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樹

最近的臉書被「炸紅」了,大家忙著張貼開得正燦爛的鳳凰木,一樹繁花爭紅奪艷,美不勝收,難怪要放上網呃like。不過微薇一向以影樹喚之,大作家張愛玲的《傾城之戀》,范柳原在淺水灣告訴白流蘇,這南國的特產影樹,英國人叫它野火花。「它是紅得不能再紅了,紅得不可收拾,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窩在參天大樹上,壁栗剝落燃燒著,一路燒過去,把那紫藍的天也熏紅了。」形容得再好也沒有!

一直以為影樹是本港品種,卻原生於馬達加斯加,由法國傳教士帶到亞熱帶地區。如火焰般的紅瓣黃蕊正好和驕陽相輝映,標誌著夏天到來。不過比起張揚的影樹,微薇更愛較早時綻放的魚木。它同時叫蜘蛛樹,樹冠大,剛開是白花,慢慢黃中帶白,一球一球的在枝頭隨風搖曳,不知不覺間豐盈滿開。因為在街道兩旁種滿,待得爆發後,微風輕拂,花瓣如雨般散落一地,為枯燥的城市增添一抹詩意。

但這些樹木都不是原生品種,最近幾年興起本土思潮,想不到原來漁護署才真正開風氣之先,幹起本土化的事業來!早於2009年,他們推行「郊野植林優化計劃」,大幅增加種植本土樹 木的品種和數目,現時每年種植的樹苗超過一半是本土品種 。二戰時,日軍因為欠缺燃料,在香港到處砍樹,郊野變得光禿一片。戰後港英政府需要大規模快速生長的品種,以防止水土流失及山泥傾瀉,所以在五、六十年代種了外來品種「植樹三寶」,分別是台灣相思、愛氏松和紅膠木。這三種樹生命力頑強, 但濃密的樹冠窒礙本土樹種自然繁殖及生長 ,不適合本土動物棲息,影響生態多樣性。

除了郊外,早陣子發展局長於網誌也指出五十年代本港的基建道路發展,出現了大量路旁的人造斜坡。由於台灣相思能夠快速在乾旱土地上生長,當年被大規模引入斜坡上,但是樹木也有生老病死,這十多萬棟台灣相思已開始步入老年期,根據樹木辦的分析,近年35%的塌樹意外都涉及台灣相思。有見及此,路政署也推行「斜坡植林優化計劃」,逐步換走台灣相思,並改種原生植物(如大頭茶、車輪梅、梭羅樹等)及本地化植物(如山茶花、紫杜鵑花、假連翹等),提高生態價值。

微薇同意外來品種既已完成歷史任務,換上本土植物也理所當然。不過,政府除了以功能性作考慮及方便管理為目的,種樹的思維未見恢宏格局。樹木有情,除了幫人類抓緊泥土外,人及樹木可否建立更高層次的精神上聯繫?為展現新加坡和其化第三世界國家不同,開國領袖李光耀早於六十年代提出花園城市的概念。當時該國政府正忙於應付失業、住屋、醫療和教育問題,他仍極力主張種樹,終將國家變得綠樹成蔭。

李曾經指出:「一個鋼筋水泥的城市有損人類的精神文明。我們需要自然的綠化環境來提振精神。」香港在殖民時代保留了大片郊野公園,如今成為舉世知名的寶貴遺產,然而掌權者卻總是向這些家當打主意,更遑論會花心思規劃如何將樹木納入城市景觀。市民在賞花之餘,也請珍惜樹木,在關鍵時刻出力保衛!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484期 18.6.16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