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一叮?

想不到一個名不經傳的一人顧問公司平地一聲雷,拋出一個「隨口噏當秘笈」的建議,要求在中區取消電車服務,以解決交通擠塞的問題。意見一出觸動全港市民神經,並馬上團結各行各業,有明星藝人駁斥舒緩交通擠塞的方法,竟然是讓更多私家車駛入,實在荒謬絶倫;有跑手舉辦「人VS電車」比賽,看看是否真如該位退休規劃師所言,「行路快過搭電車」。這次政府知道眾怒難犯,忙出新聞稿澄清不是政府建議,重申電車的價值。

然而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幾乎跌至冰點,輿論懷疑這可能是政府試水温之舉,因而繼續群情洶湧。這兩個星期討論不絕,坊間反駁的觀點已經汗牛充棟,微薇在此不贅。不過,大家保電車心切,又因為路政署及樹木辦兩個冷血殺手為百年石牆樹一家滅門,深怕百年電車會遭受同樣命運,所以忙不迭搬出集體回憶、保育、香港特色等要求拯救電車。

微薇固然同意電車蘊含各種價值,但大家似乎錯誤跌入對家的語言陷阱。將電車看作古董而保護,彷如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當做木乃伊。電車根本是運作正常的交通工具,每天運輸十八萬人次,而且價格廉宜,又是零排放的環保交通。世界潮流追求可持續交通規劃,電車不是過去式,而是將來式。

早前有環保及保育組織健康空氣行動和創建香港於德輔道中舉辦「與叮叮同行」,重提要求該路段變身行人及電車專區。微薇早於去年已經提到這個計劃,規劃師學會建議,德輔道中西港城到畢打街一段,全程變成行人及電車區,禁止私家車駛入,但橫街並不受影響。其實行人區的概念,在歐美一點也不新鮮,當初討論之時,也引起駕駛人士的質疑及反對,但實行後卻發現塞車問題反而改善。

在巴黎,前市長Bertrand Delanoë將塞納河左岸部份路段變成行人區,被視為成功典範。現任市長Anne Hidalgo更是雄心壯志,打算再接再厲,將右岸變成河畔花園、兒童遊樂場和青草地。這個八百萬歐元的計劃,希望由巴士底廣場,一直延伸至艾菲爾鐵塔。公眾諮詢已經於今年六月展開,決定究竟應該封閉多少道路。

計劃當然受到私家車主非議,但她指出,從政人士應該有更高瞻遠足的視野,這是一個打破舊有思維的都市計劃,挑戰一直以來以車為本的規劃哲學。讓行人重奪塞納河岸將會是她的重點工作。2016年巴黎沙灘節會於河畔種棕櫚樹及運來幼沙,令首都變身沙灘,她希望節日後將行人化計劃付諸實行。

回看香港這個電車行人計劃,完全是小巫見大巫。可惜,香港官僚只想少做少錯,微薇見不到有誰會有政治決心為香港攀上另一層次。最近香港遊客數字下跌,負責旅遊的官員像發現新大陸般指出香港缺乏新景點。不過,官僚思維對「景點」的想像仍然停留在興建大白象的水平。其實若果規劃師學會的計劃可實行,行人路段不但擴濶,還可以做多一點綠化工作。電車若有專屬路段,可以在車軌上舖草皮,兩旁甚至可以種植樹本、有露天茶座等。公共空間釋放出來,讓市民自行運用,香港人絕對可以迸發出各式創意,成為吸引人的熱點。與其殘酷地要求取消電車,真正要被「叮」走的,好應該是過份膨脹的私家車!

刊於明報周刊明周2443期 3.9.15

轉發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nti-spam question: *