規劃共通點都是以人為本,鼓勵步行、改善公共交通和增加公共空間,例如在多倫多和檀香山的「完整街道」政策,道路設計要保障行人和公共交通跟私家車有同等權利,而且要考慮各年齡層的需要。

汽車大國美國的一些先進城市也開始在公共交通方面創新,例如紐約及芝加哥的共享穿梭小巴Via,以劃一收費讓市民,尤其是長者方便出入市中心;在倫敦,當地非牟利團體Living Street更和長者一同審核街道設計,倡議延長行人過路時間和限制車速,成功迫使倫敦交通局改善;德國柏林除了加緊擴濶行人路、加密電車和巴士、加入令輪椅和老人通行無阻的道路設計,更宣佈目標是2020年成為無障礙城市。

在香港,長者交通意外傷亡數字上升,2015年81個死亡個案中,有六成是65歲或以上人士。然而想要綠公仔延長,運輸署卻打算架牀疊屋地設長者卡感應器讓他們拍卡,而且要用兩年時間研究!道路設計只為便利行車,行人只是二等居民的陳舊思想完全追不上新時代。要成為世界級的流動城市,方便市民行得走得,年齡友善的設計才是我們未來要走的路。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14期 14.1.17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