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間大改造

討論多時的Slide the City水滑梯於八月終於來到香港,當日門票接受訂購時火速售罄。不少市民引頸以待,怎知到開幕日卻來個反高潮,由於人數眾多,參加者迫爆會場,有人滑到一半卡住了,因為水量不平均;人龍一直打圈,大會又突然提早截龍,買了票的人望梯興嘆,輪候的市民怨聲載道,大叫回水。更甚者有人於面書開專頁數臭大會,又有人發起一人一信到消委會投訴。明明應該是消暑節目,卻換來普天同「㷫」!

橘越椎而枳,微薇年前提及英國Bristol曾舉辦類似活動,卻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在香港,活動商業味濃,為求利益自然來者不拒,眼中看到的參加者只怕僅是金錢符號而已。  Bristol的活動卻是市政府協辦的,堂堂正正在該市的大街上舉行,藝術家Luke Jerram的設計意念來自舊相片,當時孩童自由在街玩耍,但現在街道卻只有汽車和擠塞。他希望為市民重奪街道,向市議會建議,最後拍板成為「特別的周日」活動,讓有興趣的市民抽籤參加。

當日活動把整條大街封鎖,不讓車行,官民同樂。在香港,政府及不少市民對街道的運用皆亳無想像力,即使漸漸成為城中盛事的香港馬拉松,政府都以不能阻礙交通為由,令跑手要摸黑作賽。如果你周日總是晚起的話,相信你可能從來都未有感受到馬拉松是甚麼東西!從政府到市民這種「阻街=阻人揾食」的思維根深蒂固,但去年雨傘運動已經證明了,即使封掉通衢大道達數月,香港的經濟也不見得癱瘓,而且有市民對能走在大馬路上感到新奇,當時空氣清新的舒爽,不少上班族也再三回味。

香港缺乏公共空間,假日市民都往商場湧,累了又不能坐,只可以拼命消費。街上總是人多車多,沒有誘因令市民留在街上。最近有團體在德輔道中提出街道只准車行以外的可能,想像一個不一樣的香港。如果規劃更以人為本,開放給行人閒逛,來點露天茶座,藝術家能夠表現音樂,街道的氣質便一下子改變過來,提升城市的品味。

創造公共空間給市民享用,不像興建大白象工程般勞民傷財,卻反可以讓市民消消氣,甚至增添對城市的歸屬感。今年七月,美國華盛頓的博物館變身做萬呎大型波波池,向公眾免費開放,又放了不少沙灘椅,令大人細路都可以在當中「暢泳」,重拾童真。華盛穎此舉是希望可以一改首都呆板及負面的形象。可惜,這邊廂特區政府容許星光大道私有化,交由新世界管理,進一步削弱市民自主運用公共空間的機會,再次引發大眾的怒火,徒令香港市民對政府的觀感每況愈下。

外國城市面對大型商場搶客、網上購物、大牌子離開二線城市等令大街空洞化的現實,想到不應將街道看成純商業化的區域,反而想方設法增加社區的連結。香港街道面對的郤是另一種空洞化:藥房、珠寶、鐘錶店十步一間,小店不敵貴租紛紛結業,店舖只為大陸遊客而設,街坊和市區日益疏離。要令城市更有生命力,以創意和想像開發公共空間才是王道。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444期 10.9.15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