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為誰封?

今天是在中國網絡中消失的一天。廿七年過去了,「六四」二字仍然比核彈還要恐怖。中共色厲內荏,只敢躲在高聳的防火牆內。這種閉關自鎖卻又自我感覺良好的「中國特色」,上月也在香港上演了一回,說的是中共第三把交椅張德江所謂的訪港之旅,全程藏於水馬牆及警隊車陣內。多得特區政府及警方的大陸式招呼,其所到之處劃為無限大的「保安區」,香港九龍大塞車,灣仔更連行人天橋也不准過,極盡擾民之能事。

難為「慈母」還可以厚臉皮地在面書上讓市民「被諒解」,結果此帖一出,即惹來萬人俾嬲、千人留言圍插。微薇最感不是味兒的是,車隊兩度毫無必要的逆線行車,為的是讓北大人任我行,充份展現無規無矩的極權國家思維。還記得兩年前的佔領運動,某大經濟學家指佔領一天也足令香港經濟重創、某議員也指停工如何令港人損失不知多少罐午餐肉。但當封路是為了照顧當權者的面子,卻沒有渾人敢跳出來,為運輸業界爭取利益了。

特區式封路由上而下,民主國家的封路卻是為滿足廣大民眾而做。為了舒緩空氣污染,本欄曾經談及巴黎市長矢言要減少汽車廢氣、增加行人區。去年九月在香榭麗舍大道成功舉辦無車日,當天的空氣污染在相關區域大減四成。上月,當局宣佈從此以後,大道每月的第一個周日皆為無車日,連同其他九條路線,成為最新一輪「讓巴黎呼吸」的計劃。另外,巴黎市長也「成功爭取」,在污染特別嚴重的日子,緊急實施封路措施。

西班牙的巴塞隆拿同樣面對空氣污染問題,市議會決定將交通重組,還路於民。他們參考八十年代的Superblocks 構思,將街道分等級,外圍的交通時速可達五十公里;但內圍的車速只有十公里,目的是趕絕車輛。其實當地私家車只佔整體交通量的兩成,但卻佔據了六成 的街道。計劃希望可於兩年內減少 21%交通,又延長單車徑300 公里,以鼓勵騎車,同時創造更多公共空間讓市民使用。

相對落後於歐洲大陸的英國,倫敦新市長Sadiq Khan在選上後也實牙實齒表示改善空氣質素是他任內重點工作,面對每年因空氣污染而死的九千人,他承諾會採取更大膽的措施。是否大隻講大家拭目以待,但起碼上任不久,倫敦的超低排放區已擴大了一倍,不符標準的車輛要在擠塞費以外再加錢,變相對污染車輛封路。

回看香港,民間討論多時的「德輔道中行人專用區」計劃終於有寸進,不,應該說是「亳米」進︕運輸署終於表示打算擴闊現有行人過路處及增設行人過路設施,預計於 2016/17 年先展開五個路口的工程。署方會研究將現時約兩至三米闊的行人過路處擴闊到五至六米,從而令綠燈時更多行人可橫過馬路。人家一封路就是豪氣的一大段,我們卻停留在小家子氣的「擴闊路面」枝節上,真教人哭笑不得。

民主國家體現了孟子所言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封路為的是保障市民的健康︔反觀正滑向獨裁的香港,有喉舌報竟說出封路「保護領導人是每個市民的責任」︕路到底為誰而封,也就是文明與野蠻的對決,爭取路權也同時是維護港人的尊嚴︕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482期 4.6.16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