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Cindy於早前假期穿梭京港,回來後跟我們大吐苦「氣」:「打份工好似揾命搏!我只是落機行去搭車返酒店,戴埋口罩都聞到硫磺味,入到房咳咗灰色的痰出來,醫生話係塵,好恐怖!」上月大陸空氣污染又爆燈,七分之一陸地被毒氣覆蓋,石家莊的PM2.5數值過千(超標百倍計),超越倫敦大霧霾,不少航班紛紛取消。

污染來勢洶洶,中國當局自然嚴陣以待,說的不是緊急執行治理措施,而是火速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成都一班藝術家於市中心戴口罩被拉、官方要求中小學生不要戴口罩、買口罩要實名登記、醫生不准說呼吸道疾病是由污染引起。荒謬的國度、瘋狂的對策,霧霾蔽日已經成為「風土病」,年年入冬例必上演。問題解決不了,北京打算立法將霾列為氣象災害,有識之士紛紛批評此舉罔顧科學常識,試圖「嫁禍於天」,走筆之時,草案還有待通過。

聯合國曾指空氣污染每年令全球三百萬人死亡,去年九月,世界衞生組織羅列室外空氣污染致命排行榜,中國遠遠領先,以一百萬人命穩佔榜首,拋離六十萬的印度和十四萬的俄羅斯。污染成因不是甚麼迷團,中國能源結構六成以上是煤炭,當中工業用煤佔八成,加上劣質燃油及冬季風力減弱,污染因而聚成。而由於全球氣候變化,極地地區增溫明顯,降低了西伯利亞冷空氣輸送華北地區的強度和數量,同時減弱了風速,加劇了霧霾集結。

而即使中央政府雷勵風行各種減排政策,到達地方往往全走樣,比如黑龍江省的燃煤電廠到現在還沒有安裝脫硝設施;大陸財政部前陣子公佈京津冀等九個地方從2013到2015年空氣污染專項資金使用情況,結果發現上億的治霾資金被挪去出糧和應酬。在中國,空氣污染問題根本是個死結,因為要保經濟,只要GDP「搞上去了」,自然升官發財,污染也就無可避免。而對中共而言,比起空氣污染的不滿,他們更擔心減少重工業而導致上百萬國企民工失業帶來的動亂。

治本不敢碰,那只好找些治標的東西轉移視線。荷蘭設計師Daan Roosegaarde因一次北京旅行而決定研發巨型室外空氣淨化塔。去年九月,在中國環境新聞工作者協會的邀請下,七米高的淨化塔於北京798藝術區附近向公眾開放。基本上它就是一個放大版的空氣淨化機,利用離子過濾器將污染顆粒分離。Daan指出巨塔每小時可淨化三萬立方米空氣,但用電量卻跟電水煲相若,而在荷蘭的測試發現,巨塔能將周邊的空氣污染大減七成。

不過,巨塔在北京運作一日後,收集到的污染物已經等同荷蘭兩周的測試。而差不多兩個月後,環境新聞工作者協會發表測試結果,發現巨塔雖有淨化作用,惜效果不穩定而範圍極有限,最好的「成績」也達不到世衛的PM2.5標準,因此宣佈淨化塔改名為霧霾警示塔。微薇認為這實是非戰之罪,畢竟再強的淨化器,也敵不過强國的毒氣!

不少香港人都會對北方吹來的廢氣怨聲載道,認為是無辜受牽連,卻沒有想過自己每次淘寶,實已同時製造污染。大陸貨品的生產包裝運送,每個環節都在大排廢氣,一時無謂的消費,也是間接助長污染。雖然我們無力從宏觀改變中國的霧霾,但是也最少別做幫凶,讓空氣變成殺人凶器!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513期 7.1.17

轉發出去吧!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6 × four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